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父亲和弟弟退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开始做“三退”时,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亲人、朋友。原以为只要我跟他们一讲他们会马上就会同意退的,哪知一说,就遇到父亲和弟弟的强烈反对。仔细反思自己,平时对他们的情很重,心里把“三退”当成了一种常人中的好处了,自然达不到救度众生的效果。

父亲是老党员,平时不苟言笑,儿女们很怕他。弟弟是公安,还当了个小头目。看到他穿便服时,还想跟他聊几句,可他一穿上制服,不由的产生一种畏惧感,不敢和他多说一句话。其实这都是后天的观念,不是自己。我应该突破这些。

一次无意中听到弟弟说了一句:“共产党简直是在愚弄老百姓。”我心里有底了。也想到了父亲曾经不止一次说过的“苛政猛于虎”。知道他们其实对这个社会看的很清楚。

最初我把九评、破网软件、预言等放在一张软盘里,送给弟弟,看到他小心的收到内衣口袋,为他高兴了很久。

在后来的一次家宴上,舅舅他们也来了,席间我向众人提出退党保平安的事,遭到父亲和弟弟的连番攻击,他们说我入了魔了,老讲这事,简直象个神经病。弟弟还说:“你以为我们会相信你的?你那张软盘早被我扔了。”我不断发正念,他们还继续骂。妈妈看不下去了,说了一句:“我炼了功,身体确实好多了。”他们才突然停止骂我。

从这件事后,我对他们好象更加怕了。那种强烈希望他们退党的欲望也淡了很多,心想:把他们看成普通的众生吧!一切随师父安排。

但是,每次上弟弟家,我都要偷偷往他电脑上放破网软件,放九评。终于有一次,他忍不住了,说:“你别老是往我电脑上放那些东西!”刚好在此之前几天看到一封电邮,得知中共搞网络封锁花了一百亿,那每款破网软件价值一百亿。我说:“哎呀,我送给你两百亿,你不要,多傻!”他愣住了。

我继续说:“国家搞网络封锁花了一百亿,我给你两个软件都能突破封锁,这不值两百亿吗?”针对他怕事的心里,我又说:“放心,安全加密浏览,不会有人知道的。”这回他要了软件。

不久后劝弟媳退出了邪党,跟她说明退党的重要,希望她能帮助弟弟退出。

转眼又到了五月一日长假,我对父亲和弟弟退不退党已经根本不去想了。我去弟弟家,请他陪我出去找个亲戚。他说身体不好,病毒性感冒已经半月了。我告诉他诚心诚意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同时不断发正念清除他体内一切邪恶因素。两个小时后,问他,他说好多了。

回到家,他打开电脑,我请他看无界海外新闻。他洗澡时,我跟弟媳说:“我俩一起叫他退了党保个平安吧!”于是進入退党网,给他填好小名,只等他洗完澡出来按“确认”了。他出来了,我说:“给你用某某的小名退掉党算了,好吗?我们已经填好,只等你来按最后一个键了。”
“你们按嘛!我没空。”
怕他不同意退,我又说:“你来看一下呀!”这时弟媳说:“按了。”
“退掉了!”我说。
“你可不要到外面去说呀!”弟弟说。
这时他过来,拿出他的记事本,抄下了密码。

第二天,面对顽固的父亲,我说:“弟弟已经退党了,你也退吧!反正在电脑上,没人知道。”
他没做声。
“我给你用你的名字退?”我故意问。
他表示不同意。
“那用某某这个化名吧!”
他默认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