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学法小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尽管我自己做的、写的都不如《明慧周刊》上刊登的那些同修做的好,可我还是常常写稿。因为在写的过程中,能让我重温师尊对弟子的慈悲呵护,对我是莫大的鼓励,让我更加精進。师父在《在瑞士法会上讲法》中讲:“我要你们能够做到的是真正纯正的,无私的,真正的正法正觉的圆满”,我总是记着这十八个字,检验自己做的对否。在写稿的过程中也会显示出自己没修净的心,修去它。

这回听到其他组的同修说,我们学法组的学习方式适合农村、老同修及工作忙的同修参考,或许能从中得到启发,带动同修跟上正法進程,整体提高,从而更好的证实法,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于是我就写了这篇短文。希望真能对同修有点帮助。

迫害开始后原来的学法组散了。因为我的邻居同修识字少,我当时想:反正我也是学法,不如念出声来,她也听了,学了。大家知道那几年连空气都跟着紧张,我俩都是進京上访过的派出所的“特护”,白天不敢看《转法轮》,学的《明慧网》上的文章也是单篇。师父的讲法和经文也很少,几乎没有传单,只能不等不靠自己写、印大法标语(也是从《明慧网》上学的)。

从二零零三年开始,我俩每天下午在一起学《转法轮》,我才发现很多字她都错念了。已经这么念了六年,纠正都难,而且上下念不成句。我就用小纸条把她认识的同音字写上,夹在书里,标上页数。因为太多,纸条一掉就对不上号啦。她认识的同音字也是很有限的,有时在学习《洪吟》或是《明慧周刊》上的传统文化故事,我只能按我的理解能力和她讲。我在自家看师父其他的讲法如果看到哪段正针对我们各自的漏洞,就拿去念给她听。

自从有了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我们的环境也宽松了。今年已形成了一个五、六人的小组,每周用一个下午,从一点至四点半集体学法。如果谁有“心事”,就主动提前到达学法点与同修切磋,取长补短找差距。如有师父讲法、特刊,就增加一、两次学法时间,都是下午,到点就开念、不等、不拖。因为时间少,我念的快,所以都是我先念,谁听困了,谁念一会儿。如果有没听懂的,尤其是师父讲法,就一字一句重念。

我们都是六十多岁,每天起早炼静功、动功。我是晚上看《转法轮》。发放的传单我俩用当天的上午时间念,然后再散发。几年来我俩都是这样做的,很和谐、很自然。因为我几乎天天去她家,谁也盯不起。尤其是夏天,她周围的邻居们几乎是目送我進出,当然,我就很自然的给她(他)们讲真相,讲神话故事等。现在环境更好,我们去学习,有时邻居会说:“你又迟到了。”我说:“对,应该批评。”有时他们还说:“到点了,上班了。”“下班了。”我都笑着和她们打招呼。

在《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师父说:“一切生命都在注视着地上的这一切。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他们都知道。”让我们记住师父的话,做一名纯正无私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