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三件事”是我生命的全部意义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二日,我偶遇一位在外地工作而久未谋面的朋友,他送给我一本《转法轮》。十天内我连续看了三遍,大法的法理深深的打進了我的头脑。我明白我已完成“做人”的历史使命,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意义。于是我向这位朋友索要炼功光盘。

同年八月十二日,几位外省同修通过我的这位朋友知道有我这样一个想修炼的人以后,连续驱车十余小时给我送来了炼功光盘、师父传法以来的所有讲法经文和几十盘真相光盘,几十本《九评》,几百本真相小册子和近一年来的《明慧周刊》。

两天时间里他们教会了我五套功法,解决了我思想中的很多疑问。从此,我走上了大法修炼的神圣道路。

一、以法为师,做好三件事

我在邪党的执法部门工作,以前从未接触过大法弟子,也不了解邪党迫害大法的真相。当我第一次看到真相资料和《九评》时,一种强烈的抵触情绪油然而生,产生了怀疑大法,怀疑师父的念头。可是四个月里我看了近十遍的《转法轮》,从法理上深刻的,理性的认识到这是一部上天的梯子。要我从新回去“做人”已是不可能了。于是本着对生命的负责,我要求自己尽量的放下偏见,在半个月里将师父所有的讲法经文读了一遍,从整体上了解大法的進程,对大法進而有了较深的理解。

学习师父的讲法后,我意识到是不是我个人后天的观念以及从我出生开始被邪党灌输的邪恶的干扰成了对做三件事的理解障碍。但是从法理上我明白作为一个修炼人必须严格的做到信师信法,以法为师,不信法或者没有法是不可能修成的。我告诉自己不管我现在能理解多少,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于是分三次我趁黑夜胆胆突突的将外省同修送来的真相资料派发出去。九月中下旬我买回来了最好的设备和许多耗材,在外省同修的帮助下建成了家庭真相资料点。

由于我独修以及邪党的邪恶部门不知道有我这样一位坚信、坚修大法的大法弟子,所以我的行动自由,白天做资料,天一黑就出去发放。半年多的时间里在我市的四面八方,成千上万的真相小册子,传单,光盘,《九评》,遍地开花。

我努力做到正信,正念,正行。每次在去发放资料的路上发着正念:“我是大法弟子,走在神路上的人,做着宇宙中最神圣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大事,任何邪恶和邪恶之徒都不能阻碍和破坏,若有胆敢阻碍和破坏的话,我的正念将解体它,如果我没有这个能力,师父的法身,我的护法将它解体。”

无论风雨寒暑,无论形式如何变化,我发真相资料从未间断,如入无人之境。我经常发现在发完十几栋居民楼的真相资料来回只要半个多小时,时间好象消失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正信,正念,正行的加持,师父时刻在我身边。

在学法实修的过程中,大法给予了我无限的智慧,我在带女儿游公园的时候看到很多休闲的游人捡到一张旧报纸都要看上半天。于是我就花几天的时间准备充足的真相资料在一个晚上来回几次,在市里几个主要的公园,街心花园,将真相资料遍布每个角落,并用同样的方式在一个晚上做真相资料走入了三所大学校园,以及较大的自由市场。为了不让邪恶之徒掌握我发真相资料的规律,我又走上了繁华闹市的街道,将真相资料发到了茶楼,酒肆等各种店铺的门前(注意:在一条街上发放一定数量的真相资料后,不要贪多,要迅速的转移到另一条街道去发,以免邪恶之徒顺藤摸瓜)。

二,清醒理智,智慧的讲真相,劝三退

由于我一直一个人修炼,只能每两个月左右与仅认识的几位外省同修见面交流,获取师父的经文和有关资料,每次会面都是我做“人”的日子里最幸福的时刻。他们那种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精神对我修炼和做三件事鼓励很大,在学法和实修上为我指点了很多的迷津;尤其是他们在每次的见面中指出我应该去面对面的讲真相,劝三退,发挥我说话有感染力和过去接触面广的优势。但我总以为,去面对面讲真相容易暴露,影响我发真相资料的优势,而且还认为自己是在法上考虑问题。因为我自学法修炼以来就基本上与外界隔绝,不愿与常人打交道。

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心性的不断提高,从师父的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和《明慧周刊》上大法弟子切磋的文章中,通过向内找,我找到了我的根本执著――用人心看待正法,看待三件事,看待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执著于自我的圆满,执著于由人变成神,执著于脱离做人的苦海。把讲真相,救度众生当作自己能否圆满的砝码。对于什么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还没有从根本上明白,完全停留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的那种个人修炼状态上。

由于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感觉身上好象蜕了一层壳一样,我翻开了平时爱看的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经文中对于什么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被救度众生的来源,三界的来由,为什么要正法等法理无障碍的打入了我的大脑。在我心底里不时的发出一个声音:你是师父的大法徒,你是神,你生命的全部意义就是助师挽救宇宙,救度众生。身体内的能量被加持的汹涌澎湃;强大的正念使我感到在我空间场范围内的一切黑手,烂鬼,邪灵全部在灰飞烟灭;宇宙中唯我独尊。

此刻,我的人心荡然无存,心底深处的“怕”和“私”逃的无影无踪。我感叹,惋惜在迷中的世人,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点化救度,使我终于走出了个人的根本执著,走出了我修炼路上的死关,溶入到了真正的正法修炼中。

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师父再一次要求我们大法弟子去面对面讲真相,“当然这里边有正法形势的作用,但是如果每个大法弟子不去针对个人、个体去讲真相的话,不去在社会上去讲真相的话,那么常人表面的这种思想转变过程,神不会给他们每个人做的,所以人表面的这方面的东西,大法弟子是要去做的。”

由于破除了自己的根本执著,认清了自己肩负的历史使命,今年七月一日,我走出了家门,全身心的投入到了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证实法中。四十多天的时间里讲真相近一百人,其中退出邪党组织九十人。

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告诫我们要珍惜各种机缘救度每一个有机会救度的众生。我的手机由过去时刻关机换成二十四小时时刻开机,同时也改变了过去学法炼功雷打不动的状态,只要哪里有呼唤就去哪里讲真相。主动的与过去没有往来的熟人,同学,亲戚联络,每一次聚会都是讲真相、劝三退、清除邪党邪灵的舞台。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讲到:“但是,讲真相一定要理智的讲,用符合人的理念去讲。如果神来神去的讲,完全不站在人的理念上,不考虑人能不能接受,那你就是在起破坏作用了,那起的作用就是反的。一定要理智的去做,清醒的去做。跟人家讲真相的时候要考虑到别人的接受程度。你会看的到,你也会观察的到,所以一定要把你们讲清真相这件事情做好。不要只是去讲,不要流于形式,讲一个你就得叫他明白。”

我理解,师父要求大法弟子不要将讲真相,救度众生流于形式,同时要求我们做到清醒,理智,智慧。遵循师父的教诲,我最大限度的去除人心,不断的总结讲真相劝三退的经验,方法,使我在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事情上,如鱼得水。

我常采用讲真相,劝三退的方法,就是用讲故事的方式,把自己处于和听者的同一位置。以第三者的口吻将真相内容讲出来。这样由于听者和你处于同一位置,相互没有隔阂,而且所述的真相内容是从第三者口中讲出来的,对我没有防范,这样我的思想和情感又很容易感染和带动听者。举一个实例。

我在一次吃饭应酬中,同座有两名警察,两名邪党机关干部,针对他们特殊的身份,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我说:

“前一段时间,我去深圳出差,当地工作的几位同学请我吃饭,他们中有派出所的所长,党政机关的党务干部(可以是任意职业)。他们的思想意识非常超前,和我讲了许多有趣的事,贵州发现了亿年藏字石……;九九年天安门自焚……;中外预言……;《九评》……讲着讲着,他们突然问我三退有没有?我说我不知道什么叫三退,然后他们向我解释:三退就是退党,退团,退队。还说我孤陋寡闻,深圳现在到处都流行三退。我便好奇的问,你们退了难道单位没有开除你们?他们接着跟我讲,这个三退,主要针对刚才和你讲的那些中外预言,说共产党杀人太多,天理不容,‘天’要惩罚共产党,凡是入过党团队等人都要退出来才能保平安。我们三退不是真的到单位打报告,而是在与别人讲到这些事的时候,只要你说一声‘退’,你就退出了,因为当你说‘退’的时候,‘天’知道,‘天’只看人心。当时我只觉的他们讲的有意思,而且也不相信。他们都笑我古板,脑子不开窍,便劝我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说一声‘退’你毫发无损,如果是真的话,你就保平安,如果是假的话,你也没花一分钱。我在他们的好心好意劝说下,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也说了‘退’。而且他们还嘱咐我,劝父母,爱人,儿女,亲朋好友也都退了。反正这也不是教你去推翻共产党,反对政府,对你的生活工作也没有影响。”

故事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就问同桌的人,如果你们当时在场的话,你们会不会说“退”?由于在我讲故事的时候,真相内容轻松自然,没有抵触的進入了他们的头脑,而且对我没有半点戒备,便纷纷说“退”。最后要散席了,大家都举起酒杯说“为退干杯”。这一次面对众生讲真相,劝三退,不知不觉中,圆满的结束了。

在此我建议,大法弟子讲真相到“三退”的时候,只要对方自己说了‘退’,而你心里有数就行了,不必强调“我帮你去退”。不然的话,会引起对方的紧张,因为中国人受邪党文化的毒害太深,对政治迫害过于敏感。

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们会遇到各种形形色色,不同职业,不同阶层,不同文化的人,要把这神圣的事情做好,就必须决对的去掉人心,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强大的正念和慈悲去救度我们遇到的每一个世人。只有如此,才有胸藏百万雄兵的气概,任何邪恶在我们的面前都只能抱头逃窜,面对我们要救度的众生,我们才能侃侃而谈,真正做到讲一个明白一个,讲一个退一个。

前段时间我家空调坏了,来了一老一少两师徒,我就向他们讲真相,老的很快就退了,没想到这位十七岁的徒弟很坚定的说“我不退。”我问他为什么不退?他回答也很干脆,“不退就是不退,没有理由。”我便现身说法,说“我是××党执法部门干部,现在邪党是人人腐败,象我们一餐饭都抵得上你半年工资,我们懂,知道××党要垮台,‘天’会惩治它,都退出来了,而你出生农村,十四岁就辍学出来赚钱,是受××党迫害最深的……”说完后我又问他退不退?他回答依然是不退。我又和他讲诺亚方舟的故事,问他退不退,回答依然同前。我知道这是他思想里的邪党文化和黑手,烂鬼,邪灵的干扰。在整个劝三退的过程中,我一直是很平静的望着他,边讲真相边发正念,终于在他第十次说“不退”后,同意退出邪党组织。

从师父《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中,我悟到我们讲真相的目地是去除众生思想中被邪党有目地灌输的党文化和对大法不好的思想,从而被救度。我们只要本着以法为师,站在法上把握好所讲真相内容的翔实,我们就可以如意的“善用﹑”“正用”常人的各种形式。而且历史上为了造就今天人们能接受理解大法所需要的文化,大法弟子扮演了各种角色。那么今天在这伟大的正法时期我们大法弟子不更应该在这为正法而造就的“三界”这个舞台上来演好这一场开天辟地以来从未有过的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大戏呢?为了符合救度众生口味,在讲真相中任何真相内容都可以借“学生” ﹑“军人”,“司机”,“医生”,“邪党干部”,“邪党执法人员”等职业者的口中讲出来。例如为了揭露邪党的残暴,你可以是医生讲述邪党活体摘除人体器官;为了清除众生受邪党污染而对大法弟子不正确的认识,你可以是邪党劳教所警察讲述大法弟子的慈悲,善良,纯正与大忍;为了揭露天安门伪火,你可以是记者……等等,所有的这一切只为救度众生。

师父在《二零零三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讲:“其实很多大法弟子讲真相时说,我现在去讲真相,好象现在是去讲真相,你平时就不是讲真相。救度众生贯穿在你们现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如果大家都能够认识到、认清其重要性,我想,那可能会救度更多的众生。”

法中告诉我们大法弟子救人是不分此时和彼时的。从我走出来讲真相开始,努力做到不放弃任何救度众生的机会。每次坐出租车,只要有七八分钟的时间,我就与司机用闲聊的方式讲真相,三退达到了百分之百。为应酬在外吃饭时,身边的服务员和洗脚城的服务员,都是我救度的对象。只要我真正做到了理智清醒智慧的去讲,被救度的众生在三退后,他不会认为我是有意而为,还感谢我让他听到了这么多的新鲜事和增长了见识,毫无安全隐患。

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们必须主动的创造与众生接触的机缘,只要我们真正的有救人要紧的慈悲心,“你会发现你的智慧啊象泉水一样往出流”,各种方便方法层出不穷。很多城市里有这种二人“摩的”,我就有意的找一辆,到附近的一个地方,请车主等一下,说找的人还没回来,请车主也等一下载我回去,利用这个时间聊天讲真相劝三退,目地达到后再找下一辆。这种方法既简便自由且效果好。另外我重点做了三个值的信赖的、知道我是大法弟子的朋友的工作,让他们看了《转法轮》和真相资料,我出去讲真相时,也有意识的带上他们,让他们跟我学,并且在我讲真相时予以配合。平时请他们在与人吃饭聊天时打电话给我,我便赶去参与闲聊,毫无痕迹的讲真相劝三退,为我提供了更多的和世人接触的机缘,以利救度更多的众生。

在这四十多天的时间里,我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证实法做三件事中,虽然学法炼功比以前少了,但我惊喜的发现我的身体变化非常大,感觉身体时刻在被能量加持,发正念的时候全身也被能量不断的充实着,我没有刻意的炼双盘,而现在居然能用双盘炼功四十分钟。我知道这是师父对弟子以法为师,正念正行的加持,以使弟子在正法修炼中能更好的做好三件事。

从我去年得法至今,已有一年多了,進入大法修炼也整整一年了。时间虽然短暂,但我已不是过去的那个“人”了。凭着决对的信法信师,以法为师,正念实修,我由一个旁人眼中的穿着制服的坏女人变成了一个无任何恶习﹑恶言﹑恶行的温柔聪慧,慈悲善良,纯正大忍的“好人” ﹑“超人”。当然旁人不知道在我人体的表面下是一个被大法熔炼成了的“宇宙新生命”。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我证实了大法的伟大――将鬼变成人,将人变成神。

另一方面我能有今天的成长和進步是我遵照了师父苦口婆心的告诫 “学法,学法,学法,不断的学法。”在实修中,在证实法中,在做三件事中,我也深刻的感受到,要把“正信,正念,正行”“以法为师”“向内找”“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清除一切邪恶的干扰”“做好三件事”落到实处,仍然还是“学法,学法,学法,不断的学法。”

原来我有一个想法,要求自己每天救下一个世人,一年三百六十五个,但作文至此,我想起师父讲法中经常提到还有一部份同修在用人心看待正法,看待三件事,没有走出来,他们的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使命没有完成好;那么我对自己的要求就不能只是一年三百六十五个,而应该是成千上万,救度众生是不能用数字来表达的,我就是要听师父的话,去救度所有可以救度的人。

我的心永远紧跟师父,我的心和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在一起。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