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五日】尊敬的师尊好!同修好!

伟大慈悲的师父为我们开创了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的修炼形式,这种形式在常人中能够最直接的触及人心,最直接的接触、救度各个阶层的众生。“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我把在修炼中如何修好自己的体会做一个汇报:

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去掉怕心

“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走出死关》)。自己出现明显的怕心的两次是在七•二零恶党全面迫害大法徒和“九评”推出以后。七•二零以后,当伟大的师尊与大法被邪恶恶毒的诬陷时,当大法弟子被非法绑架、关押、酷刑折磨、失去工作家庭甚至肉体时,作为大法弟子真是面临生与死的抉择。此时人的怕心成了能否走出来证实法的最大执著。

看到大法弟子义无反顾的走出来证实大法清白,对师对法的正信推着我们几个弟子溶進了证实法、讲真相、救众生的洪流中,我们程度不同的遭受了被罚巨款、非法关押、开除、進洗脑班、断绝经济来源等迫害。这些魔难的发生,最直接的触动了人的利益、职位及家庭的健全,怕失去这一切的心不时的返出来。那时候,维护大法的一念使怕心在正念下处于下风。记的第一次出去讲真相发资料时的恐惧,其实有师父的保护, 恐惧只是人心在作怪。在以后不断深入讲真相中也摸索出如何做的更好,其中也表现出了完成任务式的干事心、显示心、争斗心等,也有因为不理性的行为被人举报遭绑架。慢慢的越做路越宽,认识上的提高是在法上升华的,是去掉人的执著与后天形成的观念后一种循序渐進的过程。

正念从法中来,每次出去证实法,或在生活环境中都要先发正念清除干扰破坏的一切邪恶因素,人没有了邪恶因素的控制才会返出自己的本性正念。那时的怕心就是在这种正信正念及对众生的耐心慈悲中慢慢由大变小的,是由开始的不知怎么做甚至走极端中慢慢成熟、平和的走过来的。但是能否走出第一步是很重要的,因为我们在学法中已经体悟到了:当师父的大法徒,在证实法中修炼是历史上从没有过的最伟大荣耀,当法与众生遭到迫害时,大法徒维护法是必然的,是旧宇宙生命走出旧法理、脱胎旧宇宙、進入与其没有任何关系的新宇宙的必经之路,这其中必然要从根本上全盘否定旧势力、旧宇宙因素的一切安排,才能在师尊造就的大法中走正自己的路。怕心占主导什么也干不了,怕心太重也会使邪恶因素更猖狂,迫害加重。

我记得在北京某看守所被一群犯人围打时,有一个犯人连打带问:以后还来不来北京,你说来就废了你。那里的环境使人很害怕,我从怕中理正了念头大声说来时,犯人们马上停止了殴打。其实去掉怕心体现了对师对法的正信过程。

我在失去工作环境经济来源后,总觉的欠了家人什么,对师对法的正信中掺進了人情的怕心,在家不敢公开学法炼功,这种环境由于自己的执著心不去被邪恶加强加大,家庭环境一直正不过来,直到今年初我意识到这不是修炼人的状态,必须归正时,情况立刻起了变化,当有一天我正炼功时,我的家人对我又打又骂,我坚定的把他们踢下去的腿搬了上来,并正告他们说:我炼定了!从此家里人对我学法炼功再不干扰。其实我们做什么都有师父加持保护,如果把那个人心放下了,符合了那一层法理时,师父就能为我们清除一切干扰迫害因素,关键是那个执著心放不下,你所走的路就在旧势力安排的“考验”中,我们放不下人心,就不在师父安排的路上修炼。这个教训太深了,如果我们遇到过不去的魔难时,真得要找找自己有什么心没放下,如果我们还说师父不保护我们,你想想那么清楚的法理下不找自己,将来怎么面见师尊呢?

我体悟到走出来讲真相救众生是去掉怕心的大好机会,走不出来,那怕心就始终跟着你。用心学好法,学法中师父就会消去你很多不正的因素,就会从法中生出正念,但是你得做你应该做的,开始可能做的不成熟,怕心较大,坚持做下去,怕的因素就越来越少。我证实法是在日常环境中進行的,在串亲访友中、在交通工具上、在商场购物中、在业务往来上,各种生活场合都能碰到有缘人,能面对面讲真相最好,也是当面把真相资料发到他们手中的机会,大部份人都能接受,有时做的顺利时会生出欢喜心,显示心,不重视清除就会出现麻烦,应及时去除随时出现的不正的人心,因为修炼就是去人心,纯正心态下做出的事才有威力。做事时心态要正、平和,并请师父加持帮助才能正行,才能去掉怕心,才不会有危险。七年来的救度众生中,出现的各种各样的人心,走不出去做大法的事还发现不了这些执著,还找不到去除人心的机会。

怕心也是会反复出现的,在“九评”问世后,直接触动了党文化长期灌输下形成的怕心。之前的讲真相并没有触及到这个邪党,向人讲清大法被迫害真相后人基本上认同大法没有参与政治、没有涉及政权。发放“九评”直接揭了这个邪党的老底,人们在邪党五十年的洗脑下,在其整人的残酷与杀人如麻的淫威下,在无奈中已认同了它并认同了一提到它存在的问题就是“参与了政治”的观点,也认同了它的迫害手段。有人一拿到“九评”,立刻表现出极大的惊喜,有人看后说书中没有把迫害人的惨烈程度讲完全,众生表现出的正念鼓舞了我。反复学习了师尊写的《向世间转轮》等几篇经文后,我体悟到正法向世间的急速推進与发“九评”救世人的迫切,要让身处邪灵恶党因素无孔不入中的民众不害怕的拜读“九评”并退出邪党,就要理智、智慧的去做。

我的做法一般只是针对个体,避开二人同时讲,尤其是在一个场所中工作并且相互熟悉的人,现在人与人之间戒心很大,思想会因戒心产生抵触而达不到效果,大部份人在没有顾虑心时会返出明白真相后的求生渴望,有的还把“九评”不断传看下去。农村老乡们善良的本性大,发正念清除邪恶后根据情况对几个人一起讲能接受真相。过程中要保持正念,要发正念清理对方空间场中干扰众生得救的邪恶,人没有了邪恶控制就会认同正的。

我体会从邪党的腐败切入很顺利,有的从神话切入。刚开头推“九评”时因为怕心我一般先讲预言,发现并不能引起重视现实利益的人,尤其是不信神的人的共鸣。师父在讲法中说“有些预言、瘟疫,只能作为讲真相的辅助”(《2005年旧金山讲法》),我理顺了头绪认识到恶党迫害中国人五十多年,残害大法徒七年之久,我们为什么就不能直接揭露它?以后就把重点放在“九评”上讲,第一句话告诉对方天灭中共已是必然,以及恶党在镇反、土改、公私合营、反右、文革中屠杀各阶层八千万人的历史。一般人都会认可。

两年过去了,现在推“九评”讲真相救人已远没有初期时的困难,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邪恶因素少之又少,恶党灭亡前败象尽显,明眼人一看便知。但邪恶仍很嚣张,背地里坏事干尽,表面上不显山不露水,还有不少人在谎言中迷失着,还有不愿听真相的人,救人的形势仍很紧迫。在这最后关头,我发现自己仍有很多人的观念和执著在障碍着证实法救众生的使命,如对不愿听真相的人没有耐心,对陌生人出于怕举报的心仍不能主动去讲,甚至对家里部份过去对大法不敬的人仍然反感至今仍不愿意向他们讲真相,还没有达到师父讲的大慈悲和包容一切的境界。“你们已经知道大法弟子修炼的方式是在世间常人中修炼,修炼中又直指人心。人的执著,干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观念,都是必须去除的。”(《越最后越精進》)正法已到了最后的最后,这些执著与观念也是必须放下的时候了,影响了有缘人与可救度的人被救,真的会给未来留下遗憾。

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炼中的状态是不同的,用心学法并能用法衡量自己的思想行为是否符合法,找出自己不符合法的地方立即归正到法上来,就是走在师父安排的神的路上。我记得七•二零之前我们开始背《转法轮》,尽管工作很忙,但有空就背,真是再苦再累也感到充实,那种沐浴在法中的幸福是无比的。背法中心性在升华,思想中不正的地方也能主动去发现归正,做的不正时也感到非常惭愧,扎实的实修才能在大法遭受迫害时走出来证实法。

七•二零之后,集体学法炼功环境没有了,在严酷的红色恐怖下,众生在邪恶制造的谎言中迷失着,我的家人把家庭遇到的骚扰不宁和经济上的困苦迁怒于我修大法上,甚至对师父对大法口出不敬。开始时我还能抑制住自己心中不平对他们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时间一久,当他们再有对法不敬的言语时,我就表现出了一种不在法上的急躁情绪。这种特殊环境下产生的执著心当时并未注意到,时间长了执著的很顽固,直至发展到与家人对立起来,以至不能正常学法炼功,学法时思想也不在法上,老是想着用常人的手段如何解决它,其实已经不自觉的承认了在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修炼。其实让常人在这个现实利益为大的社会中去理解修炼人是很难的,常人理解不了修炼人。其实我觉的当时只要坚定在法上产生的正念,慈悲的对待他们因邪恶迫害遭受的迷茫困苦,去掉急躁等魔性,以一个修炼人的状态去要求自己承受住他们的抱怨、指责甚至打骂,无怨无恨的以法为大的对待众生,同时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控制常人的邪恶因素,才是符合了当时的常人形式,才能走正自己的路,只有找出自己的执著心与后天观念的干扰,才能解体邪恶钻空子造成的干扰破坏。拘留所、洗脑班、家庭、工作场所的环境不一样,修炼人没有在法上的正念,结果表现都一样,那就是磨垮修炼人对大法的意志力、正信,在旧势力安排的“考验”中被淘汰,这就是旧势力的目地。

回想起个人修炼阶段,自己的家庭魔难很大,全家除小孩外都是邪党党员,对现实利益看的很重,不承认因果报应与神的存在。我刚步入大法就遇到他们重重阻挠,软硬并施的让我放弃修炼。我按照师父早期讲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转法轮》)要求自己,那种处境也很困苦。有两次家里人横竖不让我到炼功点去炼功,最后我就采取了常人式的对抗方式,并且产生了怨恨心理,没有用法理认识这种因缘关系,人为的滋养了邪魔对我的干扰。因为做的不在法上,师尊在两次相同的梦境中让我看到我家的门锁不但打不开,还从有孔的所有地方向外冒水,就是点化我修炼中的漏洞很大。

从那以后我开始有所认识自己存在的执著,表现上正如师父在《转法轮》“欢喜心”一节中讲的,得法后不顾周围环境反映的欢喜心,用大法标准去对照常人的行为不足,在现实利益社会中对属于自己的利益也不重视了,行为上不符合常人社会形式的表现使他们不能理解,甚至认为我精神不正常了。这种强烈的执著心实际上已经在破坏着大法,这是没修好自己给救度众生带来的损失。另一个表现上就是我妻子个性强,脾气大,人际交往面宽,有时在人前不给我面子使我对她很抵触,并发展到怀疑她有外遇,这种“疑心”是一种很强烈的执著,是修炼人不能放下对情欲执著的一种表现。在恶党人员对自己两次非法绑架后,我没想到这也是对他们的迫害,在他们把这种外在的迫害迁怒于我的时候,不是耐心的讲真相揭露迫害而是和他们对抗,在他们沉溺于麻将桌上时,又加重了妻子有外遇的执著,使家庭在旧势力黑手参与的迫害下走到了差点崩溃的境地。修炼人不能找自己的不足就不是修炼,执著于人心更不是修炼,不放下执著就不是修炼人的状态。在学法中我意识到了这种环境形成实际上就是旧势力黑手参与的迫害,自己没有把自己当作大法徒对待让其一再钻空子進行所谓的“考验”。我陷于其中却不自知,对师父讲到的旧势力安排人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的法没有入心,总觉的在我身上不会有那种细密的安排。发现了漏洞,我开始在学法中正念去除这种安排,在行为上坚定的否定它,表现出来的各种不正的念头一一除去它,慢慢的反应出来的念头不强烈了,家庭环境逐渐趋于和平。当我再一次因为讲真相被秘密绑架后,我始终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邪恶,求师父加持自己闯出去救度众生,妻子表现了常人应有的正念,几天后找到了这个秘密洗脑迫害大法徒的黑窝,在与邪恶激烈对峙后,协助我闯出了洗脑班。

师父在初期传法时就把“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转法轮》)作为修炼者最基本要做到的法讲给了我们,而我在这方面做的很差。虽然师父在今年二月份重提这个问题并明确讲了“从现在开始,谁再不让人说,谁就是不精進;谁再不让人家说,谁就表现的不是修炼人的状态,最起码在这一点上。(鼓掌)谁在这一关上要再过不去,我告诉大家,那可就太危险了!因为那是修炼人最根本的、也是最应该去掉的东西,也是必须去掉的东西,不去你就走不向圆满。不要变为常人做大法弟子的事。要圆满,不是为了福报。”(《洛杉矶市讲法》)过去在个人修炼阶段就因为家人阻止自己修炼认为是干扰了自己干正事而发生争斗,不去找自己不符合法的心性行为,没有认识到因缘宿债需在魔难中偿还的关系,甚至表面上为了坚修大法而产生与家人对抗甚至大打出手,在邪恶迫害中加深了恶党诬陷大法的宣传在常人中起的作用,现在想起来仍很痛心。不在大法上修,不去掉执著与后天生成的观念,证实法救度众生就做不好,甚至往下推众生,更开创不出正法修炼的平和环境,实际上就是学法不深,对法严重认识不足,不能从根本上信法的表现。

由于环境关系,虽然没在同修们中间听到批评,当别人涉及到自己某些方面不足时,嘴上不说,心里却不能坦然而对。这个最基本的问题已经拖到了正法即将结束的现在,再不修去这个东西,就是对法、对众生、对自己不负责的表现,我们已经知道了我们修炼的方式与师父讲给我们的法理,再不重视那修炼人的体现是什么呢?师父说:“你要不能够抑制它、向内找、遇到矛盾找自己,你不改正、去掉人的心,你就不会有修好的那一部份成神,你就不算修炼,所以你要不断的把自己没修好的那一部份修成神、修好,严格要求自己,这才是修炼,不然修炼干什么?”(《美国首都法会讲法》)我一定以法为师,走好最后的路,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

谢谢明慧同修提供交流的机会,借此把十年来最想说的话讲出来:师父好;大陆大法弟子想念师父!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