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和难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七日】两年前,我丈夫头晕血压偏高,吃了一段时间的药也不见效。我就让他炼功。开始丈夫很积极,每天学法炼功,可是药还不断吃。他的理解是,他刚進门,功力不高,先吃着药,等他功力高了,自然就不吃了。

我就一遍一遍的陪他学有关病业及如何对待消业的法理。他说他就是放不下,后来就背着我偷着吃药,可我还以为他不吃药了呢。我天天陪丈夫学法、切磋,又找来同修为他发正念,他确实大有好转,血压稳定了,头也不晕了,然后他就能上班了。

丈夫下班后回家后就看电视,三件事一件也不做了,我一督促,他就烦,告诉他这么做不是修炼状态,是很危险的,他就反感了,而且急了说:“要这么的天天学法呀,我可炼不了,多烦人啊!看几遍就行了呗,明白了还看啥了啊?”我就象哄小孩似的劝说:“这是修炼,不是做体操,学法是为了修心性,而且这部法你修到哪个层次就会看到那个层次的法,才能修上去的,所以不学法是不行的。你现在就比前阶段好,那不是学法炼功的结果吗?”没想到他说不是,是吃药的结果。

我又气又恨,明明是学大法受益,偏偏说是吃药好的,这种人说轻点就是悟性低,说重点是没良心。我一气之下不再理他了,自己在心里说:师父啊,您太慈悲了,这种不知好歹的人,您咋还救度他呢?

终于有一天,丈夫的血压高达200,人不能动了,我发正念也不管用了。我说我给你念法啊!他不听,我说那我给你读个小说呢?他说行。我就随手将一本刊物翻开,右下角有个小故事题目是《一个瘟疫大使的告白》,大意是:说某瘟疫大使奉命去某地索取500条人命,返回的途中遇见了恐惧大使,恐惧大使问:你怎么带走了1000条人啊?瘟疫大使说:冤枉啊,另外那500条人命是被吓死的。

当时丈夫的状况也把我吓坏了,不知道如何是好。看完这个故事我就放心了,丈夫是在过关,是吓的,其实就是怕死,放不下生死。我就笑着给他念了这个故事,让他别怕,是过关,此时只有学法,提高认识才能过关。

丈夫不认同,认为明明是病了咋硬说是过关呢?他的认识就是,应该越炼越舒服才对,越炼越难受怎么能行呢?所以他难受了就吃药,说缓解缓解,一边吃药一边练。结果两年了,越吃药越重,而且把胃还吃坏了。两年来各个大小医院都走了个遍,也没查出啥大毛病,只是血压有时忽高忽低,再就是全身疼痛难忍,其余啥病都没有。最后医生说了:就是神经痛,抑郁症,然后就是调节神经。

丈夫就这么反复的折腾了两年多。作为一个修炼人我知道这不是偶然的,我向内找,不停的找。首先我发现,他吃药了,尽管他还在炼功,但我就不把他当炼功人了。开始我还阻止他吃药阻止上医院,后来他误认为我怕花钱,还说些不好听的话,我怕他破坏大法就不阻止了,顺着他,他说去,那我就陪着。尽管我三件事还在做,但我还是被干扰了,可是他为什么能干扰了我呢?一定是我有漏,所以我就不停的找啊,找到了我就改,可他还是不好啊!我就陷入困境不能自拔了,一看到他折腾的难受的样子我就闹心,我越闹心他就越重,有时还冒出没有他了我该怎么活的想法(我知道这不是我),这个想法一产生他就喊不想活了。我没有意识到我的一念是这么重要。

直到今天打坐时,脑袋里反映出应该把这事写出来,以求得同修的帮助,这是写这篇文章的真正目地。可是在写的过程中,我的思维逐渐清晰了,认识也在以下几方面有所提高:

一、我发现我对修炼的内涵以及修炼的方式还认识的不够深。我们就是在常人社会里修炼,这是我们的修炼形式;在矛盾中、在魔难中提高,这是长功的方式。让你明明白白的在磨难中在矛盾中得功,你一点难也没有,你的心咋去啊!你咋长功啊!在难中、在矛盾中才能暴露自己的执著,所以矛盾来了就不高兴、就闹心,其实就是向外推、向外找,说白了就是不想提高。

二、我为什么总是闹心呢?就是人心暴露出来了,比如说:我爱清净,不愿被人打扰,我每天的日程都是安排好了的,从小到大我一贯是独往独来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现在他突然出现这个事,打乱了我的整个计划,使我活的不自在了,所以才闹心。不愿被打扰,就想安逸,不想吃苦就想舒服的长功。写到这我才意识到我的根本执著就是想活的自在一些才炼功的。修炼这么多年了这颗心还没去掉。

三、我不愿让他去医院,是因为都知道我炼功,他病成这样会影响到大法的声誉,也直接影响到我的洪法效果,这是求名心。看病花钱我也心疼,这是利益心。他生病需要人照顾,我这人天生就是不愿意伺候别人,这是私心。我这个人是很爱瞧不起人的,也就很少求人。这回我上下楼的整不动他,也只好求人了,于是我就把气变成了恨,恨他给我添麻烦,恨他让我没面子,其实暴露了我的虚荣心和不善。

两年来,我就在这个情里七上八下的折腾着,他也时好时坏的煎熬着。原本写这篇文章是想求助于同修,可是写着写着才发现自己的根本执著一直没有去掉,真是有什么心就有什么难。

其实,当我真心关心他并帮他发正念时,他的状态就大有好转,只是我不坚持。理由是修炼不能靠别人,我不能被他影响了等等想法。我上外边向其他人讲真相非常积极,可是对家里人却没有耐心,甚至不管,其实这连常人的理都不符合。有时我也想:他现在進门,正法和个人修炼绑在一起了,难肯定要大,因此产生了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其实这也是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空子,使我和他长期处于魔难之中。而当我发出:他虽然有业力要偿还,但我决不容许邪魔乘机干扰破坏,我们有师父在管。这一念很有效。

现在我真的明白了,矛盾和难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如果心很纯、念很正不会有这么大的难。所以希望难中的同修一定要好好向内找,去掉执著,在法上认识法,这是提高和升华的唯一出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