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四日】我修炼已经八年了,说来也算是个老弟子了,在摔摔打打中走到了今天,师父一次次的帮我树立正念,度过难关。我把最近一次过关的事情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我有个亲戚在外地数百里,一家几人受邪党毒害较深,邪党迫害大法后与我家就没有了来往,并明确的说不能与我见面,以免影响他们家。转眼几年过去了,正法進入了新的阶段,讲真相劝三退成了大法弟子的当务之急,既然亲属是邪党党员,我就应该讲清真相帮助他们完成三退。

于是我作了一翻准备,到了他们家,可却没有得到欢迎,而是他们躲躲闪闪的样子。到了晚上临睡觉时,有了一个小小的机会,她给我安排好房间,坐下与我说了几句家常,我就从家乡一些不良现象说起,说起邪党的邪恶,当说到邪党无理迫害大法时,她象神经过敏一样说“别说了,说多了要抓人的”,转身走了,一下子把我甩在了那里。我深思后就决定把带来的东西留下,并附上几句简短的诗句,希望他们看到这一切后,尽早醒悟,退出恶党。

可是当我回家的第二天,午后刚吃过饭,就接到当地派出所打来的电话,说了解点情况,我当时尽量镇静自己,可心里还是乱跳,脑子里一片空白,心中突然想起师父的话:“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怕啥》)。于是,我的心慢慢静了一些,思路也清晰了许多,师父说了“念一正 恶就垮”,那我就发发正念吧。当我的这一念出来时,感觉到头上有一种超常强大的物质在向上四周膨胀升华,感觉正念之场特别强。发过正念之后,我和爱人一起来到派出所,一路上一直发着正念,到了地方时有两人打架的正在闹,警察正在处理,无暇顾我。于是,我在大门外又发起了正念。我想有人打架的胡闹也可能是师父法身安排我近距离发正念。

刚進屋恶警问我,你在某地有个亲戚吧,又问那资料的事,我不说。邪恶一看没有办法,就露出了原形,面目表情恶狠狠的说:“这不是小事,市里直接下的命令,你要不说清,谁也帮不了你。”我心里想,师父能帮我。邪恶看没有招,又缓和了些。

后来我上厕所,看见厕所后面的墙头上掉了几块砖,心想,这个地方我如果用力肯定能上去,可转念又一想,我是个大法弟子,应该堂堂正正的走出去,怎么能这样偷偷摸摸的走呢?我心里请师父加持,我要回家,我还有许多事要做。我发着正念到了屋里。恶警又问了两句一看问不出所以然,就请示所长,所长一摆手让我回去了。就这样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派出所。

第二天上午,一群恶警又闯入我家,翻箱倒柜,说是搜查证据,搜出了一本光盘,我爱人说不知道是什么内容,邪恶一看是“九评”。我爱人说:这也是他在路上人家给的,你们若要就拿去,其实我们也没看,也没什么,内容也不知道,就凭这一点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你们要怕麻烦就别往上报,如果不怕麻烦就上报,干啥呀,明知道都是好人,没干过坏事,干吗不依不饶的。

说的恶警也没有了词,连连说是。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一场正邪大战,告一段落,又一次验证了大法的威力。

遇到问题要向内找,这是大法弟子与常人的根本区别。这件事的发生肯定是我们心性有漏了,被邪恶抓到了迫害的理由了。向内找,农历新年期间由于业务忙了些,从而使学法不能入心,明知道背法好,却不能每天都坚持,往往有时间就背,没时间就推,每天四次全球同步发正念都不能保证,这边刚坐下,那边就有人找,即使能坐下思想干扰也很大,不能入静,达不到发正念的效果,讲真相也成了例行公事。这样长期以来就给邪恶钻了空子,找到了迫害借口。与此同时一位同修因工作忙,三件事没做好,给邪恶钻了空子,遭绑架,到现在还没回来,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我们就应以此为鉴,反省自己,以法为师,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才能救度更多的人,不给大法造成损失,不给自己的将来留下遗憾。

一点感悟,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