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柴油机厂是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法轮大法从一九九二年洪传以来,教人以“真、善、忍”为准则做好人,现已在全世界近八十个国家和地区受到欢迎,获褒奖二千多项。

从一九九四年开始,潍坊柴油机厂(以下简称“潍柴”)有许多职工修炼了法轮大法,他们普遍身心受益,工作比以往干的更好,对于提高全厂的经济效益、促进精神文明建设起到了很大的正面作用。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一九九四年潍柴技校建立了炼功点,为法轮大法在潍坊当地的洪扬做了许多好事:为修炼者买资料提供服务;利用学生放假后校舍空余的条件组织集体学法和辅导学员培训;为人们身体健康、道德回升做出贡献,为学校增加经济收入;这一切,都是于厂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

一九九九年七月,小人江泽民妒嫉法轮功师父受到那么多人尊敬、妒嫉法轮功学员比中共党员还多,就操纵中共恶党开始镇压“法轮功”。它们公然违反国家宪法公民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人身自由的明文规定,采用各种流氓手段残酷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潍柴有部份人在这其中受江氏流氓集团蒙蔽和指使,盲目跟随邪恶做了许多坏事,毒害了厂内许多不明真相的人。部份事实列举如下:

一、查禁潍柴技校大法资料,免去当时校长张太宁的职务。厂老干科科长叶美芳带人搅散潍柴当时七十多人的炼功点。

二、各分厂、各下属单位非法拘禁上访的大法弟子,非法单方解除劳动合同,非法罚款,连退休的、内退的也不放过。

三、在厂里私设洗脑班,不写保证不让回家;私设监狱非法关押大法弟子。派孙振喜到潍坊驻京办事处监控本厂到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

四、配合市宣传部门在潍柴文化宫搞诬陷“法轮功”的宣传,毒害群众。

几年来,潍柴的大法弟子受到身心、经济、名誉、家庭等诸多方面的严酷迫害。

1、李伟华,潍柴技校讲师。一九九四年八月在延吉参加李老师面授班。修炼法轮功使他身心受益,工作积极,公益劳动抢先,与人为善。为使更多的人受益,九四年十二月以他为主在技校建立了炼功点。但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却被潍柴保卫处非法关押七、八天后,从技校调到锻造厂干搬运工。在锻造厂软禁一个月,只准干活不准回家。后来允许回家,但每天都打电话骚扰。在“软禁”的迫害下,李伟华不得以,跑出厂外自谋职业十多天,厂里以旷工为由除名。二零零零年三月,李伟华被坊子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当李伟华到厂里办劳动关系时,人力资源部调配科以李伟华“违约”为由,要他交违约金三至五千元才给办以致使此事一直拖了几年才办成(未交款)。他的女儿找工作,居委会因为她家长炼法轮功而不给出证明。

2、迟小梅,潍柴技校讲师。九五年五月喜得大法,慢性关节炎、咽炎、鼻炎、妇科炎症、胃十二指肠球部瘀积等病全好了,连坐车头晕呕吐的毛病也消失了。家里人和周围的人都说:“这人炼功后象变了一个人,一改掉了脾气暴躁,二扔掉了药罐子。”九八年十二月,按厂部规定内退。在大法遭到迫害时,九九年十月出于对政府的信任迟小梅进京上访。在北京旅馆她与一起上访的大法学员被非法抓到潍坊驻京办事处。在那儿奎文公安人员叫她们坐在会议室地上,公安用手握着夹克领子抡来抡去的打她们的头,强迫交出现金五百元,说回家就退给本人(至今也没给)。把手铐在面包车顶的抓手上,站不直也坐不下。拉到潍坊东郊宾馆后被潍柴保卫科拉回去被非法软禁到第二天晚上,后又被奎文公安拉到拘留所非法拘留三十九天。后来技校校长单渭水和司机王军伟到拘留所把迟小梅拉到技校非法关押两个多月;书记王慧霞按厂部旨意逼迫家人交出三千元保证金才叫回家过年。为了争取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权利,迟小梅于二零零零年连续进京上访,厂里恐吓家人交出厂内存款在内的四千元,并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单方非法解除合同,停发迟小梅内退工资(解除合同的通知扣压在技校没送达本人)。二零零一年八月,迟小梅在居住小区发真相材料被非法劳教三年。当二零零四年迟小梅向厂里要非法罚款和合同工资时,厂里以旷工为由不给。迟小梅依照劳动法向潍坊市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诉,在劳动仲裁委的督促下,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解除合同的通知才送达她本人。二零零五年一月仲裁委通知潍柴发给迟小梅生活费22577.25元。至今仲裁委决定一年多,潍柴拒不执行。

3、张建科、王臻夫妇是铸造厂的老职工。张建科炼功前有神经官能症、高血压、心脏病、面部肌肉痉挛病。老伴王臻患有萎缩性胃炎、肠炎、肩周炎、风湿性关节炎、低血压、胃下垂、偏头疼多种疾病,提前病退。他们炼了法轮功只几个月所有的病全好了,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为争取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权利,王臻于九九年八月到北京上访,厂里用车从潍坊驻京办把王臻、儿媳和小孙女拉到铸造二厂强迫写不进京的保证书。第二天,老干科的叶美芳、苗锡良和司机小张把他们家里大法师父像抄走。九九年九月他们再次去北京上访,走到青州,被潍柴王海滨伙同公安强行带回,先被非法行政拘留半个月,后又转到刑事拘留四十天。潍柴私设监狱,将他们非法关押在一间小黑屋里。小屋四面只有一个小窗户,隔壁是澡堂,靠澡堂一面的墙全是湿的。先后关了三次共九十多天。九九年十一月从拘留所拉来一直被关到农历新年,屋内没有一点热气,有时连口热水也喝不上。要过年了,分管“法轮功”的孙振喜告诉他们交上四千元押金才能回家过年,最后看到实在没钱才放他们走。

二零零零年十月,张建科夫妇再次进京,老伴王臻被非法拘留,绝食七天被送回家。铸造二厂派人昼夜守在门外,半月后的一个晚上,铸造二厂的谭××以要水喝为由把门骗开,警察蜂拥而上堆了一屋,在小孙女惊恐哭叫中把非法把王臻抓送济南劳教。王臻在劳教所绝食抗议邪恶对她的非法关押,恶警把她单独铐在小黑屋里,两手铐成“一”字形站立三天三夜,脚肿的鞋都穿不上。当时正是严冬十二月,恶警扒走外衣只剩一件内衣,打开门窗冻她。每天一群邪悟的人围起来给她洗脑,编造谎言欺骗她,让在她理智不清时说了许多诬蔑大法的话。潍坊610乘机录了像,带回潍坊洗脑班和潍柴电视台大肆宣传,借机攻击大法毒害世人。张建科因老伴、儿子被劳教,加上外界不断骚扰,在压力下没坚持炼功,患高血压住进了医院。王臻因被迫放弃修炼查出心脏病也需要住院。光张建科住院就花去二千元,全是借的钱,二人都住院还要借钱,上哪去支付那昂贵的医药费?这时他们想起炼功时无病一身轻的快乐,决心出院重新修炼,这样又炼起了“法轮功”,一炼功,张建科多年面神经痉挛、王臻的心脏病都好了。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江邪恶要来潍柴,横祸又向两位老人飞来。潍柴保卫科长崔波乐和潍柴居委会人员带领市国保大队和潍州路派出所一伙恶警闯进张建科家抄家,抢走大师像、《转法轮》及其他大法资料、一台废电脑、两台小录音机,连亲戚放在家里的别人顶债给他的一箱鞭炮也抢走了。又要强行带王臻,致使王臻突然休克才被送到人民医院急诊室抢救(当晚回家)。警车在她家楼头上待了三天三夜,直到江泽民离开它们才离去。

4、高伯浩,基建科职工。九四年参加了李老师在广州办的面授班,身心受益证实了大法的科学性。在大法遭受不公正的对待时,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访,被厂里非法关押七天(法律规定,传唤、拘传时间不得超过十二小时),强迫写保证书,强迫交二千元保证金。副厂长张宝鼎威胁说:“将来孩子上学也不行。”基建科把高伯浩和张玉伟、张学英三位大法弟子一块赶下岗。

5、梁有福,加工车间老职工,二零零零年十月去北京上访,走到博兴被截留后,第二天被奎文公安拉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三天。潍柴用车到拘留所拉到本单位,强行写保证书:不准上访、不准集体炼功。索要三千元钱当保证金。当时说一年不上访就还钱,结果至今没给。梁有福到厂政工部找分管“法轮功”的副部长郇玉发要钱,郇玉发非叫写保证书才给,不写就不还钱。

6、王秀芝,原房管科退休职工。九九年十一月和大女儿去北京探望大女婿(大女婿在北京工作)。上车时,等候在那儿的警察问:“炼法轮功的吗?”她们说“炼!”警察不让上火车,用车分别送到各自单位。大女儿所在工作单位华光把她送到派出所待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回家了。潍柴房管科把王秀芝关押了六天,扣压她六千元风险抵押金,说不上北京就还给她,后几次找政工部郇玉发要钱,至今也没给。

7、李炳泉,教育处科长。二零零零年十月到北京上访,在滨州被潍坊市公安局带回潍坊,被厂里非法关押四天后,厂里叫派出所把他送到拘留所。他在拘留所绝食三天,第四天送回家,并要走六百元钱说是拘留所伙食费,厂里还威胁说要准备将他送去劳教。

8、崔玉宝、丁小静夫妇,被迫害的至今流离失所。崔玉宝大学毕业分配到潍柴“6160”工作;丁小静是技校大专班毕业生。修大法后,他们兢兢业业干活,从来不争名求利。二零零零年厂里把他们抓去被非法关起来,后又抓到党校“洗脑班”,他们二人跳窗走脱,流离失所,连生小孩也没能回家。后被潍柴非法解除合同。

9、二零零零年十月,潍柴把张勇、谭玲云、徐辉、葛红霞等抓到潍柴分厂洗脑班,非法关押十七天,逼迫写所谓“转化”保证书。当年十二月非法解除谭玲云、张勇劳动合同,把葛红霞送王村劳教。其他多人被开除和下岗。

10、张同梅,潍柴行车工人。九九年十二月到北京上访,在厂里关了一个多星期后送拘留所非法拘留后,厂里又强行关押一个多星期,逼迫交保证金,父母疼女儿,给交上三千元所谓“保证金”(现已要回)。厂保卫部王海滨强行要去二千元路费钱。二零零三年十六大前,市里分两个名额到洗脑班。厂里配合市公安到班上,十几个人抬腿、扭胳膊把张同梅强行绑架到610洗脑班,不转化不准回家,厂里逼她下了岗。

11、李桂芬,华丰105车间工人,修大法受益很大,在大法受到诬陷时,于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访,被潍柴关在华丰105车间十五天,勒索现金二千一百元。第二次进京上访后,被非法索要风险抵押金二千三百元。二零零一年四月又被非法抓到610洗脑班关押七十天。因她坚持信仰,于二零零一年七月又被非法绑架到昌乐610洗脑班关押四十天。厂里非法解除劳动合同。解除合同按规定应该给四万多元钱,结果只给了六千三百元。

12、潍柴北厂(原华丰)九九年七二零去北京上访的大法弟子约有二十人左右,从北京接回单位后,基本上每人都要强行罚款三千元,就是罚了款有的修炼者还得再送拘留所或看守所迫害,有的被继续关在车间内,关押时间短的十五天,长的达四十五天左右。工厂也成了监狱。有一男学员去北京上访被接回单位,又被本单位送到精神病院迫害,医院给强行打了不明药物的针,致使本是身体、精神健康的人,真的被治成了精神病人,后只能以药物维持。为了吃药至今已花了近万元。

据不完统计,潍柴先后以单方非法解除劳动合同、非法下岗、非法罚款并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李伟华、迟小梅、谭玲云、张勇、张东林(夫妇双双被非法劳教)、王长娥、高淑芳、翟永毅、李桂芬、崔玉宝、丁小静、张学英、高伯浩、张义伟、牟秀兰、梁有富、王秀芝、王静、李炳全、张同梅、张建科、刘长青、王臻、钱思起、郑连梅、乔宝昌、张秀艳、谭绪佩、王××、张春兰、施文勇、王伟等约四十多人。

原来练过法轮功的郭静、王好文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走到大法了对立面,在邪恶的610洗脑班助纣为虐地配合恶党迫害大法弟子。这对他们自己是很可悲的事情,当然也是这场迫害造成的。

参与迫害的责任人有朱时允、张宝鼎、谭绪光、臧云、叶美芳、孙振喜、单渭水、王慧霞、李善平、苗喜良、郇玉发、司卫国、陈继兴、时文军、崔波乐等。
在此,我们衷心的希望目前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认清这场迫害的非法性,认清江××集团和邪恶共产党的残暴,为了自己和家庭的未来立即停止迫害,并以实际行动弥补罪过,以免将来在天灭中共时成为它的殉葬品。

我们希望善良的潍柴人明白了真相后伸出你的援助之手,维护正义、呵护善良,请发出你的正义之声,与我们共同制止这场惨无人道的无端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