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在救度我丈夫中修好自己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感谢师父再次给我们大陆弟子提供这样一个证实法、提高自己、纯净自己的机会;也感谢明慧网再次给我们提供这样一个互相交流、共同提高的平台。借此我把我如何在救度我丈夫中修好自己的体会向师父作汇报,和同修交流。

我在修大法以前,丈夫对我的关心照顾是远近有名的,曾令很多同事羡慕。自从我修大法以后,他经常莫名其妙的生气,一天天在变化,在一两年内,就由一个忠厚、善良、很爱面子、在当地也很有名气的知识份子,堕落成一个满嘴脏话、夜不归家、有外遇、整日醉生梦死的人。特别是到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他配合邪恶逼我上电视表态;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劳教,他在压力下烧了我五本《转法轮》;我被劳教期间没有工资,他却在这时停薪留职下海做生意,把家里现有的储蓄都赔了不算,还亏了几十万。我从劳教所出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遇到人家到我家要债,家里分文没有,靠借钱过日子;房子抵押贷款,家里几乎所有可拿的生活用品都被他拿去办厂了。六一零对我迫害中所没有达到的目地全都通过他而达到了。而且他直接挑明了跟我说:“我对你所有的意见以及我之所以这样,都是因为你炼这个功!”面对这巨大魔难,我知道邪恶是想置我于死地,我决不能承认,否定这巨关巨难的过程,也是救度我丈夫的过程,更是我修炼升华的过程。

否定经济迫害

我们夫妻俩都属工薪阶层,手里有十万八万的储蓄,日子还过得去,这一下子两人都不拿工资了,又欠了几十万的外债,给一个常人这后半辈子是不容易过的。但我是修炼人,面对这严重的经济迫害,虽然觉的有压力,总感到我有师父、有大法,心里有底。尽管心里也气他,有时嘴上也抱怨他,但心中知道越抱怨越没有用,旧势力就希望我抱怨他,不能上当,赶快做我该做的。我首先要求单位补发我工资。单位左拖右拖,一拖就是一个多月。丈夫叫我到单位去找,工资不给就到领导家去吃。我没有这样做。我想任何不好的事都可以反过来利用,正好我借不发我工资反映情况为由,层层打电话,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电话打到市六一零办公室、政法委书记、市委副书记、省劳教局、省委副书记、国家司法部政治处,打给同事、朋友,揭露劳教所的罪恶、讲大法的真相。两个多月下来了,我估计这电话费起码要五、六百,谁知一查才七十多块钱。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呢,我做的是对的。接下来没几天,单位就把我一万多块钱都给我了,工资也正常发给我了。这更坚定了我只有走师父安排的路才能走过来的信心。

那时候我大量的学法、抄法,在法理上不断有新的突破、新的认识。三件事做的也很用心,心态也越来越平稳,当时对于旧势力对我進行的经济迫害究竟是钻了我什么漏,悟的还不准。因为我自己觉的对钱财没有什么执著,还是很能舍的。但对我的经济迫害,不但没有停止,反而在加重。表现在我丈夫每一笔生意都赔,而他却又象赌博似的,越输越想捞回来,象失了控似的。我知道这里肯定有我的因素,我反复学法,求师父点化我,终于发现:丈夫经常跟我说,这笔生意要是做成了,一下子可以赚几十万。我听到这些心里就高兴,也对他抱有希望。高兴什么?高兴有了钱就可以还帐了,债还了,可以过的轻松些了。不欠债时,好象对钱不执著,欠债了,尤其是人家打电话或上门来要债了,心就被勾起来了,特别希望能有钱赶快还债,不由得心里就盘算从哪能弄到钱?先还哪笔债?这不就是对欠债这种迫害形式的承认吗?不就是变相的对钱的执著吗?在心里盘算它,不就是要它吗?嘴上说否定不承认,心里却在想它。

悟到后,我决定劝丈夫写申请要求上岸回来上班,要恢复被迫害前的正常经济收入。丈夫不肯,因为当时恶党提倡机关干部招商引资、下海经商,有不少人下海了,有的发了大财,有的呛的半死,呛半死的多数要求回来上班,回来上班人多,还要找关系,送红包。丈夫不同意,一来是因为要求上岸人多;二来是怕丢人;三来是没有钱送红包。我不断的对他发正念,不断的从各个角度给他讲真相。告诉他这是邪恶在利用他对我進行经济迫害,讲恶党对我们的三大迫害原则,告诉他只有帮助我共同反迫害才能走过难关,否则就是再苦再累也是还不了债的。最后他同意写申请报告了,但还是要借钱送红包。我告诉他,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们修炼不是挂在嘴上的,无论对什么事,哪怕牵扯到自己再大利益的事,都要按真善忍做人做事。你要求回来上班是正当的,送红包是对这种不正之风的推波助澜,而且是对我又一次的经济迫害。最后他同意了,不花一分钱,把报告交上去,碰碰大运吧!我发出一念,这件事交给师父安排,别的任何生命都不配安排,我就听师父的。结果一个多月,报告批下来了,通知他上班,还专门给他设了一个位置。这件事对他触动很大,他感到大法有一种超常的力量,开始对大法有敬畏之心了。常人和同事也纷纷议论,问我们家有大的后台?有多少关系?我说我们家后台大的可以通到全宇宙,接下来就给他们讲真相揭露邪恶。

丈夫上班时间不长,单位一会儿给他补发奖金,一会儿又补发他下海几年的生活费,一会儿又说他下海替单位带不少下岗职工,要给他免去一部份债务,不到一年的时间,单位补给他五、六万块钱。我单位也是的,一会儿补给我调资钱,一会儿补公积金,又是几万,加上工资,我们一年还了十几万的外债。连常人都说,他家一下子哪来那么多好事呢?我知道,那一年中我是按照师父安排的路走的,努力去做证实法的事,尤其是对丈夫的救度,是不失一切机会去给他讲真相,用我的言行去影响他,他对大法的态度转变很大:知道大法好,知道共产恶党迫害法轮功是不对的,但他还觉的共产恶党还是不能倒的。我知道还有待于我進一步给他讲真相。

就在外债还掉三分之二以上时,我生出了欢喜心、显示心和求心。和同修交流时,多次讲到对我的巨大经济迫害是师父帮助我,我才走过来的,我并没有额外的去多挣钱还债。意思是我全是靠正念才把债还这么多的,我做的好。而在自己内心深处,却有时在想:这段时间还债速度慢,是不是我哪儿没做好啊?把还债速度的快慢作为我证实法做的好坏的衡量标准了,好象是为还债而证实法,这不是在向大法求吗?这和利用大法治病有什么两样呢?我这个大漏又被邪恶钻了空子。去年五月份家里一亲戚,叫我们给他推销一种说是高新科技的产品,按照他说的真是天花乱坠了。我当时想,要真是这样说不定这下子钱还要象师父说的那样成麻袋装呢!就是成麻袋装我也不稀罕了,因为我对钱已经不执著了(其实还是变相的执著),结果产品无效,又不给退货,硬是叫我们承担三万块钱成本钱;紧接又是一件类似的事,又倒贴了一万四千块钱;这接二连三的反弹迫害现象使我警觉。我对照法除了查找了上面的漏洞以外,主要还是对经济迫害的本身没有彻底否定,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讲到:“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什么经济迫害?大法中没有!未来新宇宙没有!我们头脑中连这个概念都不应该有。我只能按照师父安排的,把我欠债还业的事反过来利用,去在救度众生中福报于众生。体现在现实生活中,就是要把挣钱、做生意甚至还钱这些事都当成是救度众生的机会来对待,修自己的一思一念,修去自我。至于说钱什么时候能还,能还多少,心态纯净了,那是由法来安排的,执著了没有用。法理上升华了,状况很快好转。我现在对待这个所谓的经济迫害这一假相相,象对待邪恶的其它迫害一样,在一思一念中否定它。手里有钱就赶快还人家,要符合欠债还钱这一形式;手里没钱也不去想它。我坚信有师在、有法在,我很快就会走出经济迫害这一牢笼。

在救度我丈夫的过程中修好自己

按照丈夫以前的为人以及和我的关系,我是做梦都不会想到他会有外遇的。我修大法以后,一直在给他洪法,希望他能修炼。事与愿违,越讲他越反感,越讲他越往反的方向转变。这使我又急、又气、又苦、又恨,由此足以看出我对他的情有多重,以及我给他洪法的目地纯不纯了。

修炼以前,我在家里是说一不二的,什么事都要随我来,想改变丈夫和孩子的心很强。后来他变成那样了,我觉的对他失控了,有这样的丈夫太丢人了,抬不起头走到人面前。他在家的一言一行、一举手一投足我都看不惯,尽看到他的不好,满眼都是他的缺点。我这些变异的观念、强烈的执著,也使我一段时间修的很苦。我一進门修炼就比较注重向内找,所以这些东西左一层、右一层的,修去的象一座山。但是那时候不知道什么叫否定旧势力,认为安排他有外遇是去我对他的情的。也许是我以前欠人家的,说不定我哪世也破坏过别人家庭呢等等。都是个人修炼,如何把这些事情看淡啦、放下啦、自己怎么提高啊。就没想想因为我有这些执著,才使这个生命被旧势力利用来给我制造魔难,这个生命被利用来破坏大法弟子家庭,这个生命将失去什么?没有想过这些。

从劳教所出来以后,面对巨大魔难,真是百苦一齐降了。但那时我对正法修炼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不少同事、他的父母、兄弟姐妹都到我跟前来说他坏话,有的甚至希望我跟他离婚。我知道这都是冲着我的执著来的,我也曾动过这个念头,但很快就被正念否定掉了。我知道旧势力想叫我走离婚的路,然后以此为借口来攻击大法,这是绝对不能的。我一定要做好,一定要救他。那时我加大学法、发正念的力度,一天能发四、五个小时的正念,既要清除经济迫害,还要圆容好和他的关系。我跟他讲了许多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他时而同情,时而害怕,但最终都是希望我不要炼了,说公安如何如何把我作为重点监控,如何危险。以前他一说到这些话,我马上就把他当作公安一样对待,跟他据理力争,最后他都说:“你以后不要再跟我谈法轮功的事了,我永远也不要听!永远也不会听!”我马上就会认为他选择了淘汰,嘴上说他很可怜,心里却想:淘汰活该,自找的。以前每次给他讲真相,背后都隐藏了很多的私心,想强烈改变他等等。救人的心不纯,对人发出的不是金光闪闪的物质,而是黑色物质,怎么能救得了人呢?

随着对正法修炼的不断深刻的认识,我把他和邪恶分开了,逐步的把它由丈夫的位置摆到了众生的位置上,当然这不是一下子做到的,也是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通过一件件事情魔炼心性,改变头脑中“丈夫”这个概念,一步一步做到的。随着家里经济迫害状况的不断改变,他对大法的态度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也经常能站在大法一边为大法说话了。唯一的是对我的安全问题担心。但对恶党他还是很有感情的。

丈夫对大法有一定的认识却迟迟不能進门修炼,与我的强大执著是有直接关系的。在家庭这个修炼环境中,执著暴露的最多、根最深、修得也最苦的是去我的妒嫉心。对丈夫的外遇问题,我久久不能宽容他,时常表现出一些肮脏的人心来。我也在不断的修去这些东西,清理这些东西,但是它们有很深的根。我发现我每去一层这些东西,丈夫就会向好的方向转变一些,然后旧势力又制造那些假相来勾我的执著,我再深一层的查找、再清理、法理上再有新的认识,他又明显的向好的方向转变一些。我悟到:我这些变异的观念和执著,是直接阻碍他得度的邪恶。我不能再等旧势力针对我妒嫉心,利用丈夫制造假相相来给我修了,这样害己害人。因此我就注重在一思一念中修去妒嫉心,念头一出,立即解体它。经过一段时间这样的修炼,不知不觉中丈夫又慢慢开始象我修炼以前那样了。通过这件事我似乎对师父说的“善化”有了新的认识:当我们用大法来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时,就是对众生的善化。因为大法弟子的每一个执著、每一个变异的观念都是拴在众生脖子上绳索。使之不能摆脱从而進入新宇宙。不修自己,光用道理去教化别人,是改变不了人的。悟到这些理之后,我时常有对不起丈夫和曾经跟他有过外遇的人的感觉,是自己妒嫉不能宽容的人心,使他们一次次的被旧势力利用而造业。于是在今年春天,我抱着纯净的慈悲之心,去给曾经跟丈夫有过外遇的人以及她全家人讲真相、劝三退,其中大多数人都三退了。

我上面讲到说丈夫对恶党还是很有感情的,确实是这样的。这些年他写了不少歌颂恶党的文章,中毒很深,很喜欢看那些歌颂恶党的电视剧。《九评》问世以后,我开始给他讲《九评》里的内容,这一下可触动了他的敏感神经,他说我们参与政治,对大法的看法一下子又返回去了。他被共产邪灵控制到什么成度了呢?无论他看书还是写稿子,还是在吃饭,只要说到共产邪灵这个词,他马上就头疼,或者脸蜡黄要睡下,或者头晕不能动,针对这情况,我对他大量发正念,清理家里恶党物品,卖了一百多斤有邪灵的书(先撕掉再卖),他非常生气,说我没跟他商量。在他还不能理解的情况下,我用常人的办法回敬了他一句:“你把几十万都扔水里了,不也没有跟我商量吗?那要买多少书啊?”他不语了。清理以后,似乎要好一些。但是他办公室全是那些邪灵的书,所以没几天又不行了。邪灵牢牢的控制他,利用他喝醉耍疯,骂家里三退的人对它不忠。从去年农历新年开始,他一喝醉酒就哭,而且不停的重复一句话:“我要死了,我很快就要死了。”以前醉酒从来没有过这样。我看他真是可怜,被邪灵附体到这样。

去年夏天我妹妹带孩子来玩,我看他跟我妹妹说话情绪很好,就乘机跟他讲几句三退的事,他立即脸涨的通红,当着我妹妹的面说:“你们家炼法轮功的,没有一个能修成的。”当时我人心就被勾起来了,陪妹妹去玩,心情也不好,老是想起他说的那句话,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对这个人我可不可以放弃了?我对他实在是仁至义尽了。”刚想到这,我啪一下摔倒在水里了,我当时就说:“师父我错了,我一定救他,一定用熔化钢铁般的慈悲救他。”从那以后,每天只要他一来家,我就对着他发正念,他吓的就少来家。

有一天晚上他喝醉酒,到夜里三四点钟才回来,我想酒后正是他身上共产邪灵发作的时候,正好清除它。邪灵可能知道我要清除它,没发作,老老实实上床睡觉了,也不哭也不闹。我想邪灵你以为睡觉你就能躲过去了,今天非要灭掉你不可!于是我坐到丈夫身边说:“你别睡,我有话跟你说。”他说:“什么话?明天说吧。”我说:“不行,就现在说,你好好听着。”我就开始讲共产党杀人,讲《九评》里的内容,还没讲几分钟,它就吼起来了,手往墙上捶,头往墙上撞,嘴里不停的说:“我要走,我要走,我要死了,我马上就要死了。”我立刻按住他的双手,说:“不许动!”他真的一动也动不了了。我眼睛盯着它,心里说:“旧势力,这属于我要救的人,不许你干扰,彻底解体他背后的一切共产邪灵,求师父加持,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灭!”大约有四、五分钟后,他好象才睡醒似的,深深的叹了口气,有气无力的说:“我知道,你对我好,你对我是真好,你不想我发财,也不想我出名,你是想用大法来规范我,叫我道德回升。”我一听这是他真正的自己在说,接着我又给他讲了许多关于三退的事,他一直静静的听着,最后我说:“你愿不愿意退出?”他说:“我考虑考虑,明天答复你。”我说:“不行,就现在考虑。有什么不明白的我现在就给你解答。”他说:“好吧,我退出。”就这样,邪恶没能有半点回旋余地,就被清理了。我丈夫也三退了。三退以后,他的思想、身体以及工作环境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他听《九评》、看《九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就步入大法修炼了。我们家又恢复了以前的和睦,但家庭生活的内容已经和以前发生本质的变化,因为这是修炼的一家。

以上是我这几年在家庭这个环境中修炼的一点体会,层次有限,某些方面的认识肯定有些片面,请多指正!

最后,祝伟大慈悲的师父好!祝全世界的同修共同精進,圆满功成!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