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二零零二年的一段时间,我经常到农村偏远地区发放真相材料,不知不觉起了干事心,忽视了学法,经常错过全球正点发正念,特别是中午十二点和下午六点这两个正点,让邪恶钻了空子,被邪恶之徒绑架到王村这个臭名昭著的第二女子劳教所,遭受了二十一个月零二十一天的迫害

在去的路上,心里产生一念:我是大法弟子,即使有执著,邪恶也不配考验我。

刚到劳教所,恶警就安排几个犹大围攻我,妄图转化我。我态度坚定,拒不转化。它们开始了对我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摧残,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几个犹大为了讨好恶警,为达到转化我的目地,不择手段的迫害我,稍一闭眼就连推带拽,两个犹大拖拉着我在屋里转圈跑,逼着我面壁,罚站,导致腿肿的不能走路,脚肿的穿不上鞋,一打瞌睡就碰到墙上,头、鼻子碰的肿了,我疲困的厉害,几个犹大就用纸壳刮我的眼皮,拽我的耳朵,这样苦熬了五天六夜,在神志不清,认不清人的情况下违心的写了“三书”,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决对不能干的事,这才让我睡觉。

刚睡两个晚上清醒后,我十分痛悔,那剜心透骨难受的成度到了极点,想起师父的教导:“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心自明》),这时我感觉慈悲伟大的师父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我,点悟着我,鼓励我摔倒了爬起来接着修,第三天早上,恶警看我不是真心转化,就拿一本《转法轮》问我想不想看,我说我想看,转化是错的。这个恶警一听马上把我提出来,投到厕所里,叫了几个犹大折磨我,投入地下室冻我,一次我在写严正声明时,被犹大打了小报告,恶警说你这样的还写声明?意思是说我根本就没转化。二零零三年农历新年期间,我被关在地下室遭受了一周的迫害,大年初一才让我上来。

在那生不如死的日子里,邪恶先后六次二十四小时不让我睡觉来折磨我,时间为五天六夜至九天九夜不等,不让我上床休息。我时刻记住师父的教导,每天背师父的经文、《洪吟》、《转法轮》,利用大量的时间发正念,清理自身不好的物质。随着我的正念越来越强,我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不唱歌,不打报告,不做操,不写它们想要的字,每到升旗不宣誓,用实际行动证实大法。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四日,劳教所放诬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我忍无可忍,全盘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安排,不顾一切的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有力的震慑了邪恶。我的正念来源于师父的慈悲加持和大法的威力,心里从未有过的轻松。这时呼拉围上五、六个恶警,值班的犹大也跑过去,我感到我无比的高大,它们有踩头发的,有捂我嘴巴的,有扭胳膊的,有卡脖子的,把我拖到办公室,一个恶警用胶带粘住我的嘴,七手八脚,拳打脚踢,我心里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也没觉的痛,我明白是师父在为我承受痛苦,它们把我绑在窗户和墙角之间,就象被钉在十字架上一样,我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迫害我的一切邪恶因素,同时开始了绝食抗议,昏迷中看到慈悲伟大的师父来到我身边鼓励我,我顿觉一阵热流通透全身,信心十足,决不向邪恶妥协,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绝不辜负伟大师父的慈悲苦度。

二零零四年八月七日,劳教所通知我回家,我儿子和单位的领导开车来接我,堂堂正正的离开了那个邪恶势力的黑窝,刚走出去不远,后面跟上一辆车,方向盘突然失控,差点撞上我们的车,车里的人吓的直叫,我明白这是冲着我来的。邪恶正在虎视眈眈,是伟大的师父又一次救了我,没有师父时时刻刻的慈悲呵护,弟子怎能走到今天。

我没有文化,水平有限,写的不好。写出来的目地是想把我曾经走过弯路的教训请同修们引以为戒,正念正行,共同精進,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