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从我做起,做遍地开花中的一朵”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三日】今天看了二四四期《明慧周刊》中“从我做起,做遍地开花中的一朵”文章后深有同感。早就想写出自己的想法,各种常人心一起来,就拖到今天。下班回家时突然发现自己不想写体会的最大干扰是自己不想严格要求自己,因为总感到如果写出来而做不到是假修是空谈,是欺骗师父,如果不写的话好象可以心安理得的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意思是如果不精進,师父不会怪我。真是自欺欺人啊!修炼是那么的严肃,时间又是那么的有限。我该惊醒了,从现在起我要把自己的心得写出来,更促進自己勇猛精進,从我做起,真正的做遍地开花中的一朵。

早在师父告诉我们向中国民众讲真相起,我们这儿还没有资料点,只能靠这方面有能力的同修从自己工作的便利中获得师父的讲法和一点真相传单;还没有不干胶,不久后才从外地传来一点不干胶。真是啊,在此以前我从不知道商店还有双面胶卖。

因为资料太少了,我就自己到商店买回双面胶和白纸,先把白纸剪成小方格,写上“法轮大法好”等真相标语,在反面贴上双面胶,晚上做完,白天一有时机就贴上一张,不知不觉中怕心也少了,胆也炼大了。我的字由于写真相传单不知不觉的也越写越好。

慢慢的本地的资料点也随着正法的進程相应的建立起来。资料有了来源,就把自己这朵“小花”不知不觉的又藏了起来,开始依靠别的资料点了。

一晃两年的时光就这样走了。随着不断的学法,和从周刊上看到同修用生命换来的教训,我深感不安,我不能再等天上掉馅饼了,自己的路一定自己趟出来!

我决心学电脑学上网,以前一谈电脑就象是小孩谈上大学,一个没读过书的小孩一开始就上大学,简直比登天还难。可我再不能坐享其成了,我也是大法弟子,再难,我也要学。因为有一念,只想救众生的真念,所以学电脑也是一点就通,我深感这是师父的加持、大法的威德,教我电脑的同修鼓励我说:“你在电脑这方面有天份,好好的学吧!”

在此过程中,我和爱人(也是同修)经常一起用红纸写真相标语,又买回红布做横幅,因为爱人会写空心字,他就用这一特长,用硬纸,把空心字“法轮大法”等写在纸上,用小刀片一刻,然后买回小瓶喷式的油漆,利用晚上开出租车的机会,把硬纸贴在墙上一手带上手套摁住一端,另一只手拿着油漆一喷,真是又快又方便!

后来,我们这儿的协调人被绑架迫害后,我才正式开始制作资料。因为资料点被破坏,我就把电脑等一股脑的搬回家。第一天做资料,也是第一次印周刊,因为我以前学的台式电脑里的打印程序和现在做资料的笔记本电脑里的打印程序有点不同,我一下子就搞不懂了,只等爱人晚上回来,累了一天的他,真够呛的,可惜他也是个半瓢水,从晚上九点,摸索到半夜12点多,他一天没学法,没发正念,也没休息,气冲冲的把似睡非睡的我叫醒,说我不该把这些东西搬回家,又不会弄。我没有生气,只是说你去休息吧。我自己来,爱人倒头便睡,我独自坐在电脑面前,心中不断的求师父说:“师父啊,不是我逞能,只是因为我是个大法弟子,应该这样做!可是明天同修们要看周刊了,我必须今晚做出来。请师父加持!”

打开电脑,一边发正念,一边找打印不好的原因,没有一点急躁,心中只想到今晚必须把周刊做出来。鼠标不停的跳动着,一直到凌晨三点,我仍然不灰心。(其实,我以前学的只是怎么打开关闭电脑和打字,打印资料,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别的同修正在打印时有事让我摸了几天现成的,可是对于打印程序里面的数据变动,我是一概不知)无意中,我看到一栏里的数据,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念:“哦,原来是它的原因。”鼠标一点,资料印对了,我激动的一直谢师父。第一次强烈的感到师父的点化是那么的真实不虚。我马上兴奋的把爱人叫起来说:“快起来看,我打印出来了。”爱人也高兴的不得了。

就这样,我做了一两个月的资料,期间的感受无以言表。但有一点,就是总是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压迫我,我深知这是邪恶在搞鬼,想阻止我印资料,但每次都没干扰成。写到此,我深深体会到做资料的同修是多么的不容易,所以请所有没有参与做资料的同修多帮做资料的同修发正念,清除资料点的邪恶烂鬼。千万不要一出事就怪同修这执著那执著的,如果没有同修在资料点的付出,我们怎么会及时的看到师父的讲法和周刊呢。想说的话真的很多,时间有限,只想到师父说的一句话:“注意:问题出现了不要找责任,要看自己怎么做的。也不要追其谁写的,接受教训,今后注意。”(《纠正》经文。)

后来被绑架的同修邪悟说出了好多事情,爱人也被绑架迫害,当时恶党抓了很多做资料的同修,我们这儿的资料点象是停了电一样又是一片黑,在黑暗中,我想起了几年来经历的风风雨雨,我深感修炼是多么的严肃啊,如果当初我们没有那些执著,如果当初我们都听师父的话,把学法放在第一位,就不会发生这些。想到这些,我时常深深的懊悔自己做的那么的不好。

在黑暗中,我没有倒下,因为我想起师父,我还有师父啊,我还有大法和同修,象在黑夜中借着星光,我心中、脑子里满是师父的叮咛,坚定的找到同修,互相的叮嘱鼓励,使我走过了那段艰难的岁月。

现在的我不再茫然,不再表面轰轰烈烈,心中时常心静如止水,脑子里满是救众生的事。

经过了几年风吹雨打后,我又开始制作不干胶:现在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把周刊上或者传单上看到的可以让世人明白真相的句子摘抄在一个本子上。然后在不干胶上写真相短语时,随时都可以找到比较恰到好处的真相短语。也学会了画莲花,我都用小孩子水彩笔在不干胶上描画下来,再在上面写上真相短语。有时看看制作的真相不干胶真是象,真是美好!贴在电线杆上真是好美!

同修们,都来动手吧,我们多写一张,做资料的同修就少做一份压力,他们就会多一点时间学法发正念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