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回家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九年春天开始学法修炼的。几年来,虽然很平淡,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但是回顾这几年走过的路,越来越清晰的意识到,自己正走在一条返本归真的光明大道上,正在慈悲的师父呵护下,向着真正的家园不断前行!想到自己能从一个业力满身的常人成为一名大法徒,能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和所有大法弟子一起完成助师正法的史前大愿,常常会感到师恩浩荡,感到无比幸福、幸运。

因为自己得法较晚,在单位附近的洪法点上刚学会炼功动作,坚持了一个多月的晨炼,有一天去那炼功就找不着人了,后来听说政府不让炼了。我知道大法好,暗下决心,一定要各方面都做好,让大家看看炼功人什么样。由于电视、电台不断播出诋毁大法的报道,有一个好辩论的同事跟我说污蔑大法的话,在一屋子同事面前,被我驳斥的哑口无言,从此再没人在我面前说过污蔑大法的坏话。可是,因为当时学法不深,又找不到同修切磋,在相对宽松的环境下,我也没严格坚持学法炼功,也不理解同修为何去北京,后来还被“自焚”假案蒙住了,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些人为何不按大法做?为何要自焚?心里虽知大法好,也停下炼功了。

直到二零零一年底回老家,听老家大姐(大法弟子)讲“自焚”真相才恍然大悟,我又从新回到修炼中来。可是回来后,因以前从没问过别的大法弟子姓名住址,和其他同修联系不上,只能一个人修。好在我决心从新修炼后不久,就找到了一个上半天班的工作,工资比原来多,且有充足的时间学法、背法。没处找大法真相资料,我就用毛笔写(以前练过毛笔字),然后用空洗发水瓶灌上浆糊粘贴到公共场所。后来又给以前的老师、同事们写信讲真相,都是手写,很慢。有一天,捡到一张传单,上面有很多本地劳教所、监狱的恶人姓名,我就又开始针对这些人写劝善信。

刚开始发正念时,到夜里十二点常常上好闹钟也醒不了,很着急,后来干脆先不睡了,把早晨炼动功改到晚上十点半炼,这样十二点的正念就不会错过了。开始时很困,坚持一段时间后就不困了。

记的在二零零二年初夏,有一天炼静功时刚盘上腿就疼的够呛,一看两条腿一条黑、一条白,颜色差别非常大,心想,怎么一下上来这么多业力?自己刚得法时,第一天就能双盘腿,不久就能跟着音乐炼下来,虽然腿也疼,但从未这么厉害,现在怎么这么退步呢?又一想,人家老学员炼了几年了,基础打的好,跟人家比,我本来就晚了,还在没人干扰的情况下荒废了这么长时间,该证实法也不知道去,已经掉队很远了,现在可不就得多吃苦、多付出才能赶上来?于是不管多痛,也不把腿拿下来,反复想师父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一直坚持到一小时炼功音乐结束,浑身都是汗。第二天,又是刚盘上腿就疼痛难忍,眼看那条腿又呈现出发黑的颜色,但我下决心就是不拿下来,实在难受,就背法,师父讲“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转法轮》) 就这样,天天如此,坚持了三个月。夏天快过完时,有一天,我忍痛炼完静功,一睁眼,看到六岁的女儿蹲在我旁边,说了一句“你很伟大”就走了。从那以后,我再打坐时,两条腿颜色一样了,一小时之内也不疼了,那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炼功要坚持不懈,学法更得重视。我体会,背法能更好的同化大法。因时间较充足,我从二零零二年下半年开始背法。刚开始时,背的很慢,思想常开小差,一小时背不了一页,但我不气馁,天天背,总是告诫自己排除杂念,一定要静心背法,思想一溜号,马上就拽回来。这样,主意识越来越强,背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后来一小时能背三、四页。连背两遍之后,觉的干什么都很顺,尤其在丈夫出差时,白天写好真相标语,晚上出去贴,走到哪都是静静的,什么干扰也没有,贴完回到家,女儿也总是睡的正香呢。但有一次去一个公园贴,刚贴好一张,准备贴第二张时,看到侧面紧挨一家歌厅的墙上贴有一个打印的小纸条,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一下子欢喜心就起来了(因我一直自己修,联系不到同修,有时感到很孤单,现在知道这都是常人的情),看到这条标语,就好象看到了一个同修,我高兴的差点流出眼泪来。这一高兴不要紧,从旁边的卡拉OK厅一下走出七、八个人,我手里拿着要贴的标语,坐在台阶上没动,他们好象没看到我一样,从我眼前鱼贯而过。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认识到,做事不能起任何人心。

师父说,讲真相是万能的钥匙。我在二零零四年底给一做保险的邻居讲大法真相时,她说认识附近一个炼法轮功的人,我就请她帮忙,联系上了那位同修。通过这位同修又认识了别的同修。这样我可以及时看到师父新经文和真相资料了,再也不用等到回老家去取了。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也建立了自己的家庭资料点,很快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明慧周刊和周报、下载师父新经文等。在资金方面,我没用同修们的钱,基本都是自己出,我知道,做光盘、《九评》等需更多资金,大家的钱应给做这些资料的同修。因此,买打印机、复印机、墨水等,都是自己攒的钱。在认识本地同修前,我把每月工资大部份都寄给老家的大姐,让他们做真相资料了,现在不用寄了,我可自己做了。我觉的自己能有这么轻松的工作,工资又不算少,都是师父给安排的,挣的钱除生活费外,理应用在证实法、救众生上。师父给我们的太多太多,而我们即使全付出又能算得了什么呢?所以几年来我没买过高档服装,更没买过化妆品。因在大法中修炼,内心洒满了阳光,即使不用化妆品,人家也都说我看上去很年轻,本来快四十岁了,很多人都说看我也就二十七、八岁的样子。

这两年,忙于做真相资料,有些忽视学法,做事心、求安逸心很长时间了也没去干净,有时五套功法两天才炼一次,发正念也不象原来心静了。这些问题我一定注意,从今天起努力做好,彻底去掉这些不好的东西,不让邪恶钻空子,珍惜已走过的路,珍惜这万古机缘,和同修们共同精進,完成史前大愿,同返美好家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