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遭长期迫害,佳木斯侯振安含冤离世(图)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三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老年法轮功学员侯振安一家几人炼功,多次遭到不法人员去他家骚扰,大儿子侯志强、大儿媳门晓华多次被非法关押,被迫害的非常严重,门晓华被迫害致死,老人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于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离世。

侯振安,男,七十一岁,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身心受益,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后来他又让老伴也炼法轮功,受益后,大儿子、大儿媳、大孙子也都相继炼功,受益良多。

1999年7月19日,侯振安去北京证实法,在哈尔滨市,佳木斯市公安局把他与很多去北京证实法的大法弟子劫持回佳木斯。在永红分局,国保大队长石秀文给这些人“开会”,目地是登记谁是头,谁干什么的,一个一个审问。晚上各单位分别把这些大法弟子各自领回去,每人被勒索交100元现金,说是从哈尔滨回佳木斯路费。22日下午四点多钟,强迫剩下的大法弟子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侯振安被勒索3100元后放回。

1999年7月末的一天,侯振安听见有人敲门,开门出去,只见录像机对准了他,电视台记者对他说:“我们是佳木斯电视台的,听说你们全家炼法轮功。”我说:“对”,又问:“听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人有病不吃药。”侯振安回答:“我们炼功人没有病,吃什么药,谁要想吃药,吃毒药都没人管。”这时记者突然把摄像机关闭了。然后它们又去“采访”一个刘大夫。刘大夫说:“我们厂侯工(指侯振安)的老伴得尿毒症,人们劝她吃药她不吃,最后死了”,其实刘大夫所说是谎言,无中生有的造假。结果电视台播放了采访侯振安的录像,题目是法轮功受害者。当时录像片中没有侯振安一句声音,只是电视台造假者的谎言。

2000年底,侯振安又一次去北京说明真相,在火车上佳木斯铁路公安处的恶人让每位旅客都骂李老师,他们骂一句,让其他人学骂一句,不骂,就带走。侯振安不骂,他们把侯振安和另一大法学员抓住,他们监视着他们。佳市铁路公安处警察分别要了侯振安和那位大法学员100元钱,然后拿这钱它们去吃饭。

回到佳木斯火车站,侯振安拿出“真善忍”横幅与那位大法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警察将他与那位大法学员非法押送铁路公安处。这天下午,林管局将侯振安接回厂。

年底,林管局接到上级通知、命令大肆抓捕大法弟子,农历新年前两天,林管局公安局带领五、六个警察,两辆警车,开到侯振安家门口,两名警察闯进屋,要带走侯振安。侯振安不配合,后来公安局长出面要与侯振安谈话,告诉他保证他回家过年。侯振安一进办公室看见地面上摆着师父的法像,他们对侯振安说:“你踩一脚,就可以回家过年。” 侯振安说:“你们真阴险,这是我师父,我不能踩。”后来厂长亲自跟着把侯振安送进鹤立看守所。

在看守所吃的小窝窝头,不准上厕所。三十晚上来一帮警察问侯振安说:“你说李洪志是好人还是坏人。”侯振安回答:“是好人,他是我师父。”初三,它们把侯振安放回家,临走时局长说:“我们四次来鹤立提审你们,汽车费,油钱你自己拿。”侯振安没有配合。

2003年6月份的一天,侯振安出门泼水,长安派出所所长带领两名警察去他家抄家,收走大法书,真相材料,并把侯振安绑架到长安派出所非法审问,佳木斯市公安局恶徒陈万友后来也到场。当时它们把被迫害病危的儿媳门晓华也抓到长安派出所,恶警们手提狼牙棒,问侯振安材料哪来的,谁给的,侯振安说在院里捡的。它们把侯振安扣在笼子里,不一会,就抓进有十个大法弟子,对他们进行非法审讯。然后把他们拉到传染病医院检查后又送进看守所。侯振安由于高血压拒收,又拉中医院检查,血压仍高,侯振安要求回家,后来侯振安被送回家。

大儿媳门晓华被骗劳教,身心多次遭摧残迫害,在被迫害危重期间,陈万友带警察多次上门骚扰,他们拿出一些大法弟子的照片让门晓华认,门晓华说不认识。门晓华于二零零三年夏季含冤而去。

2004年夏天,侯振安与功友去发真相材料,被莲江口镇派出所绑架。送看守所,这时恶警陈万友也在场,侯振安给它们讲真相,他们还继续问侯振安材料的来源。由于狱医检查血压高,心脏加速,侯振安被放回家,另一大法学员被送进看守所迫害。

大儿子侯志强,多次遭到当地六一零、公安警察的绑架、刑讯逼供、骚扰、暴力伤身,强制劳教等方式的迫害,两次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关押四年零六个月,在劳教所里受尽了恶警一次次的酷刑迫害。二零零五年三月份,身体虚弱的动也动不了,才送到医院去看病。医生提出要住院时,陪去的恶警杨春龙、刁玉坤说“没事,死不了人”。

在邪党不法人员们的长期骚扰、抓捕、恐吓等等迫害下,侯振安老人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于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含冤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