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膀粉碎性骨折一个多月恢复如初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我们老俩口是九六年得法的。“四二五”、“七二零”和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共三次进京上访,不但被罚款,还被关押在看守所。老伴被非法判劳教二年。因此我们俩成了县里黑名单上的“一号”和“二号”。在十六大前夕,十几个人到我们住处企图绑架我们,我们被逼流离失所。

零三年五月的一天晚上,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而且人声嘈杂,大声喊我俩的名字。听声音我们知道是来抓我们的。敲门声一阵紧似一阵,后来简直就是砸门了。情况紧急,必须马上离开。我从房顶上顺一根电线杆滑到一堆砖垛上,砖是立着排的,天又黑,心又急,慌忙中砖被踩翻了,砖掉下去了,我也摔下去了。我的右肩膀正好磕在砖上,胳膊抬不起来了。我想可能是脱臼了,左手托着右臂往起举,想让它安上,试了两次不行,只好去医院。

到医院拍X片检查。检查结果是右肩轴粉碎性骨折,大约一寸长的碎骨片游离到肩膀下肱骨外侧,清晰可见。医生建议做手术,说:“打石膏效果不好,需12周。当晚不能做,交500元押金先住院,第二天再说。”又说:“无论打石膏还是做手术,胳膊是残废了,不能够着头了,能将就着吃饭就不错了。因为轴尖摔坏了,这个部位不好固定,而且胳膊也不可能不动。”我一听咋治都是残废,就说:“算了,不治了,咱走吧。”出了医院我对老伴说:“咱就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吧。”老伴很赞同,就找到一位好心人家住下来。主人给找了一条带子挎上。第三天中午,我坐在沙发上似睡非睡的状态中,看到我和一个中年男子合抬两块木板上楼。木板象积木一样,一块右上角凹一块,另一块右上角凸一块,在楼道拐弯处,不知碰到什么地方,咯噔一下,两块板合住了,我的胳膊也随之一振,立刻清醒了,胳膊一下子感到轻松了。我高兴的想师父管我了。

可是“伤筋动骨一百天”的观念没有转变,还用带子挎着胳膊。我每天大量学法,一个胳膊该炼功就炼功,发正念也不误。胳膊一天比一天轻快,淤血、水肿没几天都消下去了。一个月左右的一天学《转法轮》,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人,你老认为自己是个常人,老认为是有病,那怎么炼?”我一下子悟到,我还挎着胳膊就是把自己当作常人了,立刻把挎带放下活动胳膊。开始确实觉着胳膊短了,吃饭,够头都困难,我就一点一点往上抬,没几天就恢复如初。做冲灌胳膊伸的笔直。我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在我家族中,亲朋好友中,同事中影响也很大,确实改变了一些人的认识。

我这肩膀摔成粉碎性骨折,不住院,不做任何医疗处理,只是学法,炼功四十天恢复如初,对于常人来讲简直太神奇了。为什么出现奇迹呢!就是当时信师,信法坚定的那一念,把一切交给师父,豁出去的那一念。说句实在话,我平时并没有修到那个思想境界。而是被医生那句“怎么都是残废了”这句话逼到那个地步,又处于对自身的安全考虑,才使我横下一条心。如果平时自己学法学得好,悟性高,这胳膊恢复的会更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