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绝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六日】记的第一次听说同修在关押中绝食,我抑制不住心中的悲伤,独自一人流泪。本来在那种邪恶的环境中精神上的压力就够大的了,再加上绝食,同修们身心将有多大的承受可想而知。

我们大多数人对绝食的知识来源于书本,来自党文化的多年教育而形成的观念,认为它是一种英勇的行为,因为在书本中绝食是共产邪党的一种在没取得政权时的一种斗争手段。实质上在常人中,它是一种靠摧残自己的身体为代价的一种斗争手段。我想只有共产党才能不珍惜个体生命,不顾一切代价只要达到目地就行。我们不强制谁接受大法,我们也不和谁争斗,我们的一切行为只是向人说明大法是怎么回事,让人了解他,认识他,别无所求。你修大法本来就不该被抓,他们却非法的抓捕了你;抓进去之后你想出来不受它迫害,也不是仅仅靠绝食就能打动它的——它是邪恶,它不会因为你不吃饭就发善心放你出去,这样我们自己摧残了自己还达不到目地,应该赶紧停止这种行为。于是我约了一名同修,找到了拘留所的所长,说明了来意。所长的家人中很多人修炼,对大法也理解,同修们的环境也比较宽松,里面能看到法。当我提出要见同修时,很痛快就答应了。我与同修的切磋没有成功,我无奈的走了。

后来邪恶就开始针对绝食进行迫害。男同修那里从监狱调了一些刑事犯人,对同修进行一顿毒打。绝大部份吃了饭,还违心的说了“不炼”,女同修那里被强行灌食并且加了浓盐水,大家恢复吃饭。同修们承受了那么多的苦,还把原来的环境破坏了,得到了什么呢,常人说大法弟子真刚强,我们要的是这个吗?我们不是要做常人式的英雄。我们是为了救人,不能使人得救的事我们不做,没有意义。发起这次绝食的人没吃饭,把他调走了,换个环境才吃饭。当时大家都很佩服他,认为他行,后来他邪悟了,并且影响到了一部份人与他一起邪悟。

人往往容易对激烈的行为产生佩服之情,我觉得应该用法来衡量,符不符合真、善、忍,能不能救度众生,这才是关键。师父在经文“清醒”中说:“大法的任何工作都要为人得法和弟子的提高为目地,除去这两点都是无意义的。”我在三年的劳教中我没有参与绝食,有的人说我怕苦,我不为所动,有的同修并不想绝食,却碍于情面不参与不好意思,而不是在法上考虑,大帮哄。我觉得修炼就得咋悟咋做。

我觉的绝食最多只能说是一种辅助形式,除非你真的是用一种神的心态,没有妄念,心态澄净明彻,根本不为邪恶所动,正气浩大,足以让邪恶望而胆寒。如果是这样,表面的绝食其实只是外在形式,真正起作用的是内在的那种正念;而如果真能达到这样的正念,其实也不一定非要费一番周折去绝食,你站在那里、坐在那里、说什么、做什么,都会让邪恶害怕,恨不得赶快把你送回家,免得关在它们那里时间长了把它们都解体了。

当然,有的时候正念不能一下子就能达到那么强,那是不是更应该把心念集中在如何尽快强大自己的正念上,而不是把自己投入到绝食的消耗中?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要想当一个修炼者,全凭你自己那颗心去修,全凭你自己去悟,没有榜样。”看人家咋做自己跟着,那不是修,是做事,自己悟到了去做,那才是修。在这几年的修炼中大帮哄的事太多了,应该引以为戒,我希望在绝食这个问题上大家自己悟一悟,该不该这么看重绝食?如何把握?它是不是与党文化有关?希望大家切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