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绝食的看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我在周刊上看到好几篇关于“绝食”的认识和讨论,我觉的我的认识有不同,所以也拿出来和大家探讨。

我是觉的在被邪恶绑架后,不应该吃邪恶的东西,不吃它的东西,也是在和平的抵制这种绑架。在我看来,吃人的东西,对方应该是十分真诚的,不含任何条件,没有算计、敷衍、讨好、猥亵、要挟这些不好的因素;而且吃人的东西也应该讲究分寸。我们在社会上做个好人,靠自己的劳动挣口饭吃应该是天经地义的。可是遭到邪恶绑架之后,它们象养动物一样圈养你、任意的驯服你、处罚你、折磨你、甚至必要时抓几个杀掉,不就是这样吗?那么为什么要吃它们的东西呢?

记得我第一次在劳教所绝食时,我们一部份人没有在劳教书上签字,不承认劳教。警察就指使四五个吸毒犯,捉住其他同修的一个手,扯出一个手指头摁下手印,每个人都被迫摁了手印,唯独没有拉我去摁手印,也是唯独我在绝食。在劳教所里,它们时不时叫你罚站,你就得站着;叫坐小板凳你就得坐小板凳;叫出操你就得去出操……不服从,自然就会有人来拉你,扯你,拖你,打你……让你不能不服从。所以我说吃了它的饭,就象去了主宰自己的权力一样,任其摆布。

师父在《转法轮》里讲过:“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因为我没做好,被邪恶钻了空子,遭到非法关押,但我可以做到不吃它的东西,不做它的人。我是这样想的,我也是这样做到了。有时它们也摆出伪善的面孔来诱惑我:你不吃劳教所的饭,我可以私人掏钱从所外面给你打盒饭,也可以为你带進来一些时令水果……我都一一拒绝。当然我没有争斗,也没有跟谁顶,我只是静静的,默默的坚持着,在与人接触的时候我也都是非常善意的。慢慢的,他们灌食也不那么卖力了,开始同情我,甚至有人说:“你的气势,超过劳教所的任何一个警察。”那些“夹控”真诚的与我相处,甚至鼓励我,为我洗衣,打热水……,由于我的坚定,周围的环境就出现了如此的变化。

绝食对一个常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我绝食三次,第一次五个多月,第二次一个多月,第三次二个多月,几乎每次都是死去活来:第一次体重仅剩六十来斤,全身器官功能衰竭;第二次、第三次冠心病症状,抢救。在绝食的过程中,每次都是在痛苦中煎熬。人心袭上来的时候,“万一死了怎么办?”怕死的心、各种欲望都在折磨着我,痛苦、难过……何时是个头?但我是记住了我是个炼功人,一个修大法的人,就是当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我都坚持按照大法的要求,镇定自己的心,主动排斥,清除干扰我的一切不正的念头。所以,尽管因长时间绝食,看上去我的身体怎么不行,可我眼睛依然有神,发亮,谈吐清楚、平稳……有点可笑的是常人说过我是回光返照——常人以为我就是会不行的,但精神状况却这么好,只能以此来解释了。

我每次从劳教所回到家,虽然一段时间食不甘味,吃什么拉什么,拉稀、水肿、脱头发……随时面临死亡,可我从没放在心上。吃饭,讲真相,该做的事从不借口推诿,也没躺过一天床,自己内心也没有感觉到绝食给我带来什么伤害,不长一段时间后,我的身体反而更加健康,更加清爽,我本来是个比较胖的人,现在还是那么胖,一百二十斤。

当然,宇宙的理不是片面的,而是全方位的,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法。而且,现在并不是鼓励大家都绝食的时候,而是到了彻底解体邪恶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的时候,到了大法弟子不再被邪恶抓捕的时候。万一不慎被抓了,大法弟子也要用师父讲的正念的方法赶快出来,让迫害无法继续。本文中,不是争论,也不是辩护,我只是说出了我个人在大法修炼中的认识与实践,和大家共同切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