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农民得法的亲身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二日】我是山东省偏远农村的一个普通农民。今天想用我的亲身经历,谈谈我步入大法修炼的过程与切身体会。

我自懂事那天起,就知道我是“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一个贫困的农村孩子;上学的第一天就会引颈高歌“东方红”;学习的第一课就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共产党邪灵的致命流毒深深地注入到我那幼小的脑海里(这是我今天才真正领悟到的)。由此,我虽然顽皮,但在面对中共的不公时却从来不敢抗拒,不敢违背中共,而是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绝对盲从。就这样养成了一种对邪党的所有言论宣传坚信不疑的癖性,成了一个盲目追随中共的所谓“无神论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中共开始对中国法轮功修炼者们進行铺天盖地的残酷迫害。在这之前,我的爱人已经是一位坚定的法轮大法的修炼弟子。而我却如前所述,因为自小被党文化灌输成为一个顽固不化的中共邪党的忠实信徒,以它们的谎言为最高指示,随波逐流。一来我的怕心特重,二来偏听偏信邪党谣言蛊惑,所以就以暴力反对爱人学炼法轮功。不仅骂过、打过她,甚至还烧过大法资料、毁过大法真相刊物,从而使我堕落成大法的罪人。

此后,我身染不治之症——癌症。

老天有眼,神佛有知,善恶有报是天理。这是神佛对我的惩罚。

自此身处绝境,生不如死,并使我产生了轻生的念头。因为高昂的医疗费使我这个本来就比较贫困的农民承受不起,而且我内心也明白打针、吃药、化疗无非是花钱招灾,根本解决不了我现在这个绝症。

还是大法好呀!我的爱人、我的亲属和那些好心修炼法轮大法的同修们,上门来苦口婆心的规劝我炼功。我出于求生的愿望,不管怎么样,死马当成活马医吧,好与不好试试看(今天知道,这是一种有求的执著)。自此我开始读《转法轮》。不学不知道,一学才明了,大法是那么高深精辟,大法可以使人道德回升,使人素质提高,使人升华,使人回归。师父啊!您千万别怪我年轻无知,我是轻信邪党的诽谤污蔑、上当受骗的,恶魔江鬼和害人的恶党才应当上刀山下火海。现在我明白了,一定痛改前非,悔过自新,坚决走师父指引的路,坚修大法,正念正行。

现在,我已经不用打针、不用吃药了,天天炼功,病情大有好转。我现在一点怕心也没有了。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决心谨遵师嘱,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一名让师父放心的大法弟子。

我现在除了学法炼功外,还以自身的经历作为活教材向人们洪法讲真相。特别是那些老实的农民,他们虽被邪党视为等外人,但他们中的大多数的思想意识完全处于中共的操控之下,处于一种“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的狭隘状态,所以,朝夕相处的我所经历的一切,就能唤起他们的觉醒。现在有众多的人亲眼看到了大法的威力、明白了真相后,走进了大法的修炼。

大法的威力无边,我想不久的将来,所有有良知的人都会有缘得到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