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发正念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八日】九月中旬的一天上午,我到银行取款,正在办理,忽听外面传来歌功恶党的军乐演奏声,众生都吸着毒素却不自知。

我本能的发出正念“解体操控利用军乐队为恶党补充力量,毒害众生的一切邪恶,所有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和恶党的一切邪恶因素,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同时保持了强大的正念。办理完毕随着军乐队边走边发正念,持续了几分钟,乐队气势未减,此正念未起到震慑邪恶的作用。于是我调整正念,发出:“清除操控军乐队毒害众生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无所不包,无所遗漏。不准以这种方式来向众生散毒”,保持了强大的正念,感觉自己就象众生的保卫者,重任在身,一会儿,明显感到曲声没有了凝聚力,也缺乏先前浩浩荡荡的气势,部份生命清醒了,该干什么干什么,似乎声音進入不了他们的空间场。但那支队伍仍边走边奏,尚未停止,只是支撑的力量不充足了。

我想到同修们能使血旗升不上去,能使升血旗的音乐放不出来,我为什么不能制止他们向众生散毒?除恶是在正法,也是救度世人与众生,我该找找自己了,是不是我缺乏慈悲心?师父在《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中讲:“所以无论你是做什么的、你是干什么的,你只要见到我,我就让你动善念,你只要见到我,我就能够在你善念中消你的罪、消你的业。世人其实都有明白的一面,他们是清楚的。也就是说,不管你干了什么,也不管你是干什么的,我都这样对待你。也许这就是人们讲的最大的慈悲了吧。”

我想到了被操控利用的生命,他们在无明的迷中,站在了邪恶一边,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我真正为他们担忧,觉的他们可怜。以往在这种情况下,我会令他们肉身现世现报,而这一次不同了,我把他们当作自己的亲人,没有恶意,一心为他们好,只有救他们的一颗善心。这时我心平气和的念出:“清除操控利用他们对大法,大法弟子,世人犯罪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共产邪灵,解体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和最后机制,消除另外空间的一切干扰,无所不包,无所遗漏。”众生都是为法而来的,大法造就的生命只能为大法服务,不准邪恶利用他们,让他们都理智清醒起来,反对恶党,反对为它服务,同时发正念让他们手足酸软、浑身乏力,乐器发沉。眼前的一切都在随着我的正念在变。大约不到两分钟,一首曲子在卡壳声中狼狈的结束,个个灰溜溜的,好象见不得人似的,连背负乐器的力气都没有,一直冷冷清清的走了好远也发不出音来。

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理解也包括否定对被操控的世人的邪恶安排,也要把他们从邪恶的安排中解救出来。“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唤不回”(《济世》)。

通过这次发正念的经历,我还感受到师父的加持,是师父在“导航”,而我只是随“机”而行。但是心态和基点一定要摆正,发正念是除恶救众生,体现的是对众生的慈悲,是为了众生的得救而做的,把大法和众生放在首位,无论在人的表面这边体没体现出正念的威力,都不要被邪恶的表象所动,就是坚定正念,一定要解体邪恶。体现的是心性和对法的坚定。

个人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