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陆推广调试新唐人电视的一点体会(续)

正念正行才能真正的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

一、彻底否定邪党的“违法”邪说

当初,我们安装新唐人电视,刚刚调试成功时,因为已临近除夕。只安装了几家,还没来得及推广就过年了。恰恰在此时,我们当地的电视台播出了邪党禁止安装的通告和拆除居民卫星天线的镜头。结果转过年来推广时,很多常人甚至同修头脑中都有了“邪党不让安装”的念头,不知不觉的承认了邪党的迫害,给推广新唐人造成了一定的难度。

几个月后,参与推广的同修经过交流,总结了推广过程中的经验和教训,正准备有序的进一步推广时,邪党又在媒体发布公告,称不得销售安装卫星天线,已安装者自行拆除,否则查处云云。有个别地区个别居民被勒令拆除,甚至被罚款数千元;有常人说邪党有先进仪器,一走一过就知道谁家有“锅”;有人说邪党用飞机查找“锅”,而且国安也参与了此事;有同修因心态不稳,去常人商店买卫星配件,被告之KU“锅”不让卖,是法轮功专用的(其实很多常人发烧友也用,根本不是什么“敏感”器材);有的经营卫星配件的商店被当地工商查抄、罚款。一时间,人心惶惶,好象整个地区都被笼罩在邪党的恐怖阴影中。

同修们为此开了一个小法会,经过交流大家找到了自身和整体的不足:1、推广新唐人,知情的同修不同程度的还有承认邪党迫害的念头;2、推广过程中重技术,正念不足,没有把推广新唐人真正视为修炼,做不到那么神圣;3、没有做到尽可能和其他同修交流推广新唐人的必要性,虽然师尊已经讲了关于新唐人在救度众生中的作用的法,可现在仍然有很多同修不知道能安装、接收新唐人,知道的同修也大多认为自己手头工作更重要,对推广新唐人麻木,更谈不上否定和破除邪党的干扰和迫害了。

此后,我们进一步学法纯净自己,发正念清除邪灵烂鬼,尽可能和同修们多交流有关推广新唐人的体会,带动更多同修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来,逐步做到了遍地开花。

在此过程中,我们发现有的同修或多或少还有些承认邪党迫害的念头,如:1、我这里本来就比较招眼,不要安在房顶上,一定给我安的隐蔽些。同修和她交流了几次,自己也承认不是正念,但内心还做不到完全放下。结果安装的同修安装了两次,用了很多时间才勉强调试完,信号还达不到最佳。当然,有条件的话安装的隐蔽些无可非议,注意安全和正念正行并不矛盾,关键是头脑中不能有承认邪党迫害的想法。2、有的同修认为自己正念很强,说:“在我家安装肯定行,要是给常人安可不一定行”。言外之意是说我不怕,可是常人怕邪党,不敢安。其实这还是变相承认了邪党可以迫害众生。

同修在一篇体会文章中写的很好:从宇宙中来看,什么合法?什么是违法?大法造就了宇宙和宇宙中所有生命,是各个层次的法的根本,是所有生命的维系和根本。所以,正确的认识是:所有证实法的东西,都是最合法的,是给生命带来光明和希望的。同样,所有恶党的东西,都是破坏宇宙法的,都是犯罪的。其实真正害怕的是邪党,而不是我们(包括世人),因为邪党最恐惧的就是人们了解真相,明辨是非,那样的话它们就解体了。

我们不但要彻底否定邪党的“违法”邪说,还要用我们的正念正行破除邪党的迫害,让世人敢于经营卫星配件,敢于安装卫星天线,为众生开出一条生路来,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二、去除人心,纯净自己

有的同修家里安了新唐人,看到家人的巨大变化,意识到推广新唐人的重要性,主动和同修交流推广。其他同修听说这么好,纷纷要求安装,可是有的同修回家一商量,家人反对,就不安了;有的同修一看别人都安,自己也要安,等到同修安排好时间准备安时,又说家里准备盖房,安了以后还要拆,先不安了;有的同修想学技术,因为以前自己没有调试成功,或认为自己对电子方面不太擅长,把接收新唐人技术想象的很难,人为的给自己增加了障碍(其实按照《接收新唐人五部曲》(明慧网五月四日技术文章)学,同修们很快就能掌握。)。

其实这不都是人心吗?攀比心、欢喜心、畏难心,没有把这件事当成自己修炼的一部份,从内心认识到安装新唐人只是给自己多了一个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法器,掌握了接收新唐人技术只不过是多了一项救度众生的技能,到底能不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还要靠自己正念的加持才能如意运用。在人心带动下做事,怎么能做好这么神圣的事呢?

三、做事与修炼

因为安装新唐人耗时费力(安装一“锅”双星需一两个小时),又有一定的技术性,会技术的同修又少,在安装繁忙、学法跟不上时,很容易产生干事心,具体表现如:今天安的多,比较顺利,心里很高兴,不顺利的话就懊丧;热衷研究新唐人技术,对其他应做的工作就没这么热心;因为有干事心,正念不足,经常遇到干扰,本来两个小时的活要干半天甚至一天。等等。

我们在一次给同修安装时被恶人举报,表面上是因为对方同修是被监控的,协调人不知道,结果我们一到就被举报了,社区扬言要报警。虽有惊无险,但却暴露了整体的很多不足。

相关同修及时在一起交流,认为干事心是我们最大的漏。有的同修认为只要同修想安,就尽快给安上,这样才能让同修切实体会到新唐人的巨大力量,才能发自内心的认识到推广新唐人的重要性。把安装新唐人作为带动同修推广新唐人的手段了;有的协调人听说新唐人讲真相力量大,就动员认识的同修都安,有的同修正念不足,提出疑问,又解答不了;因为浮于做事,没有细致了解当地情况,没有提前发正念清场,等等。

修炼是严肃的,带动同修也好,亲手安装也好,都是在证实法中修炼。只有通过学法和交流,才能达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是师父在做,是法的力量,只有我们符合了法对我们的要求,证实法的工作才能做好。用人念、人的方法做事,又怎么能整体升华呢?

师尊在《洛杉矶市讲法》中讲:“那么也就是说呢,不论你在哪一个领域里,你的技能方面能够提高那是你不断的使自己境界提高后的表现,表现上是你在做好人、在修心,从人的角度上来讲你在变成好人,由于学法内修你做的越来越好,神就会给你应有的智慧、给你灵感,让你在学习中明白很多、让你创造出更好的东西、让你技术更高、让你超越。大家想想,在人类社会中,任何一个正当的行业是不是都能够这样?你既在做好工作中的那一切同时你又在修你自己,你是不是就能够提高?”

四、正念加持新唐人,清洗恶党文化。

师尊在《洛杉矶市讲法》中讲到:“说到这我讲一下全球华人晚会为什么这么重要。你们知道这个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承担的事有多大吗?中共邪党向来把文艺演出当作其宣传党文化与给中国人洗脑、灌输的工具。从大陆出来的人也都知道,它年年要搞那个“春节联欢”晚会,节目都是歌功恶党、政治性很强的东西。新唐人的新年晚会却更大,叫“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全球那当然也包括中国大陆啊,所以大家想想这个事是不是很大?这个全球可就是国际呀,那国际就得是国际水平对不对?学员也是真了不起,能够把几年的晚会演的这么好、水平这么高。不管总体个人水平怎么样吧,但是最起码人家没看漏,(笑)(众笑,鼓掌)一致都反映很好。所以这个演员、编导、做曲、乐队等等的个人水平要求就高,所以有些就得从基础做起。而且大家知道我过去讲过,无论是整体晚会效果还是每一支唱出的歌、演奏出的音符,大法弟子所有这一切的表现,在另外空间里是起着证实法的作用的,放出的能量是相当大的,是在解体邪恶。而且大法弟子干什么,未来人也要学啊。在给未来人留什么文化,大法弟子在起头,而且也是在清洗恶党文化,是不是啊?所以中共恶党才那么邪恶的要捣乱嘛。演出中也在起着证实法、救度众生的直接作用,所以影响也是比较大的,起到的作用也是比较好的。如果我们能够连续的、不断的这样,不象现在演几场就完了,演更多场,那会有多少众生被救度啊?你们知道吗?当看完这场晚会的人走出这个剧场的时候,他所有不好的思想都解体了,不好的念头都不存在了,(鼓掌)所以人才会觉的有那么大的触动。”

很多同修自己不看邪党电视,看着家人每天看,知道在受毒害,心里很着急;做得更好的同修自然而然的把家里的闭路停了,家人也没什么意见。可是现在仍有一部份同修对邪党媒体的毒害认识不清(甚至包括想推广新唐人的同修和一些老学员),对亲属看邪党电视麻木,习以为常。我们在安装过程中经常遇到同修问:安装后我家的闭路还能看不?我听了真的很难受。同修啊!师尊关于邪党文化的讲法也不少了,《九评》发表到现在已近两年了,怎么对此还没有清醒的认识呢?虽然二者在技术上不矛盾,可以各看各的,但是邪党的媒体是毒害众生的,是我们清除的对象。

我这里不是说要想安装新唐人就必须切断邪党的节目。如果同修家庭环境正的不太好,亲属中毒较深,上述方法也不失为一种权宜之计。我只是说,不管我们怎么做,法理要清楚:新唐人作为大法弟子讲真相的媒体要解体邪恶,挽救众生;邪党的媒体要毒害众生,毁灭众生。保留着邪党台,那就是邪恶释放邪恶物质的机会,它就会操控受毒害较深的家人干扰新唐人。即便亲属较清醒,不干扰,也会冲淡收看新唐人,因为大陆百姓在党文化的长期毒害下往往认为邪党电视更合“自己”口味(多可悲呀!),我们在推广过程中,不止一次遇到常人一听说安“锅”,第一句就是:能收中央台吗?同修们听到都很难过,中国人太可怜了!

正因为此,有的同修亲属安装后,第二天就给拆了,说不爱看;有的同修亲属上午安装下午就把线给拔了,借口说台太少(把线拔了不更少了吗?)。虽是极个别现象,却也暴露出我们讲真相不到位和对党文化的毒害认识不足。

另外,师尊既然讲了我们有“清洗恶党文化”,给未来人留下正的文化的使命,清除邪党的媒体,推广新唐人不就是我们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吗?我们还准备让邪党的媒体在我们的家中存留多长时间呢?

在此,想再提醒同修们一下:常人已经安装的大“锅”,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收看的亚洲3号、亚洲2号卫星,这两颗卫星上的中文节目绝大多数都是邪党的卫视台。我们已经有了用大“锅”改装接收新唐人的技术(见明慧网九月八日技术文章“用正馈天线接收新唐人”),同修们可以通过讲真相动员常人改装,或者干脆把大“锅”换成我们用的75cm小锅(连高频头共一百多元),这样既收看了新唐人,又切断了邪党的媒体,一举两得。

我们在给城市同修安装时,与同修交流,经同修同意后,把室外馈线直接与室内闭路用的馈线连接(等于同时切断了闭路),既节约了安装时间,又达到了上述效果。

五、节目数量与节目内容

关于节目数量前文已谈过了,早期参与推广新唐人的同修都经历了节目数量多少的变化,当大家都执著于节目数量时,节目在逐步减少;当大家都不执著于节目数量时,反而节目在逐步增加,由几个,十几个到现在的二三十个(指一锅双星)。当然,这也与越来越多的同修正念加持新唐人,参与推广新唐人有关。有趣的是,这些早期参与的同修现在都一致悟到只有一个新唐人就够了,其它节目越多,收看新唐人的时间越少,家人清醒的越慢,反之越快。所以都自然而然的把家里的节目调少了,很多同修全家只看新唐人一个台。

另外,据新唐人的新闻报道,中共用大量金钱利益收买海外华人媒体做其传声筒,我们收的亚太2R卫星上的TVBS就是一例。中共想往卫星上插脚的企图暴露无遗。反思一下我们自己,尤其是我们搞技术、搞推广的同修,我们是否还有对亚太2R卫星节目的执著,认为节目太少了不好推?如果有的话,是不是我们整体的一个大漏洞?亚太2R卫星也好,其他卫星也好,连同掌控他们的卫视经营商,都是法造就的生命,都是为法而来的,都是应该无条件同化法,支持大法的。我们作为享有师尊赋予无限荣耀的大法徒,怎么能反过来指望它们呢?众生都在指望着我们啊!

关于节目内容,目前我们能接收的W5卫星上约有四五个台,亚太2R卫星上约有二十多个台(剔除西藏台和佛教台)。这些节目除新唐人外,虽然都是海外媒体,基本上没有党文化(个别新闻台有时原文转播邪党台内容,客观上也起到一点传播邪党文化的作用),“娱乐性”较强。但是现在末法时期一切都在败坏,所谓的一些娱乐节目和音乐台、时装台,充斥着魔性甚至色情的东西,不堪入目(这也是同修们建议家人只看新唐人的主要原因)。在此建议同修们调试新唐人时,不执著于节目数量,把那些魔性大的节目删掉,剩下比较正的节目有多少算多少(本来它们就是陪衬新唐人的),走正我们的路。

六、互相圆容 整体配合 整体升华

师尊讲:“天象变化下面要是没有人去动,还不能给常人社会带来一种状态,也就不称其为天象的变化了”,(《转法轮》)很多同修都悟到了新唐人电视台的出现就是天象的变化,现在我们就是应该推广新唐人。从去年下半年全国各地就有很多同修悟到应该掌握接收技术,更好的救度众生。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和交流,各地同修或早或晚都调试成功。

就我们地区而言,虽然年前就已经调试成功,但今年上半年进展缓慢。主要原因是掌握技术的同修少,自身直接推广数量有限;因为单线联系和其他同修接触很少;能联系上的同修有的因种种原因对此项目麻木,自己知道了也不向其他同修介绍。还有前面提及的邪党迫害的因素,等等。

这其中最主要的表现是:经过交流,同修对新唐人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甚至已经给同修家安装了新唐人,都认为很好,是讲真相的好办法,值得大力推广,“但是我还不行,我手里还有其它项目要做,脱不开身。”

我们这里不是要求同修们都放下手中的证实法的工作,全力以赴推广新唐人。只是请大家试想一下,现在每一位精進的同修都很忙,如果我们都是上面的想法,是不是新唐人就没有人推广了?

我们看问题应该从整体、从大法需要的基点考虑,而不是从自己(哪怕是自己负责协调的“一片”)的角度考虑,这同样还是一个“私”,没有主动圆容整体。

师尊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上讲:“所以呢大法弟子要把该做的事情做好。不用管将来怎么样,自己做到心里有数就行,心中有法,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大法需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所以我想,不管我们手头在做着什么项目(其实早期参与推广的同修很多都有其它项目),正确的态度应该是:协调人同修可以把明慧有关体会文章打出来给大家传看和交流,帮助大家对接收新唐人树立正念;有动手能力的同修(不论男女)都学会相关技术,哪怕自己没有时间去安装,最起码还可以把技术传播给更多的人,节省搞技术同修的精力(因为技术同修既要传播技术,又要负责安装),更有利于安全(单线传播);没有动手能力的同修都正念加持,彻底否定邪党的干扰和迫害;有条件的同修家里都安装新唐人,哪怕一家都修炼,没时间看,最起码还可以给亲朋好友看,而且自己有切身的了解后还可以向亲友邻居推广。

我们有一次到外地教同修接收技术,被外地同修的整体状态深深感染。该地区同修们证实法做得非常好,99年7.20以来几乎没受到过直接的迫害,只有一次恶警欲绑架一位同修,却被当地群众给抢了回来。大家都认识到推广新唐人的重要性,每个人都没有任何观念,只要证实法需要,我就学。有位五十多岁的女同修,身有残疾,坐同修的摩托车往返百里来学技术;有的同修不顾烈日炎炎,在外面练习调试一练就是一天;有的同修见学的人多,就在外围默默的听、看,用心领会,别的同修累了就主动上前替换。因为当地较偏僻,我们回去买了些工具送回来,发现几位同修都不在家。原来同修们都学会了技术,都去安“锅”了。

以上谈到了我们大陆同修整体配合的一些想法。其实,新唐人电视台主要不就是给大陆民众看的吗?毕竟大陆民众是华人的主体,而且深受邪党毒害。如果我们大陆同修不积极推广,就不能最大限度发挥新唐人电视台救度众生的作用了,那不是我们整体的损失吗?

今年海外同修对新唐人晚会格外重视,现在已经在着手准备了,而且是两个:圣诞晚会和新年晚会。可以想象,今年的晚会一定更加丰富多彩,美不胜收。如果我们大陆同修在年前的几个月内多多推广安装,最大限度的配合收看新唐人,那又将有多少家庭得救甚至走入修炼啊!

最后,用师尊《2005年旧金山讲法》与同修们共勉:“有人说我讲真相可以直接去救人,我今天讲真相讲明白一个,这个人有救了我心里挺高兴。其实这个媒体在救度众生中所起的作用也有你一份。说这个媒体有一百个人参与这工作了,那么这个媒体一天救度一百个人一定有你救度的一个。报纸天天发,何止一百个人哪?是不是每天都有你度的一个人哪?一定是这个理,因为是大家共同维持了这个报纸,也就是大家在共同讲真相。”

“就是我刚才讲的,要做的更好就要协调好,每项工作大家都认真负责,共同烘托媒体。大家都做的好这个媒体一定办的好,它救度众生起的作用就大。它救度众生救了多少人都有你一份,因为那是你们大家的嘴,是你们所有办报纸人的喉舌。”

认识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