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助我度难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八日】前不久的一天,已快凌晨四时,我依旧没有睡意。关了电脑,我决定还是小睡一会儿。最近,由于家庭原因,我有执著放不下的人心,修炼状态不是很好。我能感觉到有种邪恶的东西试图靠近我,朦胧中我有一点怕。我默念着师父的正法口诀发正念驱除着邪恶。初秋的北方室内多了几分寒意,我裹紧了薄被。

似睡非睡中我来到了一个楼房的空房间,和我同来的还有其余三人。我们在等待着师父,是来向师父复命的。我们四人受师父之命分头去完成一项相同的任务。如今,我们完成的任务如同人间的四样东西一样就悬在这个房间靠里边接近屋顶的空中。它们看起来一模一样,整齐的摆在那儿,都很美好、很干净。不一会恩师来了,面带微笑,师父没有说话,只是扫了一眼我们的任务(如同在检查作业)。我发现那四个曾一模一样的任务,在师父目光扫过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其中的一个有了些许暗影。我知道那是我的任务。我用意念坦诚的告诉师父,那是我的,我没有完成好,对不起师父,我要承担后果。师父同样用意念告诉我没什么,只是其中掺了一颗人心,师父可以很容易的解决。我感受到师父话语中充满着的威严和洪大的宽容,师父没有责备我,但我已充满了愧疚、无地自容。我知道我不能跟随师父他们一同走了。我等待着,很快,我开始象一支钢笔一样在黑暗的空间中飞速的旋转着下走,这是怎样的旋转呀,立体的,无规律的旋着,而且是头朝下,我下意识的右手抱紧左肩、左手搂紧自己的右肋,这样可以紧凑些、温暖些、保持平衡。我感受着孤独、无助,独自承受。我不知道还会怎样,我有了一丝怕。我在心底想念着我的恩师,这时候我发现我的双手下异常的温暖,喔!我感受到那是师父的双手,拖着我的双手,如此的温暖、如此的慈悲。顿时我没有了恐惧和不安。我的脑海中像过电影一样闪现着这一生,和丈夫的恩恩怨怨历历在目,丈夫缘何嗜赌如命,败尽家业。曾经百思不解的问题有了答案。曾经挥之不去的一腔怨气渐释!在旋转中,这一生中的执著像一件件物品一样被从脑中抛了出去。我变得非常的纯净和美妙,那种美好感觉无以言表。是啊,没有什么心还可以让我放不下,没有什么事还让我牵挂。我稳稳的着陆了,来到了地球上,师父和三个弟子在前面大步的走着。我大喊着:师父,等等我!向师父他们飞奔追去!

得法已九年,修炼中的我在师父慈悲的救度下,变得更加成熟和坚强。然而,始终让我难以释怀的是丈夫依旧不改嗜赌成性的毛病,我的劝慰他不是当成耳旁风便是用无数的谎言来应付。我没有对不起他的地方,我就不明白他缘何如此?他就不能为了家庭、为了孩子改过自新吗?我常常一腔怨气,更羞耻于大法弟子的丈夫是个赌徒。我们的婚姻在风风雨雨中走过了十四个年头,如今,我们的儿子也十四岁了。这期间,他从我得法前的打麻将、拍扑克机,发展到如今梦想发财的铁杆痴迷的彩民。曾经的允诺“让你幸福一生”的话语成了永远无法兑现的空头支票。我也由一个想通过柔情、亲情、法理去感化他、改变他的少妇,变成了一个可以面对一切困难、向内找、尽量宽容待他、用法理充实自己的中年妇女。岁月在我的鬓角留下了几根银丝,而在我心里打下的烙印逐渐被法理抚平。在我难于自拔、徒劳无计,只剩下对他的怨气和看不起他时,师父的慈悲点化使我再次度过难关。如今的我对亲情、夫妻情有了新的理解。在恩师慈悲的呵护下,我要努力走正走好今后的修炼之路。我可以幸福的沐浴在佛恩中快乐的成长!我很幸福!

写出这段经历,是想帮助与我有类似经历的同修,度过难关。我们就在师父的身边,师父无时无刻不在呵护着我们。我们无法知道的是,师父啊,您有多慈悲!每当想起这段经历我都泪水涟涟,从心底升起无限的力量,催我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