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大法弟子也来重视农村制作和发放真相资料(湖南续)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一日】我市十多个大法弟子经常去农村总结的经验与教训:一,城市与农村的真相要同时做,从我市农村调查反馈回来的信息看,估计有百分之八、九十的农村真相空白的地区,大量的乡镇几乎百分之百的人不知道真相,分散在农村的少数大法弟子由于信息闭塞,很少做真相工作。

七年多来,城市大法弟子为什么很少顾及农村?

从表面上看,是由于农村太远太难。但我悟到:这正是旧势力的安排。它们把广大农村安排得经济贫困、交通不便,文化低、信息技术闭塞,以至于师尊传法后,农村大法弟子非常稀少,同时使广大农村众生与城市大法弟子之间形成了一个很大的空间与时间差。城市大法弟子要突破这个时空差的同时,还要突破求安逸之心等等许多人心,难度非常大。这就导致七年多来城市大法弟子与农村分成了两步,今天不得不重点补救农村了。

其实,我们当初就应该城市与农村同时进行。过去的事我们不再多想,重要的是希望每个城市大法弟子以后都要兼顾农村,绝大多数城市同修七年多来未去过一次农村。至今还是把珍贵的传单重复发在自家附近,为什么不再走出一步,再走远一步呢?真的那么难吗?这个难度与监狱、劳教所的同修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当我们在城市反复发资料时,为什么不想一下本市偏远的农村众生,是不是我也去那儿发发?如果想都不想他们一下,谁来救他们?这不正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吗?如果我们都想到救他们一下,今天的农村就一定是与城市同步的。师父:“当然这里边有正法形势的作用,但是如果每个大法弟子不去针对个人、个体去讲真相的话,不去在社会上去讲真相的话,那么常人表面的这种思想转变过程,神不会给他们每个人做的,所以人表面的这方面的东西,大法弟子是要去做的。”(《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从现在的情况看,城市大法弟子只救度身边的人是不够的,还要救度远处的众生,这是历史的责任,所以不能图安逸。

二、去农村要同时做好三件事,有些同修知道去农村救人风险大,就特别重视发正念,请求师父保护,“信师信法”,但往往忽略修炼好自己,在风险中很少向内找自己平时的心性漏洞,过份的依赖师父保护,这往往让魔钻空子。大法弟子都成熟了,在险恶中更应注意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师父说:“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2005年旧金山讲法》)。“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

三、对多种版本间隔发放重视不够。有的同修辛苦走了几十里,只发一种单一的资料,或者这个村发一种,那个村发另一种,相隔太远,农民无法交换看。对此连常人都说我们太不动脑筋了,不少农户是聚族而居,两兄弟家只隔一堵墙,一般会交换看,为什么不各发一个版本呢?这不等于扩大了一倍的信息吗?有时我们白天发资料,后边的农户就在互相呼唤交换传看了。

四、小经验:

1、晚上在小镇上住宿,先把资料袋藏到附近树丛中;

2、晚上在小镇上发,不要发在店铺门口的地上,否则天亮时清洁工一路扫走了(有同修亲见),要塞入门缝内或者挂在门把上;

3、有条件的同修可以买折叠式单车,买不起的自己改装也行。

4、偏远农村白天有时也可以散发,一方面要保持正念强,另外那里的农民消息较闭塞,不知道恶党所谓外松内紧的花招。

5、农村传单尽量做成小册子,便于农民保存再流传。

6、去农村要带上手表,才能不慌不忙的安排进度,否则因晚上时间太长,容易心急心慌。

7、农民到底能看清多大的字,希望大家亲身调查,积累经验,互相听取意见,避免争论,更不要主观的去猜测。有的同修说“农民喜欢看大字”,其实工人知识份子也喜欢看大字版。象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同修们经济条件好些,其农村面积又少,印大些文字很好。不过大多数地级市同修经济条件很有限,要救度的农村面积又辽阔。从反馈看,可以和大陆报纸字一般大。据测算小县有二、三十万农户,大中县有五十到八十万个农户家庭,同修每去一次少则一百多元,多则二三百元,印大了字则花费更多,这使原有的家庭小资料点负担不起。也希望经济条件好的同修长期支持这件大事。

另外,叮嘱大家一句:同修们考虑角度不同,有的从经济这方面,有的从效果方面比较担心。只要我们大家同心协力去做,互相圆容,其实各有长处,就会把事情做好。但假如都执著自己的见解,那么很多事情反而会造成干扰比较大,不能心静下来跳出事情本身去想。望同修们在证实大法的过程中,不忘修好自己。

8、部份同修用WORD难以从新排版,如改用专用排版的CORELDRAW(12或多或13)版软件,则可随心所要的排版。

不当之处还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