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濒死的刑事犯自述在修炼法轮大法中获得新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九日】我因为犯罪而被关进监狱;又因为监狱警察迫害我这个身患重病的人,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为了救自己的命而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现在,我的情况好转了,是大法师父救了我。我要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全天下的人,让人们自己来评判是非、善恶。

我是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病号监区刑事犯门广月,被监狱政府和大犯人(牢头狱霸)刁难和陷害,病情严重到快要死亡的边缘,监狱的政府却不救我。我在明知道国家不让修炼法轮大法的情况下,在没有任何办法救命的时候,走上修炼的道路。我是在中共的监狱被改造的,最后是大法把我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

我是二零零二年十月入哈女监的,当时因为我有严重的腹膜结核心脏病,监狱医院体检完我病情后拒收。后来是看守所给监狱医院留的钱才收我,在集训队只呆四天,因为我病情严重,被送到病号监区。在改造路上,大犯人的陷害,警官处理不公正,我认死不屈服找狱长。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日因为我不屈服监狱那种粗暴方式,我犯病了,三天没吃下东西,政府却不管我病情如何,竟说我是绝食。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三日把我关进小号,当时小号的警官就说:“犯人都这样了,你们还往里送,而且犯人还没有签字。”当时二院长在小号里给我做的心电图,给我留下心脏药。在小号里我又得了眩晕症,他们给开了眩晕停药。从进小号到出来我都没有签字。在小号期间,病号监区警官来提审我两次,那时我病的都快站不起来了,警官竟说我装病,死不了。

二零零五年九月一日一监区警官多次带我到监狱医院看病,大夫都说我病没有好。我每天要承受病情的痛苦,出工收工的折磨,精神的压抑。我给狱长刘志强写信,他问我:有诊断吗?没有诊断让你下队就对了。我说监狱医院是了解我病情的。没出现矛盾时都说我是病号,监区最重的病人,出现矛盾时我的病马上就好了,有这种方法好病的吗?难道一个诊断比一个命还重要吗?我在等政府救我命啊!我又问狱长刘志强,我进小号没有签字,你不觉的有问题吗?

和狱长谈完话后,我在没有办法救自己的命,到了完全绝望的地步,抱着救命、祛病健身的目地,我开始修炼法轮功,我得到了法轮大法。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二日,一监区警官带我到监狱外二院看病,大夫当时就问怎么到现在才来?病人是肠梗堵,腹膜结核,再不及时治疗,随时会有生命危险。大夫当时开诊断,下住院通知。我知道死亡在一天天向我靠近。我真没有想到,人性化管理的文明监狱都拿人命开玩笑。我只有指望法轮大法普度众生,救我的命了。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我又回到了病号监区,那时候我连走路生活自理都不行了,都是大法弟子帮助我,关怀我,照顾我。我开始专心修炼法轮大法,在修炼一段时间后,奇迹发生了:我的病情开始好转了。是法轮大法师父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政府找我谈话,不让我修炼法轮功。我说我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要求自己这段时间,我走路、生活自理都可以了。我要请示法外复查。当初你们政府为了一个诊断让我病情加重快要死了,要不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我也活不到今天。政府到现在也没有同意我上法外复查。我说你们不同意我上法外复查,你们政府心里就是有鬼。因为你们知道我修法轮大法病情好转了,而不敢证实是法轮大法把我的病治好的。只有法轮大法最敢讲真相的,监狱为什么不敢面对事实不敢讲真相呢?我犯罪到监狱是为了往好的方向改造的,不是让监狱政府迫害的。把讲真话就叫不服从管理,叫做顶上级,就往死里整你。

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我又分到一间区,许多人都看到了我身上的奇迹。按常人来讲,象我这种病情没有治疗能活到今天已经是奇迹了。现在监狱利用它们的权利,用我身体病情不能适应的各种方式、手段还在残酷迫害我,逼我出工,不许炼功,不给减刑。就拿一天三餐来说,急急忙忙连跑带颠的吃这三餐饭,别说是肠梗堵、腹膜结核的病人,就是一个肠梗堵的病人能不能承受的了。我每天都在承受身体的痛苦和出工收工的折磨。谁没有兄弟姐妹,人都有善良仁爱的一面,怎么也不应该置人于死地而后快吧!

我真的很感谢这样的机会选择了修炼。修炼是美好的,“真善忍”是美好的。我失去了减刑的机会,但是我多年的病好转了。

我本人的真人真事就展示在广大干警面前。该相信“法轮大法好”了,法轮大法是能让人从死亡的边缘复生的。

我向各级领导请示去法外复查,如果我的病情好转了,就应该让我修炼法轮功,而不应阻止我,更应该让所有的大法弟子修炼和讲大法神奇的真相。法轮大法是正法,祛病健身与人为善做好人,是天大的好事,对国家对人民都有好处的。

我现在是因祸得福。希望全天下的大法弟子和世人知道我的事情后,要相信大法好。

两年的刑期很快就要过去了,我会向全中国和全世界的人讲我一个刑事犯在监狱被中共手下的监狱警察迫害,为了救自己的命而走上修炼大法的道路,从而获得了新生。让世人来分辨哪一方是真善忍,那一方是假恶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