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五日】师父好!同修们好!

很想提笔写,就是担心写不了,写不好。今天我必须破除不会写的念头,无论谁修大法都会有写的,这么好的大法指导修炼、从做好人到明白了宇宙的真理,我必须得写一写。

一、放下生死证实大法

一九九七年我喜得大法,从一个多病缠身、生不如死的状态中走出来,我活了下来、并且现在身体很好,没有理由不出来证实法。大法给了我一次又一次的生命。

在一九九九年邪恶疯狂迫害大法时,我在家中坐不住,当时心里想的是只要能证实大法为其舍命都不足惜。我在七二零上北京证实法的途中被公安局的人绑架到当地公安局,他们不让睡,谩骂、吓唬我整整一夜。

放出来后,十月份,我又准备進京证实法被当地公安人员碰上,又被非法关進“洗脑班”,九天后放回。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五日我们几位联名到当地县政府上访讲法轮大法给我们带来的好处,被当地公安非法关進当地看守所。不给吃饱饭,戴背铐三四天,三十三天后放回家。

在那期间他们残酷迫害我时,我想:他们不明真相才这样折磨我们,于是我和别的同修说:“我们得善待他们,不能有恨他们的心,我们得赶紧给他们讲真相。”我们就每天给他们讲真相、写信。同年十二月又和一位同修去北京证实法,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下我们打横幅被北京公安非法抓了,公安对我们拳打脚踢、捂嘴。后来我被非法判了三年劳教。

在高阳劳教所我受尽折磨,由于我怕被电击、当时在那样邪恶的残酷迫害下,为了不放弃信仰,出现过自杀的念头,但想到师父《转法轮》书上第七讲写的不能杀生,自杀的想法打消了。每时每刻向内找,我连死都不怕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心呢?什么也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证实大法的决心。

二零零一年十月初,丈夫来要和我离婚。我因受师父梦中点化已提前知道他要来离婚,我发一念决不能让我丈夫在无知中造业,他最终会明白我现在做的事情是最神圣的。因我有思想准备,他来后我心态祥和、平静的与他交谈,使他打消了与我离婚的念头,说再给我两个月时间。

没过几天,狱警强制我写不炼功等保证书时,十几个公安按头、摁脚并电击我,我没有怕。我心想:你们迫害我造下的罪业子孙后代也还不清呀!我心里喊师父,不能让他们继续迫害我。当时就这念一出,我身体不由的变的僵直,象死了一般,眼前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他们不敢动我了。第二天,他们把我抬到医院检查,确诊为颈椎压迫全部神经,又出现了先天性心脏病。劳教所不敢要了,连夜给我家中打电话让接我回家。就这样,我于二零零一年十月提前回到家中。我深深的知道是师父在救我。“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

在劳教所过了八个多月非人的生活,我的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虚弱。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六七天就好了起来,我又能加入证实法的工作中了,我又能讲真相了,讲中共如何迫害法轮功。

在家几个月中当地公安、六一零等又多次来家中找我麻烦、又一次把我关進洗脑班。不法人员连续播放诬蔑炼法轮功的电视节目,骂我们。在洗脑班里我五天没吃没喝,后来不法人员把我抬到医院检查,发现我怀孕了,当时他们要强行堕胎,以达到迫害的目地。

我决不配合他们,我只要活着无论如何也要保护我肚里的孩子。同时我也认识到这正是揭穿谎言、证实大法的机会。没过几天医院检查我还有子宫肌瘤,并且有三个七八厘米大的,随时有大出血的可能。由于我坚决不配合他们实施的手术迫害,他们为了逃避罪责,还威逼我丈夫签字,他不签字就开除他的工作。

我郑重的告诉他们:孩子在我的肚子里,我按照大法的要求不杀生,逼我丈夫没有用。是你们在杀生而不是炼法轮功的人。他们还准备全麻醉我后再進行打胎,当时因为我心里只有一念:决不能让他们夺走我孩子的生命,念头特别坚定。他们一伙按胳膊,抬腿时,我出血了,大出血的症状出现了,他们被吓坏了,都走了,不敢让我做手术了,也不开除丈夫工作了。另外空间操控他们的邪恶生命被解体了。他们再也不播诬蔑大法的录象了,洗脑班也不敢留我了,我回到家中。

一个多月后邪恶又来到我家中骚扰,我被迫流离在外,当时县委、六一零都说我肚里有大瘤子,又怀着孩子,百分之百在外边死了。我出去三个月生下了一个七斤重的男孩子,瘤子也不翼而飞了。为了证实大法我又回到家中。全县所有参与非法迫害我的六一零、公、检、法、司、医院,我的婆婆家、我的单位知道我顺利生下孩子回来后都感到吃惊,都见证了这件事,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并说这孩子命大,福大、还要丈夫庆贺,这真是大法的威力。我见人就讲是大法救了我与孩子的命,人们听了都很受感动,都说大法就是好,并互相传说:孩子是他妈炼法轮功保下来的。后来我带着孩子经常出去讲真相、发资料、救世人。

二、信师信法 与同修共渡难关

在被迫流离失所的日子里,我有缘遇见几位同修(也是流离失所)。她们问我是否敢留她们住下,师父说过,“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2002 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师父的话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我说:我们非常愿意留下你们,我丈夫(不修炼)也说:“我们不帮,谁帮?”当时某市邪恶正疯狂的抓捕大法弟子,这几位同修都是刚从魔窟里正念闯出来的,她们说她们的亲戚也不敢留她们住一宿。当时我也有点儿怕,但我想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我们是一个整体,决不让邪恶迫害,彻底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是大法弟子助师正法,不是你邪恶逞凶的场所, “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时时信师,时时信法,去掉怕心。我们在一起写信、讲真相,发正念,学法交流,发放真相资料。我们配合的很好。

三、默默的补充圆容好资料点

有一天,我们当地资料点忙不过来,同修有点偏离法,我深感责任在肩,我有责任分担资料点的事。一有这个想法,师父就安排了一切,我丈夫买回了电脑和打印机,借这点便利,在师父的加持下,同修的帮助下,我很快的学会电脑,帮助做资料。丈夫因害怕经常对我发脾气。我就想如果有自己的电脑和打印机该多好,这个念头一出我很顺利的凑够了钱买了电脑和打印机,方便多了,只要大法需要,什么也能做了。

在做事过程中有很多要修去的人心,最突出的是怕心。怕有人知道说出去,怕迫害等。一出这些念头,我就想,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有能力解体所有迫害我们的邪恶因素,解体阻碍我们证实法的一切黑手、烂鬼,师父就在我身边呵护着我,只要我学好法,发好正念,就能做好一切。凭着信师信法,正念越来越强,直到没有了怕心。现在明白了,应该是邪恶怕我们,师父赋予我们每个大法弟子所有能力,正念一出,就能解体一切邪恶,就能解体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观念。师父说:“人类的历史不是为了当人为最终目地的,人类的历史也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人类的历史是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这里展现辉煌。”(《致2005年欧洲法会》)

四、修去人心 清除邪灵

记得在清理我丈夫保存的党魁像、党文化的东西时(买这些书、像,他花了七百多元钱),我知道丈夫对钱执著,怕他难过,但又不能让这些邪恶的东西存在,就把那些东西都烧了,最终遭了丈夫一场痛打。当时我很坦然,没有动心,只是求师父帮忙,后在慈悲伟大的师尊呵护下,他才住手,被一个电话喊走了,说有急事。我悟到修炼是严肃的,不能带有任何人心去做事。我带着人心,所以被共产邪灵钻了空子。我认识到清除党文化这件事情非常重要,所以我走到哪里清除到哪里。把亲戚家所有党文化的东西都给清除了。让所有的亲戚都退出了恶党的各种组织。并利用一切机会劝世人三退。

回顾几年来所走过的路,我悟到只要信师信法、放下生死、去掉人心、用慈悲心对待世人,就没有过不去的难关,就能救度更多世人。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