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新唐人电视和法轮功的关系


【明慧网2005年5月25日】许多做新唐人记者的学员面对社会时,觉得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是炼法轮功的,怕常人对新唐人“有看法”。其实,在西方自由社会,任何人都可以办媒体公司、做媒体记者,常人社会中的媒体有的是基督教背景的,有的是某政党背景的,这都是合法的、正当的。所谓大法弟子办的媒体,也是部份大法弟子在严重迫害的情况出现后,才选择采用的能有益众生的常人方式,但大法弟子个人办的媒体和人们在媒体中的言论,这些并不能代表大法。大法没有组织、没有公司,只有修炼

对大法修炼者来讲,我们在常人社会中生活、修炼,不能说因为炼法轮功就不能开饭馆、做生意、当医生、做律师、竞选议员或做记者了,也不能因为我们是法轮功学员,在这些常人行业中就不能堂堂正正,不好意思告诉人我们是法轮功学员。基督徒也有做记者的,也有做各种工作的。我们在这个问题上的不堂堂正正,可能有我们在国内从来没有新闻自由和信仰自由的党文化环境下生活惯了,没有认识到自己的正当权利。而且这不是一两个地区、或者个别学员的心态问题、认识问题。我们一些做记者的学员在采访联合国和一些其它新闻事件中竟然被特殊的拒绝進入,这些事情能够发生,包括现在欧卫这件事之所以能够发生,是不是和我们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模糊不清有关呢?在合情合理的情况下,告诉人们自己就是个炼法轮功的记者,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不是一个讲真象的契机吗?没有什么需要躲躲闪闪的。

当然,记者工作毕竟有记者工作的行规,所以从另一方面来讲,我们也不要走极端,也就是说,不是每逢采访都必须先声明自己是炼法轮功的,因为工作上没有这个要求——我们是作为记者去采访的,并不是作为法轮功学员去参加那项活动的。

人类社会的媒体很乱,报道的好的坏的信息都有。在纷繁爆炸式增长的信息量中,世人早已经麻木疲惫,随波逐流。那么作为大法弟子,我们知道人类这一层的道德标准,我们做媒体工作时尽量的履行道德至上的原则,这一定是对人类社会是有益的,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的做呢?而有些乌七八糟的媒体和中共的造谣媒体却可以在全世界大行其道?特别的,在迫害发生的情况下,众生被中共的造谣媒体毒害的情况下,我们用媒体能够救度众生,使众生進入未来,作为法造就的新闻媒体这种人类社会的形式,我们为什么在助师正法中不可以采用呢?我们是在“善用、正用”,只为众生,不是为了谋求常人中的任何东西。

最近在美国驻阿富汗军事基地被监禁的人被虐待的事被报道了,立即引起美国首脑级的关注,也就是说,在正常社会里,虐待人权这种事情是人人关注和要强烈谴责的。可是在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六年了,联合国的官员和各国首脑有谁对此公开做出严正谴责了呢?西方所谓的独立媒体一涉及利益也都不做声了。只有大法弟子参与的媒体是真正独立于任何政府和经济利益团体之外的,能够在民众人权等问题上,特别是在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公正报导中共禁报的内容,真正为遭受中共迫害的人们说话。做这样的媒体工作,是一件对中国大陆民众、对中国人民、对国际社会都有益的大好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