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道路上师父慈悲呵护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六日】一九九六年得法,至今已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跌跌撞撞走过了十年,感觉师父为我们付出太多,今天我想把我修炼过程中师父慈悲呵护的点滴写出来,由于感受太多,这里也只能写出一小部份,希望能够激励其他大法弟子,助师正法,走好修炼的路。

一、得法

一九九六年得法,后来在书店购买了第一版印刷的《转法轮》,第一次看就被其中法理深深吸引,根本就没有一个循序渐進的认识过程,就完全相信《转法轮》中所说,我知道这就是我一生追求的。由于在社会中对名利情的执著追求,我年纪不大就疾病缠身,颈椎骨质增生(经常做牵引维持)、鼻窦炎(经常做穿刺吸脓)、神经性头痛等等,在看《转法轮》的第二讲的时候,就感觉到师父开始给我清理身体。原来有病的地方强烈的疼痛,痛过几天后颈椎骨质增生好了,鼻咽也好了。得法一月左右,一天睡觉中看到师父站在我的身边,说我头里有东西,要给我清理,然后看到师父的手一动,我觉得从我的脑袋里面一下拽出一团大大的东西,拿出来的时候非常痛,我痛醒了,我立即明白我的头痛好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头痛过。

看《转法轮》的后几讲的时候,一天睡觉中看到自己坐在一个大的公交车上,车速很快,急速的行驶着,眼看着撞在了对面的车上,车被撞得变形,所有的玻璃都碎了,慢车的乘客都没有幸存下来,由于人多,我当时在车里站着,我不但没有受伤,而且撞车的瞬间我站在原地没有动,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知道我得法了。

我感觉那个阶段的修炼和「七二零」以后的修炼完全不同,自从步入修炼之后,所有的麻烦事全都来了,一件接一件的。我当时问其他同修,其他同修告诉我那都是好事,是师父安排的把以后要承受的事和麻烦全都提前承受了,还可以提高自己的心性。我明白后非常高兴的面对遇到的一切。

那个时候感觉长功非常快,并且长功就象师父说的,心性为主,动作为辅,我有时顾不上炼动功,心性考验过关了,感觉到自己的功蹭蹭的向上长。经常元神离体飞到天上,或到其他的空间去玩,心性稳定的时候飞的又高又快,有时候感觉飞的耳边生风,速度快的看不到上升的过程,飞呀飞呀飞不到顶,就那样一直往上飞,穿越层层空间。心性考验没过关或心性不稳定的时候,就只能飞很低很近,有时候还上不去一层天。

二、去执著、过关

由于得法前自己经常打鸟,看见鸟就想拿气枪或者弹弓打死烤着吃,曾经打死过很多麻雀,还有燕子。得法后师父安排一次又一次的在这方面去我的执著,考验我。一天睡觉中看到自己站在自己家的院子里,在我头上十几米的高度的烟筒上面站着两只鸟,唱着动听的歌,非常好听。那时的天空不是我们这个空间的天空,天空和整个空气中都散射着神的光芒,闪闪发光,我呆呆的站在那里,这个时候我的手里突然多了一个弹弓,我惊奇的看着手里突然出现的弹弓,第一个念头就是趁鸟没有飞走赶紧把它们打下来。我把弹弓瞄准那两只正在唱歌的鸟,正要打得时候,“啪”的一声响,我一看弹弓一边的橡皮筋断了,我当时十分着急,头脑里想着赶快找个绳子捆好再打,刚一这么想的时候,就听到空中,高高的天上传来了一声隆隆的,低沉的,好似打雷般的“轰”的一声,我抬头向上看去,看到高高的天上,在云的上方有两个整个天空都盛不下的透明的佛的脸,整个天空都显示不开的那么大的两个大佛的脸,我当时就惊醒了。回想到师父在《转法轮》的讲法:“佛不轻易开口的。要在我们这个空间张口说话,他可以使人类发生地震,那还了得!那轰轰的动静。”

以后还发生过数十次针对我的这颗心的考验,直到我完全放弃这颗心,这方面的考验就再没有出现过。

那段时间非常幸福。我一直在独修,与其他同修隔绝,对大法的认识也是一直停留在只看过一遍《转法轮》的认识上,当时不知道要多看书,多学法的重要性,也因为我看第一遍《转法轮》时对我的打动太深了,以至于看过一遍后很多段落都能背诵,因为没有其他同修告诉我重复看书学法的重要性,我也不知道,也不重视学法,在每天师父安排的过关中提升着心性,层次不断提高,就感觉到自己处在一个要开功的前期那么一个时刻了。当时我有一个非常大的体会,我感觉只要自己肯付出,肯抛弃执著,层次就是在飞升,当我放弃世间的一切事和一切心的时候,我就会没完没了的急速飞升,始终飞不到顶,但如果多哪怕一颗心出来,都不能飞的很高。由于自己不重视学法,终于有一天在一次大的过关中没过去,掉下来了,而且是一掉到底。

后来知道了学法、交流心得的重要性,在辅导站同修的帮助下,一点一点的往回修。

三、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按时间顺序)

恶党针对大法的迫害开始了,铺天盖地的造谣诬蔑,我一开始就不相信。知道是媒体造谣诬蔑,但那个时候我也是只看过《转法轮》、《转法轮(卷二)》、《精進要旨》,师父后期在国外讲法都没看过,也不知道如何去做。我只是告诉我接触的人,不要相信媒体宣传,他们诬陷大法会遭到恶报的,你过几年看看他们怎样。但除此之外就不知道要如何去做了。

我一直没有去上访过,也没有出来发过真相资料,并且家里由于政治压力不顾我炼法轮功得到一个好身体开始极力反对我炼功,我怎么说他们也不听,用他们的话就是,现在是共产党执政,你怎么能对抗的过政府?我与外界完全隔离了,渐渐的放弃了修炼。

然而师父并没有放弃我这个迷失的弟子,苦心安排我从新回到修炼中来。我从新回到大法中来已是二零零二年,当我知道还有大法网站明慧网,并获得上明慧网方法的时候,当我看到师父的最新讲法时候,我痛哭流涕,那些日子我天天都在哭。我终于决定走出来,从那时起,我义无反顾的加入了助师正法中。

重回修炼后炼功提高很快。并且师父经常点化我。有时候能够看到世间正法的景象,有时候能够看到师父给做的好的大法弟子圆满他们世界的壮观景象。有一次元神离体,我和另外俩个大法弟子来到一起,看到师父来到我们身边,用手向天上一指,当时我们立即领会到师父让我们到天上去看看,于是我们就向天上飞去,上升的过程中感觉小腹部的法轮在呼呼旋转,演化能量供我上升使用,后来飞到天上的一个辉煌的西方神的宫殿,在宫殿面前我们三个显得那么渺小,我们还不如那里的栅栏门(非常豪华,不是木棍栅栏)高,我们三个爬上栅栏门翻進去玩耍。还有一次师父带我回到了我曾经下界的地方,那里有我的亲人,师父指点我方向,我向西飞呀飞,飞过波光粼粼的大海,最后飞到一个道家的地方,当我的脚刚踏上那个世界的地面,只听空中传来“铛”的一声回音悠长的钟声,我知道是那个地方的神欢迎我回家来了。我在那个时间见到了我的亲人,我对他们说我有很多执著心没去,要回去接着修,就回来了。

在「七二零」之前和之后,有很多次这样的体验:自己由于执著心没去,身体很沉,在很低的空间,师父双手架住我的胳膊,拖着我慢慢的一层天一层天的向上拉着我飞,把我拉到相对很高、安全的地方。

一天晚上,元神离体飞到一个地方,很多国外大法弟子在那里搞烛光守夜,我在他们旁边落下,感动的看着他们。后来好象是师父把我叫到一边,一指我旁边,我发现在我旁边出现一个圆圆透明而内涵无穷的世界,我知道那就是师父给我演化的我的世界,兴奋的眼泪止不住地流,我还看到很多原来被我伤害打死打伤的鸟静静的在一个地方等候着,等我圆满后進到我的世界里面。

二零零二年,邪恶魁首江某某出国访问,我知道只要近距离发正念如果邪恶补充不上就会导致邪恶气绝,我也知道国外很多大法弟子有机会对其近距离发正念。当时我心里首先想到的不是怎么发正念配合国外大法弟子一起发正念,消灭魔头,而是想到千万国外大法弟子别把魔头消灭,因为我还没有修的很好,要是迫害就此结束我就没有继续修炼的机会了。出于一己私念,我再次掉了下来。后来不久师父发表了讲法,讲法中讲到,师父本来想在那次邪恶魁首出访期间一次灭掉他,从而结束这场迫害,但是邪恶的旧势力极力维护,他们的理由就是还需要邪恶存在继续考验大法弟子。掉下来后只好再次一点点向上修。

一次发正念的过程中,看到自己身体的空间场一下子打开了,从身体外的其它空间進来了无数的众生,我想他们是为了逃难,同时看到大法弟子世界的美好進来的。

婚后一段时间由于自己的情放不下,师父在此让我看到了我与现在妻子相识的过程:在很多世以前,我们两个共坐一条大木船在海上,在海边木船翻了,一船的人都淹死了,而我有幸逃脱走上沙滩,而她(我这世的妻子)当时却被翻倒的船压住了腿,上半身露在水面上,当时粉白色的太阳再要几个小时就要落山了,大海上波光粼粼,我知道很快就要涨潮了。当时她20多岁的年纪,样子和这一世差了很多,但也算漂亮,我离她十几米远,我向岸上走去的过程中站住回头望了她一眼,她也正在看我,她看出了我只顾逃命(当时马上就要涨潮了,如果不赶紧走上沙滩走出涨潮区很可能把我淹死)不想回来把她从船底拉出来的想法,她的表情、眼神里透露出悲伤、绝望、怨恨……,总之很难形容的一种表情,我至今还清楚地记着,历历在目。我狠下决心,转过头,匆匆向岸上走去,而把她留在大海中等待死亡。后来我安全逃离,虽然得以活命,但是后来一连很多世都为此事内疚,一直想找到她偿还。

后来有两世我得以和她转生到一个地区。头一次那一世我是个很富的大户人家,而她却是农村一个贫困的妇女,为他人妻,那一世我们虽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是我经常去看她,一世对她们家给予经济上的照顾,身在那世,当时感觉不到我是在弥补前世的遗憾。过了好几世之后的又一世,我和她又转生到一个地方,那一世我对她也很好,处处照顾她。但这两世我们都没有做过夫妻。今生今世我们是头一次做夫妻。师父让我看到这些是让我看透这个情,不要被其所累。后来我放下了情这个东西。

一次到外地出差,梦中看到师父和另外一个人站在我的面前,一面给我调整身体,一面自言自语的说着:都下来七十多万年了,怎么老是做不好呢?

前几个月一天梦里听到师父对我说:有危险。然后知道师父已经给我化解了。果然,过了一段时间邪恶对我干扰,但他们没有得逞。

前几个星期一次梦中看到师父在天上打坐,在云的上空,师父用手一指,在师父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圆圆深蓝的占了四分之一天空那么大的一个神的世界,我知道那是师父演化的给我的世界,师父就等着我提高心性,师父把一切都给我们准备好了,其实什么是修炼?什么是炼功?我个人认为我们没有修炼,没有炼功,没有承受,是师父给予了我们一切。而我们所有付出的就是“选择”(个人见解)。

前几天梦中看到师父在天上,我正躺着睡觉呢,突然我听到耳边风声呼呼的想,睁眼一看,一股巨大的能量以极快的速度正在向我体内灌输,师父给我灌了很长时间能量。过了很久我醒了,醒来已泪流满面。

由于篇幅有限,还有很多很多没有说出,即使写出的这些,用人的语言也很难把师父的慈悲叙述出万分之一,也根本不可能叙述清楚,因为有很多是我们永远不可能知道的。写出这些,是为了鼓励那些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由于自己没有做好导致被邪恶迫害,而又在邪恶迫害中不能坚持正念、对师父对大法产生动摇地同修和一直执著心不去做不好的同修。同修们啊,师父为我们已承受很多,师父比我们自己更珍惜我们呀,为了我们的圆满一再拖延结束的时间,师父一再为我们承受,让我们赶快做好,助师正法,走好最后的路,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