走师父安排的路 否定邪恶对修炼者生活上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1月6日】在我周围有一些同修,在生活上被邪恶迫害的很严重,主要是被邪恶停发工资、退休金、养老金等等,还有就是直接被单位开除,没有工作。邪恶之徒通常都是造谣说:“你们不是做好人吗?不是看淡钱财吗?不是不计得失吗?”其实,冷静的看这些话,很明显是邪恶在耍流氓、无赖。它们自知无理,但还是钻了一个空子,也就是真正放下的不是钱财利益本身,而是我们大法弟子对于这些的执著。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我们这一法门,在常人中修炼的这一部份,要求就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最大限度的保持着和常人一样,不是在物质利益上叫你真正失去什么东西。不怕你当多大官,也不怕你有多大的财,关键是你能不能把那颗心放下。”

我个人认为,邪恶这方面的迫害使大法弟子的生活都难以保证,也使大法弟子更多的将心思花费在怎么样生存这个问题上。本来在迫害发生前,每个大法弟子都是有工作的,生活上是有保障的,经济也有来源的,可这场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迫害发生了,对这场迫害,师父说从根本上否定它,不承认它。那么,接受邪恶所谓的不发工资、开除等等这些是不是还是在承认旧势力的迫害呢?邪恶也会利用个别同修的怕心要求写什么保证书或转化之类,否则就不安排工作。

我悟到这就像师父讲到杀生问题时所说的:“我们人活着就有维持人活着的权利,所以生活的环境也得适应于人的生活要求。……这里边说明一个问题,不能因为有虫子,我们澡也不洗了;也不能因为有蚊子,我们都得上外面找地方去住;也不能因为粮食也有生命,蔬菜也有生命,我们把脖子扎起来,不吃也不喝了。不是这样的,我们应该摆正这个关系,堂堂正正的去修炼,我们不去有意伤害生灵就行了。同样人要有人生活的空间和生存的条件,也是要维护的,人还要维持生命和正常生活的。” 我个人觉得,大法弟子在常人中修炼,在常人中证实法,就得有在常人社会生活的保障,不能说邪恶迫害了,就不工作了,没钱开支了,个人生活都是问题了,那么怎么去证实法呢?而且没有了工作单位那样一个环境,不仅是失去了一个个人修炼的场所,更重要的是那里的众生又等谁去告诉他们大法的真相呢?我认为不写保证书不转化就开除、不发工资是没有这种事儿的。大法弟子在哪儿都是个好人,在工作单位也是,干工作都是干的好的,不挑三拣四的。工作是为社会创造价值,也是为大法弟子最基本生活提供保障的,绝不是被邪恶利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就是修炼和证实大法,这其中没有因为炼功而被邪恶迫害的连饭碗都没了的说法。

我想面临着被单位开除或停发工资的这些同修,都应该找一找自己是不是有意无意的在承认旧势力强加的这些迫害,或者在自己内心中存在着怕心,不敢借这个机会去讲清真相,或是一直以来都没有对单位的人讲过真相,才使他们受邪恶的蒙蔽。

同修交流中有一篇《正念讲真相恢复工作的经历》也使我很有感触,在这里,我也说说我自己的一次经历。因为我现在还在念书,还没工作,我母亲(同修)被邪恶迫害入狱后,我的生活也成了问题,但起初自己没想到这些,只是一直在为母亲的被迫害奔走,去了很多的部门讲我母亲被迫害的经过,这使母亲单位的领导很担心,他们找我说关心我的生活如何如何,让我有困难找他们,还说给我补贴等等,但是一直都没有兑现。后来有人提醒说让我自己主动申请,我想不能单纯为了钱而申请,应该借此机会再讲真相,于是我就把我母亲被迫害的整个经过写了一份,最后要求单位的补贴。然后我就将这份申请交给了单位的主管的领导,也给他讲了真相。回家后我也就没想这件事了。没过多久,单位告诉我说每月给我三百元钱做基本生活费。一些听说这事的人,议论说:“人家炼法轮功还炼好了,同样的情况别人就没这待遇。”我知道是师父在慈悲呵护着我,尤其是到过年之类的还要多补助我一些。我想,钱虽然不多,但是我已经能保证基本生活,很感谢师父。最重要的是,五月份,单位说是劳动节放假又单独给我钱过节,其实我心里很明白,拿着钱我就想到了:师父的生日是在五月。其实我自己的生日也是在五月,我觉得师父在给我过生日,也在提醒我新的一岁要更精進。

邪恶对我母亲却造谣,说已经停了我的补助,我看我母亲时听她说完后,我就想:邪恶还想迫害,这钱是我师父给我的,我大法弟子的东西,谁也动不了。于是我跟我母亲说这是恶人在造谣,这就是我的。之后我还是每月都拿补助。

我自己的亲身体会告诉我,师父什么都给了我们了,什么都给我们准备了最好的,可是,我们得一定要走师父给安排的路才能拿到这一切啊。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