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出魔窟靠正念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我于二零零二年六月份有幸得法。在这几年中,我和同修们一样,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凭着坚定的正念,在师尊慈悲呵护下,风风雨雨,坎坎坷坷的走到了今天。今天借明慧一角把我几年修炼中两次被邪恶迫害时正念闯出魔窟的经历写出来和同修切磋。

第一次是二零零三年正月初十那天,本县公安、镇派出所的三个恶警闯入我家把我绑架到镇派出所。我不配合邪恶,不写“三书”,他们就把我绑架到县公安局、看守所和邪恶的“六一零”洗脑班進行迫害,被关押二十二天才放我回家。在关押期间,他们无礼搜身,二十四小时监控,让我睡在水泥地上,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当时有的老同修用绝食的方式反迫害闯出了魔窟;有的向邪恶妥协被释放。在那样恶劣的环境里,在绝食、正念和写所谓“三书”妥协中我选择了正念。

第二次是在二零零六年四月四日那天晚上,因送资料,被一名所谓已“转化”不炼了的人举报到大厂县大厂镇派出所。随即我被当时三个蹲坑的恶警绑架到派出所。我书包里有明慧资料、《九评共产党》光盘、不粘胶等。恶警夺走了我所有物品(自行车、书包、手表、围巾、手套),还用两个手铐成大字形把我铐在两个铁床上,不让睡觉。他们疯狂的追问这些东西从哪来的?和哪些炼功人认识与往来?我不配合邪恶,他们就又把我绑架到县看守所加重迫害。

在前两个月期间,已有几十名同修被抓,有的坚定的同修被非法判劳改,有的写什么“三书”被释放。我亲眼看到那么多同修身心受到摧残,有的甚至精神失常,我的心如刀绞,痛极了。我也想用绝食的方式反迫害,可是有一名老同修对我说,最近几十名同修被抓,都绝过食,她的丈夫(大法弟子)绝食22天,身体骨瘦如柴,恶警不但不放人,还把大法弟子全部都送医院去,灌食,输液進行迫害。她接着对我说:“我看你呀还是吃饭吧。”听了她的话,我又進一步想:用绝食的方式,使我们身体虚弱,受到内伤,没有精力背法、发正念、讲真相救度众生。那么是谁高兴呢?肯定是邪恶的旧势力黑手高兴。我们只有学好法,不断的发出强大的正念,才能解体邪恶。“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父的《洪吟》展现在我的头脑里。“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旧势力黑手对我们大法弟子的所谓检验是利用了我们执著的心。我向内找,找到了自己在修炼中的不足。在绝食、正念和写所谓的“三书”中,我第二次选择了正念。

几天过去了,老同修又说:“绝食的大法弟子那么坚定都被判劳教了,看你这个样子,也免不了被劳教。”当这句话说到第三次的时候,我制止了她的想法。我回答她说:“你不要这样说,首先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有一颗信法的心,头脑里有强大的正念,有多大的正念就有多大的威力。不管我在修炼的路上有什么漏,旧势力黑手也不配检验我,我的路是由师父安排的,只有师父让我上哪我才上哪。‘劳教’这两个字我从来不想,因为我们才是最正的。”我这几句话使老同修点点头笑了,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说。我在看守所被关押了二十五天。还有一名同修也没有绝食用正念闯出了魔窟,使我悟到正念正行的重要。所以,只有学好法,修去不好的东西,才是最安全的。

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最后用师尊的《洪吟(二)》<别哀>共勉:

别哀

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

双手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