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发生的事都是自己的人心造成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三日】

一、同修的损失唤醒了我那麻木的心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见到了熟悉的原辅导站站长,他瘦的皮包骨头,上楼都很困难,虽觉的突然,但没把他放在心上。有一天从《明慧周刊》看到他去世的消息,我震惊了,我揪着自己的头发抱头痛哭,嘴里在说:“这是怎么啦,这是怎么回事?”我根本没想到他会这么走了,我后悔没给他发正念,没帮他。

过了几个月的时间,忽然传来我表哥去世的噩耗。表哥得法比较晚,7.20大法被迫害,表哥不修了。不修后表哥身体不太好,还住过两次医院,几个月前他从新走回修炼中来,而且近段很精進,身体很好,没想到他突然走了。

没过几个月,我熟悉的一位同修,而且是在她启发下,我从法中悟到正法修炼的理,从而在思想上从个人修炼转变到正法修炼中来的,真没想到她会先走了。又过几个月,在修炼中身体受益很大的母亲也被夺走了人身。

我心里非常痛苦,真没想到接连出现这些的问题,而且为什么都深深的触及到我的心呢?深查,在我心中存有修炼上保险的心。回想起母亲修炼一开始,我就觉得不用再惦记母亲,看到常人老年妇女都在给自己准备送老衣,心里觉得母亲不存在送终的问题,也不会拖累人了。当然不是说修炼人也跟常人一样,是说我思想上存在母亲是修大法的,身体很好,不会肉身死亡的念头。却偏偏忘记了师父说的:“可是有些人在他有生之年,年龄已经很有限了,不一定够用了,我们法轮大法能够解决这样一个问题,使炼功進程缩短。同时又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你在不断的修炼的时候,就会不断的延长你的生命,你不断的炼,不断的延,根基好而年岁大的人,你的炼功时间也就够用了。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转法轮》)同时还暴露出了我的情还很重,为什么以前有多少同修被迫害致死,我都没有那样的难受呢?从中我还查到我还有隐藏很深的利用大法的心。

师父说:“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以前,我总觉的我没有上保险的心,情也修去不少了,几个同修走了,他们生命的付出才唤醒了我那麻木已久的心。同修的走难道跟我没有关系吗?我也发现世上所发生的好多事和我都有关系,特别是身边周围所发生的事,都是我们自己的不正,带来修炼的困难和同修的极大付出。同修们啊,现在还有很多正在被病业状态迫害、被监狱劳教所洗脑班迫害的、被摘取器官的同修,我们是否还在找被迫害同修的不足认可迫害呢?是否好象与己无关还在麻木呢?如果我们的心都在法上,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整体形成正的场。这些事情还会存在吗?同修的魔难是不是我们大家的心造成的呢?

二、在魔难中深挖执著,修好自己

母亲去世后,我不断的向内找,发现我总是用自己的观念强加给母亲,没让她走自己的路,同时我也发现了我在和同修切磋交流中也总是把自己的认识强加给别人。有时不符合自己的观念就说同修不对,不符合法等,嘴上也在说“以法为师”,可实际上好象我认识的才是标准,造成同修接受不了,对我说话反感。

翻开师父《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师父的话映在我的眼帘:“不能说学员这样做不对、那样做对。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我们不能用自己的观念强加于别人。”我虽察觉到了,也想去掉,但好多时候又被那个执著自我的观念所左右,总是从法中找借口,什么为同修负责,为法负责,怕别人掉下去等,掩盖那颗肮脏的心。直到我在有的同修面前不能说话,一说话就挨顶,有时很正常很在法上的话就被别人顶两句,我自己包的大法书皮被人看不顺眼给撕掉,师父讲法带的包装被人写的乱七八糟的。当时,我只想自己一定不要动心,做到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可是矛盾还是找到我,别人对我说的同修的缺点一下子全加到我的头上,并且象常人中传闲话一样告诉那位同修,使这位同修对我误解,劈头盖脸全对着我来了。其中一个同修当场还往起激火,真的象常人的几个人在故意在捉弄我一样,强加给我的罪名,我真的受不了了。虽然也动了情,但我还是没有把事情的真实情况说出来——我是修炼人,知道辩解也不对。

事后,不时往上翻,越想越气。修炼前我在常人中也没跟人吵过架,真想找那位误解我的同修说清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是不能,这不是和常人一样了吗?我还得修,我不能再挑起这位同修和其他同修之间的矛盾。我暂时躲着走吧,我也知道修炼人哪能躲开呢?像大山、顽石一样的执著能自己跑掉吗?这时又有一外地同修说别人又说我什么了,还有人告诉说那几个人又说什么了,我一下子气都堵在心口上了,痛苦极了。向内找,剜心透骨的难受,虽然也在找自己,但还得找到别人的不足。当时我背法正背到“大根器之人”一节,“怎么吃苦中之苦”、“什么是大忍之心哪”,心里好象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眼泪“刷刷”往下掉。我求师父帮我,我想过去,找不到根子在那里。

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说:“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总是不接受指责与批评,总是向外指责,总是反驳别人的意见与批评,那是修炼吗?那是怎么修的?习惯上总是看别人的不足,从来不重视看自己,别人修好了你又怎么样?师父不是盼你在修好吗?你为什么不接受意见老去看着别人?却不向内修、找自己呢?一说到自己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高兴?你们在座的有几个在突然间有人指着鼻子骂你时能够做到心情坦然的?有几个面对别人的批评与指责心不动而找自己原因的?”

师父就是在说我呢,我找到一位同修切磋,让她帮我找到执著的根子。最后终于明白了同修还在其它方面对我还有误解,我一下子看到了一切都是执著自我的根本原因造成的,总是觉得自己考虑问题全面,觉得自己在法理上比别人认识的好,所以常把自己的观念强加给别人,听不得别人的意见。我被那颗执著自我的肮脏的心一直在左右着,从而和宇宙特性拧了劲。造成邪恶想利用我的执著,从中搅和,间隔我与同修,使我们形不成整体,达到干扰正法的目地。

现在我终于清醒了,真的轻松了。正法到了最后了,我必须无条件的按照师尊教导我们的:“你们在修炼中,不能眼睛总是看着别人。要看自己,修自己,有问题就看自己,怎么样能够发现自己的问题。”(《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走好最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