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农村的学法小组


【明慧网2006年3月9日】我是一名农村大法弟子。很早就想写文章与大家在法上交流,可就是突破不了自己的各种观念,所以一直没有行动。看了199期《明慧周刊》中的“心性在背法中升华”一文,让我鼓起了勇气,也给了我信心。

我想跟大家交流的是:我们的学法小组是怎样历尽坎坷走到今天的——我们所走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

我是在20岁那年和母亲一起得法的。母亲由于放不下治病的心,在我22岁那年离世(因为母亲从7岁就得了气管炎,这个病一直伴随了她38年)。我则学到了99年7.20前后。由于对法理认识不清,在压力下写了所谓的不修炼的“保证”。当时炼功点也被破坏了,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我就此松懈下来,不精進了。后来又结了婚,常人中的不顺心之事接踵而来。

以前村里差不多有20来个学大法的,是同修A在娘家得了法,嫁到本村后传遍全村的。到了7.20之后,只剩下A同修一个人修炼了。当时她带着8个月大的孩子一家老少四代去了北京证实法,此事在当地一时之间成了人们谈论的佳话。

大约在2002年,我们几个人组织了一个炼功点,大家炼功倒很积极,可学法没重视。刚成立不久,就让村干部带着派出所的人给破坏了,把同修A也抓去了。后来派出所强迫同修A的家人交了2000元钱才放她回来。我们在同修B家炼功,B是后搬来的人家。邪恶威胁B同修,扬言如果再在家留炼功人就把B一家赶回老家。一时之间我们又没了正念,都回家消极等待了。

2004年同修C的母亲因身体不好想学法炼功,我们就在C家学了一段。但C同修的父亲是常人,害怕不敢留我们,她母亲刚得法,怕心也重,我们又离开了,到了D家。D家老俩口都炼功,可后来听到了风吹草动,也不敢留我们了。

就这样,我们东家几天,西家几天。A同修说我们怎么象没娘的孩子一样,不知往哪去好。后来我们悟到,是大家都有一颗怕心,才造成这种局面。我们找到了不足,又都回到了B家。我们每天保持7、8次整点发正念,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整体升华。我们没有协调人,可每个人都起到了协调人的作用。我们村有一百多户人家,我们负责在本村发放真相资料、贴粘贴,标语没了就自己写。开始时很害怕别人知道我们炼功,现在我们正象师父讲的已成熟了。世人开始很不理解,风言风语什么都说,现在我们堂堂正正的向世人讲我们就在修大法,并向他们讲真相

我们目前急需做的是唤醒每一位曾经得过法的人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他们最大的障碍就是都有一颗怕心。我们知道这都是我们自己没做好造成的,没能及时帮助同修跟上正法進程。师父都讲了不想落下每个弟子,我们更不应该放弃他们。我写出来的目地就是要突破它,突破那些阻碍着大法弟子走進正法洪流的障碍。

我们每天发正念清除同修背后的黑手、烂鬼及共产邪灵的一切因素,让他们神的一面复苏。我们会坚持给同修送资料,真正把他们当作同修,因为他们就是我们整体的一部份。每当我们看到以前曾经学过法、炼过功的同修,我们就对他们说:“回来吧!师父等着我们。不要因为得之于易而失之于易,师父不会不要我们的,只要正法一天没结束,回来就是师父的弟子。别看我们以前做过对不起师父的事,师父可不会怪弟子的。师父叫我们摔倒了快爬起来!”

相信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的同修加入我们的学法小组,大家一起共同修炼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