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绝食的粗浅认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九日】近段时间,明慧发表了数篇有关绝食的文章,读后耐人深思。现将本人对这一问题的粗浅认识写出来,旨在与各位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以来,大陆各地几乎都有同修绝食反迫害。每当听到同修绝食的消息,我和其他同修一样,心情异常沉重。我想象的到绝食同修为此所承受的巨大的心灵上和肉体上的痛苦,因为在大饥荒时期我曾尝到过忍饥挨饿的滋味。有的同修在文章中认为邪党分子在夺取政权前为争取达到其目地曾采取过绝食抗争的手段,就把绝食和党文化联系起来,好象绝食是邪党的专利。其实不然,早在周朝初年,商代遗民伯夷、叔齐为拒绝出仕而不食周粟,饿死在首阳山上。当年,唐僧西行取经,途经高昌国时,国王硬要挽留唐僧在此长住下来,无奈之下唐僧绝食三日以明心志。高昌国王深为唐僧向佛的诚意所感动,终于放其西行。可见,绝食只是一种表达意愿的极端方式,后来只不过邪党分子曾经利用过而已。而大法弟子绝食与一般常人绝食虽然形式上看似一致,但实质应该完全不同。

从正法实践中看,大法弟子真能够放下生死,不掺杂任何人心绝食反迫害,对邪恶确实能够起到震慑作用,少数同修就是通过绝食堂堂正正的闯出魔窟。二零零四年冬,我们这里有个女同修在外地做真相被恶警抓進看守所,当天她就绝食,七天后即获释。当然,也有相当数量的同修尽管绝食数日,甚至长达数十天、数月,精神中承受了难以形容的痛苦,肉体上受到了野蛮灌食的摧残,邪恶也不放人,最后绝食者不是放弃绝食,就是被邪恶夺走了生命。这些同修的绝食为什么失败了呢?原因是多方面的:也许是绝食的同修掺杂了人心;也许是受到先天因素的制约;也许是遭受迫害的漏因没有找到……

不管怎样,笔者认为对绝食反迫害既不能轻易否定,也不宜普遍提倡,因为大法弟子每个人所走的路不同,正法修炼不同阶段对大法弟子的要求标准不同。二零零六年三月,我因恶人举报被抓進了看守所。当时我没有采取绝食反迫害的方式,而是静下心来查找自己遭受迫害的原因,同时坚持整点发正念,向监室内的常人讲真相、劝三退。“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数日后我就获释,从新投入到本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

目前,正法修炼即将结束,法对大法弟子的要求标准更高了。以前,大法弟子只要能放下生死,邪恶就不敢动了。那时绝食的同修以纯正的心态绝食反迫害,一般来说就有成效。而现阶段则不同,放下生死对大法弟子来说已经不是主要问题了,去人心、挖“私”根则是正法修炼的关键所在。因此现阶段身陷囹圄的同修如果单纯依赖绝食以求获释,就难以见效,最好不要绝食,了却人心、发正念、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才是反迫害的有效途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