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三退”电话讲真相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打好三退电话与过去打迫害真相电话相比既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的特点。打三退电话不能停留在“讲清楚、听明白”的阶段,还要進一步与对方在电话中互动起来,要把对方思想上的壳破掉,把对方心上的结解开,还要激发他有一种内驱力,发自内心作出三退的抉择。我下面就自己感受最深的有以下几点一大家交流:

第一、拿起电话后,怎样处理好切入的问题

我们是肩负着救人的神圣使命来打电话的,那就要有神的主掌天地的气势,一开口就要能够把对方的思路牵引过来,给他开创一个容易开口讲话的条件。那么我们拨过去的时候,开口讲好第一句话尤为重要。

我曾作过多种尝试,后来多次改進,一开口我以一种非常热情的语气问:“你好,很高兴您刚才听了电话广播,听得很清楚吗?”这样一问,有一种亲和力感染着对方,他往往情不自禁的回答“听清楚了”,或者“不太清楚”。也有的顺着这个意思脱口而出“真有这事吗?”,或者“有证据吗?”…等等。这样一来一往,就容易说上话了。比如,北京的一位口气很大的男士回话:“听清楚了,但不具体。等调查有了结果后,告诉我十个名单,包括失踪的,最好是北京的,我一一登门核实,我可以找公安一起去。要真有这事,我跟他们没完!”。也有的回答“听清楚了”以后就不吭声了,那我就赶快接上去承上启下的该说什么就说什么。沈阳的一位农民回应:“我听的不太清楚。”那我就再讲一讲。当讲到恶党的魔鬼暴行和对农民的迫害时,他气愤的对中共骂个不停。当讲到三退时,他说:“没说的,与这个狗党一刀两断!”。还有一位是这样回应的,“这事是真的吗?”。我说千真万确!便一一列举证据。还没等我列举完,他突然大声说:“我要退党!”

一些案例说明采用这种方式切入显得轻松自然,双方都有话可说。还有个好处是信号一响,就这么开口,无须临时动脑筋想词了,赶紧利用这瞬间机会调整心态,纯净自己,保持救人的强大正念。

第二、打劝三退电话的讲话内容很多,心里要明白以什么为重点。

打劝三退电话不同于在会上发言,不同于在网络上聊天,也不同于在街头讲真相和劝退。虽然都是用口讲,但各自的要求不太一样。我理解打电话劝退要求在较短时间内,讲出最能震撼人心的、最有说服力的内容,从而当下就能触及到对方的心灵,马上就要激发出他三退的愿望。的确,打劝退电话是与恶党邪灵正面交锋抢救生命的第一线。

根据这一特点,我把恶党的三大罪恶作为重点内容、一开始就讲活摘器官,炸醒麻木的心;接着倒叙杀害八千万无辜,展现邪恶的一贯性;最后讲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这样受毒害的人们就比较容易觉醒。

比如讲活摘器官,考虑到有人诋毁、有人怀疑、还有些善良人不相信世上会有这种惨烈的事,我就从多角度来证实它的真实性。一是加拿大独立调查团调查两个月获得十八类证据,得到国际法律界认可,震撼了西方社会和政府:二是主刀医生的妻子讲述医生两年活摘二千个眼角膜后,其他医生再取出肝、肾、心等;三是沈阳军区老医生揭发三十六个劳教所成为活人器官库的内幕;四是大陆十多所医院为招揽生意,有活摘器官的电话录音和网站广告;五是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得华访问北京期间,秘密会见两位受害人和见证人;六是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四日,武警总医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长沈中阳、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器官移植研究院院长陈忠华、复旦大学器官移植中心研究室主任朱同玉在美国参加国际器官移植大会期间,收到法庭传票。他们亲自盗取活人器官,一个器官卖十到三十万美金,被以反人类罪刑事起诉。一下子摆出了这么多事实依据,令人不得不信。即使有少数不怀好意的也无话可说。

往下追溯到杀害八千万无辜时,一开始就要让对方从心理上认同,如果有一丝怀疑,就会中途挂机。我说:“杀害八千万,这可是它们自己说的,中央文件、历史档案、人民日报,等等都可查得到。因为它们认为这是历次政治运动的成绩,而不是血腥的、罪恶的、见不得人的东西。”而后看情况说说若干事例。例如:

一是窃取政权后,杀害六百多万地主、资本家、国民党成员和有海外关系的亲属。这些人没有造反,没有犯罪,大都是些福份人,把人家的财产抢走,还要把人杀死。接着“引蛇出洞”,欢迎知识份子帮党整风提建议,转眼就划定二百万右派,整死了五十多万。

二是五十八年刮共产风,粮食放卫星,在风调雨顺的年代造成饿死四千万农民。彭德怀就这事写“万言书”为民请命,反而被打成反党集团头目整死了。

三是文革时期,恶党一号与二号头目之间的权力争斗,导致二千万人非正常死亡。胡耀邦后来对南斯拉夫记者说文化大革命是一场浩劫。他说:当时有约一亿人受株连,占中国人口的十分之一,非正常死亡者至少达七百七十三万人。”即使这个对外大打了折扣的数字,也是触目惊心的。

四是那个小平头上台后鼓励一部份人先富起来,谁富了?它的儿女和高干亲属们富了。北大、清华等大学的学生们反腐败在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它要杀二十万人,换二十年稳定。调集军队在六四这天用坦克压用机枪扫,杀死了近四千无辜的孩子。海外网站上有天安门广场满是尸体和鲜血图片。当时三十八军长不干被抓起来,赵紫阳不同意,软禁到死。

在谈到法轮功受迫害时,我首先采用对比的方法来摆事实,如:真善忍与假恶斗的对比,七个常委中有六个反对的对比,八十多个国家合法与大陆一家不合法的对比,一千四百例与海外无一例的对比。让对方在头脑里产生强烈的反差。在这个基础上再着重讲清楚天安门自焚骗局,最后以高智晟三次上书和活摘器官的惨景结尾。那达到的效果可想而知,谁正谁邪他自会有结论,无须我们多说。

这样一讲,对中老年人来说,由于有经历,边听边联想,很容易引起共鸣。把罪恶讲到对方心上了,到后面劝三退时,就特别顺利。北京的一位老大爷在听我讲恶党的这些罪恶时,时不时的插上一句话:“挖活人内脏赚钱,罪恶滔天呀!”,“作恶多端,向来就是整人、杀人、骗人。”“压根儿就不是个好东西!”,等等。当我问您知道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吗?他说,法轮功都是好人,我很同情,天安门自焚内情我不了解,我想那肯定是骗人的把戏。我于是把天安门自焚的真相较详细的给他说了。他气愤的说:“栽赃陷害,天理不容!”。当讲到三退时,他说他没入党没入团,只戴过红领巾。还说:“我不怕,给我用真名退了”。

给青年人这样讲,虽然时间跨度大,由于没有空洞的说教,中途挂机的很少。福建的一位学国际经贸专业的大学生当听到我讲法轮功学员受到的残酷迫害和天安门自焚真相时,他声音有些哽咽的说:“我听不下去了,太惨了。”我的眼泪一下涌出来,我说,你听不下去,我也说不下去。真是魔鬼暴行。北京有个二十岁的小伙子,自报天涯的名字退党、退团、退队,也记下了突破网络封锁的方法。挂机后,我心里总象有什么事儿放不下。十多个小时后我再打电话问他《动态网》上去没有,他高兴的说上去了。我说今后谁也骗不了你。他乐呵呵的说“那是!”这时,我突然想起来,由于讲的太顺利,忘了给他讲“天安门自焚”真相。这一下子我才明白了心里放不下的原因。果然他对法轮功不了解。还误认为“天安门自焚”的电视是真的。我马上给他补了这一课。从这件事情中,我受到启发,讲中共的罪恶是为了帮助人们端正对大法的认识。一个生命能否得救,主要看对法轮大法的态度。即使三退了,如果我们没能使他進一步对大法有个正确态度,这个生命照样不会有未来,那将是多么大的遗憾。

第三、怎样讲好“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

大陆民众长期受无神论、進化论、唯物论和暴力论的毒害,一讲天要灭中共,往往会引起反弹。什么宣传迷信呀!什么不相信科学呀!什么愚昧呀!争来争去、没完没了的,往下还怎么给他劝三退呢?我想打电话过程中如果出现争论,那肯定是被干扰了。因为那达不到劝退救人的目地。凡遇到有争论的情况,要冷静下来向内找,考虑考虑如何避免争论,善意引导。

在讲天灭中共时,我避开有神无神的问题,几乎不提神字。我借用加拿大关于活摘器官的独立调查报告中,取证十八类同指一个方向的论证方法。围绕“天灭中共”这个中心议题,从四个方位筛选出不可争辩的事实依据,从总体上来证实“天灭中共”的必然性。

一是讲天理天规。自古以来老人们都讲善恶必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中共罪恶滔天,天理难容,遭报应的时候到了。宇宙还有个法则,就是成、住、坏、灭。万事万物都逃不出这个规律。中共坏事做绝,坏到顶了,下一步必然走向灭亡。中国几千年来,哪个朝代不去,哪个朝代不来。哪有铁打江山万万代?不都是走向腐败和暴力后被灭了吗?这样一说,没有人争辩了。

二是讲天象天意。我避开讲天灾警示,因为好多人会说那是自然现象,又会争论不休的。我说,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的桃坡村,从石壁上坠落下来块石头,有十四米长,三米高,百余吨重,上面有“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天然大字,堪称世界级奇观。

国内新闻报道把最后一个“亡”字隐瞒了。六个字的大照片海内外到处登,老百姓说这是天意。河南省林县石板岩乡,也有一块石头,叫做“猪叫石”,自古以来,每当改朝换代,有大事发生时,这块石头就象猪一样的叫。现在它又叫了。中共坏到这份上了,人不治天治,人不灭天灭。老百姓也说这是天象。不信你到这一南一北两个地方去看看。它的真实性是无可置疑的,也没有人跟我争辩。

三是讲古老预言。我首先讲六种特异功能得到世界公认。其中包括宿命通。有这种功能的人往往被称为高人,能看到过去能看到未来,他把未来将要发生的大事用文字写下来就是预言书。如:中国的《烧饼歌》、《梅花诗》《马前课》、《推背图》等;南朝鲜的《格庵遗录》;西方国家的《诸世纪》、《启示录》等。这些预言准确的出奇,得到了验证。接着讲这么多预言书都提到这几年中共要灭亡。国内的国外的,东方西方的,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时期的这些预言都提到这事,怎么这样吻合?你说神奇不神奇?你说是不是天意?历史早就作了安排,白纸黑字明摆着,不信你去看看。这样从总体上一讲没人说这是迷信。

四是讲大淘汰。针对世人谁不怕死的这一心理特点,我列举若干预言书上记载的天灭中共时的可怕惨景。如《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记》中提到大瘟疫将发生在这几年,瘟疫发生时,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尸体无人捡…。如韩国《格庵遗录》“六角千山鸟飞绝,八人万径人迹灭”。如隋朝步虚大师预言诗“四海水中皆赤色,白骨如丘满岗陵”等。如《启示录》在神最后的审判中,以很大的篇幅描述了天灭中共的过程。还特别描述了对打上兽的印记者的惩罚。“……在火与硫磺中受苦,直到永远永远。日夜不得安宁。”如《诸世纪》“最后的秘诗”中把中共说成是复活了的古罗马,再次象古罗马一样凄惨的灭亡。约翰详细记叙古罗马当时这一样惨烈无比的情景:在街上满是开裂、腐烂的尸体,无人埋葬;他们腹部肿胀,大张着的嘴里如洪流般喷出阵阵脓水,他们的眼睛通红,手则上举着。尸体叠着尸体。

这样一说,不但没有人跟我争辩,反而好多人问怎么解?接着讲三退就水到渠成
了。因为谁不要命?谁不怕死?谁愿给这个血腥的恶党邪灵陪葬?

第四、如何劝说青少年学生三退的问题。

一天,拨通西安的一个电话,听到几个小女孩叽叽喳喳的说笑声。一个女孩很不客气的问:“你们说中共那么坏,有证据吗?”在我一五一十的摆了许多证据后,一个女孩说:“该我们说了吧。”接着用审问的语气问;“你是哪里人,姓什么,叫什么,你什么单位?”我一一回答后,她又问:“你要我们退党,给我们什么好处?”

当我讲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时,一个女孩大声质问:“你宣传封建迷信,反对××党,你是不是中国人?你的目地是什么?”还说:“我们从小就知道没有××党就没有新中国,只有××党才有我们今天的一切。今天中国的这些辉煌都是在××党的领导下取得的。”我耐着性子解释…,她也许理屈词穷,突然大骂:“你他×的反党,你他×的猪狗不如。”我劝说:“骂人对你不好,你还年轻…”没等我说下句,她抢话“我年轻怎么啦?我今年十二岁,知道的不比你少。”

挂机后,心里有些不平静,这哪象十二岁的天真无邪的女孩?说的话全是课本上的词语,政治考试的标准答案。全国数亿这样的青少年一直接受党文化的教育,不像中老年人那样尽管一样受“一言堂”毒害,毕竟受过传统文化影响,有的受过迫害和株连,有一定的切身体验。天灭中共来临时,这么多无辜孩子将为中共陪葬,心里一阵悲哀。我琢磨对青少年劝三退要结合讲些生动的,有启迪性的内容,如因果故事、红眼石狮的传说、俄国农妇与教授的对话,还有轮回和濒死体验的案例。

西安一个女大学生,接到我的电话后说:“真巧,我正在宿舍写入党申请书。”我针对她的情况讲了好多。她说她从中学到大学一直是团支部书记。要不是今天这个电话,入党申请书明天就交出去了。我说那你就会越陷越深,最后糊里糊涂为恶党陪葬。她自报姓名声明退团退队,入党申请书作废。还说我讲故事很美,要召集二十多位同学明天听我讲。

第五、要破解在劝退时常常遇到的带有一些共性的问题。这些问题不回答好,也是退不了的。比如:甘肃省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大爷说:我是过来人,知道你说的这些都是实话,不过这么多年来整怕了,见多了也就麻木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平平安安过日子就算不错了。我五十多年前入过团,还退什么?算了,那不自找麻烦?说起来也是个笑话。这大把年纪那不是搞政治?一遇到这种有这种怕心的情况,我往往这样回答:你不是常常教育孩子们要远离邪恶吗?孟子的母亲为了教育好孟子,有个三迁的故事。就象老人常说的惹不起还躲不起?又不是要你拿枪拿炮去推翻它。倒不倒、垮不垮是它自己的事。坏事做绝了,人不灭天灭。这不是搞政治。再说用小名、化名退天知你知我知,没人会找你麻烦的。等于不用花钱买份生命保险。经过我这样一说,这位大爷连声说:“好哇好哇!我小名叫狗狗,你就帮我退了吧!”要是遇到还在犹豫的我会進一步说:为了保平安,已经有一千四百万人都退了,我是全球退党(团、队)服务中心的自愿工作者,象我这样打电话的多着呢!说不定你的亲朋好友和同事早退了,党内好多高官为了留后路,也退了不少。何必呢?为谁呀?你一个好人还留在那个血腥的魔鬼黑窝里干嘛?还有什么比你的生命更重要呢?

有一次当我得知接电话的是省民盟负责人后,我不客气的说:“你们民盟是中共恶党的政治花瓶,给它撑面子,帮它迷惑百姓,你知道吗?”她说知道,心里都清楚。当我谈到三退时,她说:“我没入党,年轻时入过团,早退了,再说也没干什么坏事,算了。”我对她说:“超龄退了是不算数的。你只是现在没有参加它的活动,当年你入团时发誓要把命都交给它,那个毒誓还在,打上的烙印还在。有个例子说的好,就象夫妻俩分居多年了,街坊邻居始终会认为他们还是夫妻。只有办了离婚证,有了这个行为,才不是一家子。”至于说没干什么坏事,无所谓的问题,我说:“你是个好人,那你呆在中共那个黑窝里干什么?你是它的一个成员,你就会壮大了它的势力,它干了什么自然就会有你一份。就象一个癌症病人,他身体内有癌细胞,也有健康细胞,当病人死去时那健康细胞是不是给癌细胞陪葬?还有个比方,就象你加入了一个公司,后来发现他是个犯罪团伙,马上面临审判。你还不赶快退出来?难道还要给它垫背?我想你绝不会无所谓的。经过我進一步解释后她不再犹豫了。

最近,在电话中谈到三退时,有的人说上海陈良宇倒台了,反贪腐力度加大了,中国有希望了。我往往会借机说说江贼民和儿子的贪腐情况。前上海中国银行总裁刘金宝揭发江贼民为留后路,挪出二十多亿美金(一百六十多亿人民币)存入欧洲银行。江绵恒从银行弄出数十亿成为“中国网通”和宏力微电子公司的大老板。江的两个儿子在上海免费圈地。接着我再说:“陈良宇及亲属贪腐超过一百亿元,早该拉下来了。那江贼民和儿子的贪腐不是更多吗?罗干不是已在阿根廷用赃款为自己购买矿山吗?中纪委统计,高干家属卷巨额资金逃居境外的不是突破一百二十万人吗?厅以上的高部子女已经没有中国人了,什么意思?就是都办到国外了。商务部的公告单单去年一年,中共贪官外逃的人数达四千多人,卷走五百亿。谁不知道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贪腐党,越反越贪。如果真反贪腐,那意味着什么?”这样说开去,明眼人一听就知道更大的老虎还逍遥法外。陈良宇只不过是第二个陈希同,是权力争斗的牺牲品,是中共又可用来化解民怨,转移一千四百百万退党大潮的冲击耍的一个花招。

另外,在劝退时遇到好几个人都这么说;胡温比江贼好多了,中共正在向好的方向变。一开始遇到有人提这个问题时,底气不足,耐心不够,大话空话多。经过再次学《九评》后,现在我一般这样回应:胡温比江贼的确要好一些。但你要注意看看这几点:

第一点看天性。《共产党宣言》说它自己就是个“幽灵”。它的天性就是暴力杀人,喜欢鲜血满地。你看世界上共产国家的国旗、党旗、团旗、队旗都是血红色,还有红军、红小鬼,红卫兵、红海洋、红色江山的流行叫法,恶党的庆祝活动布置也是一片红。它还有一个天性就是吸附于人体,逐渐汲取人的生命精华。从中央到基层,从城市到乡村,从各级政府到每一个企业都建立了邪党的组织。这些党组织大大小小的党员干部们,不做工、不务农、不经商、不搞科研教学,可它们却掌握着国库财经大权和百姓的生杀大权。它的天性就是邪恶的、血腥、吸附的,你还指望它变好?

第二点看本质。恶党内相比之下也有好人,比如陈独秀不主张暴力夺取政权,刘少奇主张容许私人经济,彭德怀为民请命,胡耀邦想引進自由民主,赵紫阳反对枪杀学生,他们不是一个个都被中共这个恶魔废了吗,下场那么悲惨。这是恶党的本质决定的,不能对哪一两个人抱有幻想。

第三点看国际走势。十五年前苏联和东欧十多个共产国家一阵风的都倒了。现在只剩下一大(中共)三小(朝越古)。目前抛弃共产正在成为国际潮流。如华盛顿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开工;红色高棉将在国际法庭受审;欧洲议会通过了“谴责共产独裁罪行”的决议;波兰议会通过法案,查处前共党政权的“同谋者”。禁止前共产政权的“同谋者”担任公职,允许雇主解雇。好多原亲共的总统纷纷落马。看到了吗?这就是当今世界的大格局和中共未来的走向。它就象一个腐烂发臭的苹果,你不可能说不能丢,因为这个苹果还有一点没烂,过几天会变好的。是吗?

十月二日,我回拨沿海城市的一个电话,当我讲了中共的罪恶时说,中共就是这样把百姓不当人。他说:“我可不是普通的百姓。”我说:“你在党内有一定官职,那我刚才说的这些你一定很熟悉。”他说:“你说的是事实,但要看主流,看发展,我看我们党正在向好的方向变。”这回我不再心虚,底气十足的讲了上述三点,紧接着讲了天灭中共的依据和可怕惨景。讲了将近一个钟头,他静静地听,时不时的附和一声。他听完这段话后说:“你说的有那么点意思,嗯,是那么个意思。”我紧追不放,“我帮您用化名退了吧。”他说:“不不,现在我脑子有点乱,我要想想。”这时有人跟他说话,一会儿他说有急事要处理,以后再说。我说我还来不及告诉你怎么上网破封锁。他说下次吧!我又问怎么找你?他说就打这个电话,我姓×。两天后我打电话问×先生在吗?一个小伙子的声音:“你是找×书记吗?他出差了,大概五天后回来。”原来是个市委书记。

从我们热线的三退来看,有不同年龄,不同职业、不同阶层和不同地区的人。它从一个侧面让我们看到三退大潮正在大陆真实的展现。它说明广大民众对这个恶党早已深恶痛绝,从心灵深处把它抛弃。同时也让我们看到退党热线是顺应天意民心,解体中共救度众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沿阵地。这个阵地是正、邪面对面交战的第一线。恶党邪灵对这个阵地非常恐惧而又无可奈何,封不住、截不断,威胁、恐吓和谩骂根本不起作用。这个阵地同时也是我们学好法,去执著心,熔炼自己的环境。这么重要的阵地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坚持好。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