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病业关的几段经历和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针对大法弟子中的病业问题,师尊多次讲法明示,由于有的弟子不能在法上认识,致使病业反反复复,时间一长,加上常人七嘴八舌的非议,思想压力越来越重,以至变的如同常人。教训是沉重的。就自己而言,我在病业上走的坎坎坷坷,真是连摔带爬。是师尊的伟大慈悲,不断的点化呵护,使我闯过了一关又一关。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一、信师信法,什么病业都能祛除

现在看当初的病业表现,可能是自己求来的。但是不管怎么样,只要我们坚定的信师信法,在法上认识法,时刻保持清醒、正念正行,什么关都能闯过,什么病业都能祛除。

我于一九九六年得法后,见有的消业的同修不仅没有表现出痛苦的样子,说起来还洋溢着难以言表的兴奋,认为“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是师父在管我。”那时我对他们很是羡慕,心里想“我啥时候能修到人家这样?”因为当时才开始学法,对“有所求”法理的认识还极其肤浅。到了一九九八年春天,我还没有出现消业,就有点沉不住气了。我三十多岁就得了气管炎、关节炎等,凡能买到的灵丹妙药都吃过了,各种的偏方也都试过,又练过几种气功,虽然略有减轻,却从没有好过。在一次集体炼功后回家的路上,心中自问:“我怎么还不消业呢?我修炼的也挺勤奋呀?该消业了吧!”结果没过多久,各种症状迸发,特别是咳嗽起来,简直是声震“四野”,冬天尚好,夏天的夜间,家家敞窗睡觉对四邻很是骚扰。从此每隔一段时间便发作一次,每次有时长达两个多月,经常无法入睡,只能坐着,将枕头放在腿上顶着下颏闭着眼眯着。但是不管怎么难受,我都坚持参加集体学法炼功。

一天晚上去参加集体学法,刚一上楼就喘起来(此前我从来没有喘过),勉强上到四层学法小组所在同修家,憋的我连抬手敲门的能力都失去了,过了好大一会儿才缓过来,進到屋里大口大口吐痰。连续几天都这样。当时我还不懂这是在阻挠我参加集体学法,仅凭对师父的坚信闯关。师父说:“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转法轮》)那时我真的都放下了“那个心”“那个病”,什么念头都没有,就是一心一意的修炼,所以不管喘的多厉害,我都不管它,参加集体学法一天没落。

二零零零年伏天,别人在敞着窗的屋里穿着背心短裤还热的流汗,可我穿着长袖衫、长裤,盖着棉被还觉的冷,持续了三天才过去。二零零一年一个星期六的早晨,我正服侍患病的老伴,突然腰的右半部痛的不能动,勉强坐到了沙发上。孩子们有点六神无主,不知所措。我平静的对他们说:“你们放心吧,后天早上就好了。”后天是星期一,不能影响了他们上班,我坚信师父会管的,不会让邪恶得逞的。就这样我坐到星期一的早晨,身体恢复正常,孩子们放心的上班去了。

孩子们从我的身上见到了大法的神奇,对我修炼大法很是理解支持。七二零后,中共恶党利用媒体铺天盖地的对大法恶毒攻击、打压,孩子们没说过一句劝阻我的话。

师父在《越最后越精進》中说:“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回想在大法中修炼以来,在病业方面无论是消业还是邪恶旧势力的迫害,还是其它种种魔难、对心性的冲击,我都能闯过来就是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魔难再大吓不住我,多么难受的痛苦都能战胜它,人为的干扰都能理智的对待排除。我的理解是在修炼中不能孤立的对待病业问题,要在做好三件事的整体中认识。

二、正念一出,我真的能上下楼了

在证实法修炼的路上,旧势力给我们设了许多魔难,甚至是死关,稍一有漏邪恶就会乘虚而入,下狠手、下死手。例如有一老年同修陷入深度昏迷时,许多坏神围着她咬牙切齿的嚷嚷:“杀死她!杀死她!”

过去我与同住一座楼的邻里没有来往,熟人见面时打一声招呼,不熟的彼此视而不见。后来悟到,他们也是我救度的对象。从二零零五年春天起便主动参与他们的娱乐活动,关系融洽了,有的三退了。可负面效应也随之出现了,使我对娱乐活动着了迷,好多可用来学法的时间失去了。还借口说这是为了讲真相、救众生。

初秋的一天,一位常人问我:“你最近怎么老吐痰?”实际上这是师父通过常人之口在点化我,邪恶对我要進行严酷的迫害,让我即时向内找,多学法,去执著,加大力度清除邪恶。我当时却认为无所谓,因为在此前曾多次出现咳嗽、吐黄痰的症状,每次十来天就过去了,误认为多年来我在这方面的业力已被清除的极少极少了,邪恶对此也力不从心了。事后才醒悟这是邪恶做的假相,在麻痹我。没过几天,持续近两个月的剧烈咳嗽,还出现了难忍的喘,使我下楼外出的能力都失去了。邪恶这次的迫害远远超过了以往。由于遇到任何魔难,我都能在法上悟,始终保持头脑清醒,不管怎么难受,我都天天按时学法炼功,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增加发正念的次数。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整体配合下,终于闯过了这一关。

二零零六年农历新年前,又出现咳嗽症状,我却根据以往过魔难相隔时间的长短的经验,认为不会有大的魔难发生。农历新年期间竟产生了让子女同我重游久别故地故景的想法。登山那天,走到半山腰就开始喘,但总算坚持着游完了要去的地方,如愿以偿。一个大法修炼者怎么能如此能恋眷常人之情之乐呢?尤其在正法紧迫之时,我有这样的执著心还不自省,被邪恶牵着走还不自知,又被邪恶钻了空子。回家后咳喘逐渐加剧,来势比前次更凶猛,勉强能生活自理。十多天后是老伴过世周年,状态有所好转。根据当地风俗,这天亲戚们都要去墓地祭奠老伴,然后到饭店一起用餐。我坚持去了,从走出家门到祭奠完毕都没有咳嗽,但是去饭店吃午饭时,咳喘起来,不断的大口大口吐痰。当时心想:这里很多熟人,都知道我是修大法的,见我这个样子,会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我越是这样想,咳喘的越厉害。

亲戚们在摆满菜肴的桌子周围等了我半个来小时,我才从卫生间出来。吃饭时好多亲戚劝我去医院,恳切的说;“无论如何你要让我们心里有个底呀。”在此后的屡屡劝说中,有的竟落了泪。我知道这都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操控着善良的常人在无知中围剿我、动摇我。对常人表现出的善心,我只能报以微笑的感谢。祭奠老伴回家后咳喘越来越厉害,有时竟难以呼吸。邪恶的如意算盘在坚信师坚信法的大法弟子面前根本不管用。我边发正念,边求师父救我,很快就缓了过来。这样反反复复一个多月。

一天学法炼功后,我突然悟到:师父叫我们做好三件事,而我每天只做两件事:学法、发正念。原来邪恶在阻止我出去讲真相。于是我发出坚定的一念:从下午起出去发真相资料!此念一出,我真的能上下楼了。

下午根据天气预报,我选择了顺风方向骑车出发。可是当走到郊外乡间土道上时,风向变了,四、五级风迎面扑来,咳喘随之而起,车子骑不动了,心想:邪恶你出多少恶招也阻止不了我今天发真相资料。我推着车子一步一步慢慢的走。能骑车时就骑,不能骑车时就走,直到把真相资料全部发给有缘人,发完后身体便恢复了正常。就这样反复多日,邪恶对我的迫害失败了。

三、走正、走好、走到最后

经过了连续生与死的考验,我对师父讲的“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在美国讲法》)有了更深的理解。师父让我们放下生死,不是让我们视死如归的去死,而是要我们认识生命的可贵,真正做到堂堂正正的生。因为我们是为助师正法而来的,正法未完,弟子岂能半途夭折?所以决不允许旧势力進行干扰、迫害。

大法弟子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怎么能任由邪恶迫害呢?师父给了我们能够战胜一切邪恶的能力,师父又时时刻刻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关键是我们是否真能认识到,是否面对邪恶能正确运用师父给我们的能力。许多大法弟子在这方面做的非常好,清除敢于迫害他们的邪恶,震慑住了恶人。而有些同修至今面对邪恶迫害表现出无奈的样子,使邪恶气焰嚣张起来,加大了对自己的迫害。最近某市发生的几起恶警恶人非法绑架大法弟子的事,几乎都是面对邪恶时有怕心、先乱了方寸,不能发出正念,使邪恶得逞。

同修们啊,正法已经到了最后时刻,我们应该认认真真的扪心问问自己:“我信师信法了吗?我真的信师信法了吗?我在信师信法上到底做的怎么样?是不是时时事事都在法上悟,都按师父讲的法严肃严格的去做了?”这可是不能有丝毫的犹豫的呀!

让我们紧跟师尊在正法的路上坚定不移的走正、走好、走到最后!以上是个人修炼体会,如有不当,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