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希玲等大法学员在山东第二劳教所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八日】山东第二劳教所,又叫王村女子劳教所,在中共这场对法轮大法迫害中,一直担当着迫害大法学员的丑恶的角色。至今,大法学员闫希玲已经十几天不让睡觉了,大法学员高明霞、赵玉红也被惨无人道的迫害,赵玉红不知被谁接走,已失踪。

大法学员闫希玲刚来劳教所时,被迫害两个月左右,强迫其“转化”。恶警逼她看攻击大法的录像、录音或听恶警、犹大们散毒,不让睡觉、洗漱,罚站站到腿脚肿的很厉害。现在它们又再次对闫希玲进行迫害,已经十几天没让她睡觉了。

青岛大法学员高明霞,因坚修大法,不配合邪恶,被恶警两次关禁闭室,两次被捆绑,左手腕至今留有被捆绑后的伤痕。多次被强迫“转化”,曾经连续十七天不让睡觉,强迫坐在小凳子上。不让洗漱,找借口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大小便,经常几个月几个月的不让洗澡换衣服。

一次,恶警将高明霞的手成一字状拉紧捆绑成一高一低,站立近四天四夜,并不给饭吃(算绝食),不让上厕所,并卑鄙的将师父照片拿来,恶警李英扬言道:只要拉尿裤子里,就把师父照片放上,看你师父是否来救。

王村女子劳教所经常对着不妥协的大法学员骂师父、骂大法,将师父名字写在地上拖大法学员去踩,有时将师父照片偷偷放在大法学员的鞋里,等其穿上几天再当面拿出来等等卑鄙的手段妄图摧毁大法学员的意志,钻善良的大法学员的空子。有的大法学员为不使这些人犯罪,就违心的写了“保证”等。这都是劳教所对坚定的大法学员经常采取的卑鄙手段。

大法学员赵玉红被非法劳教后,又被非法判刑4年,期间不管恶警迫害多么严重,都一直学法炼功。到期后,被当地“六一零”接走,五个月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一大队近两个月后,一天早上不知被谁接走,不知去向。

这两个月的时间赵玉红因坚持学法炼功一直被虐待、迫害,不给吃饱,不准睡觉,或只准睡很少,不准洗漱,洗衣服等,曾被劳教所送济南精神病院查体。一队大队长张燕,副大队长李悦、申秀红,恶警李红梅、李薇等,有时指使犹大们有时亲自动手殴打、侮辱、谩骂、以各种剥夺人的基本权利的方式对赵玉红进行迫害。

山东王村女子劳教所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进行疯狂的奴役劳动,任务非常繁重,有糊纸盒、拉线圈、绣花、缝衣服的亮片、珠子等等,大部份都是出口的产品。强迫学员早起晚睡,经常加班加点,平均每天劳动十多个小时,由于每天超强度的奴役劳动,很多人出现身体不适,脊椎痛,眼痛,头痛,腿脚肿等等。

每周、每月都逼迫学员写所谓的周记、月结等,谤师谤法。如不写或认为不深刻,就会被视为思想认识不行而被恶警或犹大叫去“单独交流”

望所有看到此文的大法学员与正义之士采取不同的方式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