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小儿麻痹的我也重生了


【明慧网2006年9月5日】

* 儿时的发高烧使我吃尽了苦

小的时候发高烧我是一点记忆也没有,但长辈诉说当时的情况时,家人表情一下子就凝重了起来。每当谈过去,他们内心对我总是内疚不已,以为照顾不好,才使襁褓中的我因发烧引发了小儿麻痹。

父亲也常跟我提起,在我刚会走路时,有一次,因肩膀有些痒,手又抓不到痒处,父亲当时在我旁边,我也就顺手抓着父亲的手,请父亲帮我抓痒,父亲就认为这孩子很聪明喔!怎么懂得拿别人的手来抓痒呢?可万万没想到,从此改变了全家生活的步调。

自从家人发现我手、脚变的不好使时就带着我到处求医,跑西医(照X光、脑波)、跑中医(吃了多种苦不堪言的黑色药)、跑针灸(被针扎的日子真是……)医生还直夸我勇敢没抱怨呢!凡是人家说有效的、认为不错的,父母亲都带我走过,大街小巷的,那一段日子啊,真是不堪回首!

由于自己本身的脾气、情绪、及给自己的压力,那种压抑长久不能释放的极端思想累积,到了高一,情绪负担终于到了极限,爆发了,引发癫痫症,就这样,药从高一吃到廿八、廿九岁,泡在药中,十几年的光景,都快成为“专家”了。

* 幸得大法 却不自知

直到有一天,舅舅介绍我们全家炼法轮大法,说炼了之后会对身体有所改善,的确,在舅舅的身上,我们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但是,当时的我抱定就是不想学、不肯学,不要学、不要勉强我来学功的想法。一年后,在我们家前面有个公园,早上忽然一天听到大法炼功音乐,看到有几个人在那里炼功,家人有想炼的意愿,而我也就被鼓励开始修炼了。其实,那时候的我还是半信半疑、一种祛病健身的心理,不很用心,但还是参加了九天班。我听了几堂课,其中有两天是睡不着的,看着天花板就是睡不着,在第二天师父讲开天目,那天回家后,躺在床上,刚刚眼睛一闭上就看到天花板一只好大的眼睛,很天真的在望着你,当时我吓坏了,赶快把眼睛张开,心里想,好象师父今天有说过这种情况的啊!再闭上眼睛后,从此就没有出现过了。

* 坚修大法 讲真相

炼了两个月,有一天,剪头发回来的途中感觉好象嘴巴里有水向旁边流下来似的,赶快回家往厨房洗碗处一吐,是血块,看到时不会害怕,反而是高兴,知道是师父在管我了。自此,我下定决心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师父在《转法轮》提到了:“大家想一想,你是个炼功人,是不是得用高标准要求你呀?不能用常人那个理来要求你了吧。你是个修炼人,你得到的不是高层次上的东西吗?那就得用高层次的理来要求你。”

一次消业,一天发作四次,到最后整个人已经是疲累不堪,全身不能动弹,那种痛苦我当时觉的没法承受了。可心里还有一份坚持,就这样,在第四次的发作后,上吐中药、下引出西药粉末,好象是把我一生所吃的药全都从身体里清空。尔后炼功、学法,慢慢的就好了。

通过修炼,我身体健康了,不但身体健康,心灵也跟着清亮,很自然的,以往解不开的问题也都能得到解答,而且有更深一层的领悟。写到这,让我想起师父在《精進要旨(二)·见真性》中所说,“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我身体、心灵上的改变,让家人十分感激李老师。母亲也跟父亲说了:“我们真是捡到了一个女儿啊!”他们常常向邻居、朋友洪法,讲的也就是我的改变过程。幸得大法,感激师父给予我新的生命。

讲真相我自认为还做的不够,认识的太晚、不用心,虽然我用邮寄、网路、打电话的方式,向对岸可贵的中国人讲出修炼大法后,在我身上体现出如何的好、大法在全世界洪传的情况、迫害法轮功的江××在国外已经被起诉了、还有天安门自焚造假案等等。但是我认识到,一颗真心为对方好的“心”,和一颗只为讲真相而讲真相的“心”,所讲出来的效果相差有多大。

打电话讲真相是提高心性、去执著心的过程,其实“讲”对我来说本身就是一个障碍,小时候怕上台、长大了怕拿麦克风,观念总认为自己不会讲话、不晓得怎么将一件事表达清楚,就这样久而久之也习惯闭口不说话了。所以,决定要拿起电话时,就是去掉我“怕心”的开始。诚如,师父在《精進要旨·警言》里提到:“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执著心的再去就象洋葱一层层的,去掉一层就愈接近“中心”,如同怕心放下一点时,很显然,负担也就去掉一些。在其中不光只是去“怕心”的考验,我也发现了自己不少该去的执著,经由不断修炼自己,渐渐体会到大法的严肃与师父的慈悲。

自从下定决心修炼后,大法体现在我身上的美好不只是一点点,每个修炼人如要道出他的修炼过程,都可以写成一本书的。就我来讲,讲出的这些也只是片段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