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 正念解体魔难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三日】一直以来我从《明慧周刊》中受益颇多,但只想索取,没有想到付出,认为我修的一般,没啥可写的,心安理得的从同修的交流中吸取营养。偶尔想拿起笔来,总有这样那样的理由,耽搁下来。最近看到很多同修说写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是剖析自己的过程,平时自己不易觉察的执著心因此而暴露出来。最终我决定这次一定要拿起笔来,突破自我。

自九八年底修炼以来,一直感觉自己悟性太低,对法理的认识提升的很慢,什么也看不到。心里也明白不应执著看到什么,但有时却还是想:我真是个炼功人吗?师父在管我吗?明知道这种想法不在法上,却时不时的往上翻腾。最近发生的两件事使我彻底改变了这种想法。

前一段时间我丈夫回家总不高兴,我打印《明慧周刊》,他看见了也冷言冷语(以前他不管)。我不知何故,依然做我的。直到有一天,他这种不满情绪爆发了,说要找我谈谈,又说这日子没法过了,要离婚等等。我说:“好啊,谈谈吧。”我心里坦坦荡荡的。当我俩坐下来谈话时,我才知道他不高兴的原因。他说,我发资料被人举报到派出所了,派出所的领导和他认识,找他谈了此事。这位所长又说,如果要抄家的话肯定损失很大,这次就算了,下次再有这事的话就不好办了。我丈夫听了后心里的压力很大,既担心又害怕,越想后果越可怕,越发寝食不安,却又不跟我明说。刚坐下开始谈的时候他的情绪很激动,我边发正念边跟他善意说明为什么要发资料,告诉他,如果再有人跟他说这种事时一定要正起来不要怕,也一定不能配合他们。慢慢的他平静下来,不再反驳,也能听進我说的话了。过后我的直觉告诉我,是师父在保护我,因为这毕竟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师父帮弟子化解了此难。

另一件事更让我感受到“师恩浩荡”,师父时刻在看护每一个弟子。我一向认为自己比较注意安全,在那些邪恶机构那里也没有挂号,我不会有事的。现在看来这种想法也有不对的地方,因为每一个身在大法中的弟子,旧势力都虎视眈眈的盯着呢。

果然一天,朋友告诉我国安已调查我很久了,连我公司、家庭及我丈夫的详细情况都了如指掌。我当时真觉的他们在开玩笑,让人无法相信,但这却是事实。他们很为我担心,觉得这是大事,必须认真对待。说心里话,刚听到此消息时我一点也没害怕,只是感觉很惊异,心里也为这样的政府感到悲哀,同时担心我的朋友是否会受牵连,希望让他们尽快知道此事。

几天过去了,我自己的怕心却慢慢翻上来,怕出事,怕影响工作,怕影响家庭,怕影响世人对大法的认识,怕这怕那。理性上也知道这么大的事如果不是师父慈悲呵护,还不知有什么样的后果呢!既然已经让我知道了,相信师父已经给弟子化解了;也知道这是旧势力强加的考验,目地是从整体上迫害大法弟子并影响世人被救度,是不能被承认的。于是我加大力度发正念,原来晚上十二点发正念总是起不来,那一段时间闹钟一响即刻醒来,但却带着强烈的怕心,正邪两面一直在心里激烈交锋。平时自己一直在背《转法轮》,背《洪吟》,但关键时刻还是正念不足,说明学的还是不扎实。于是我强迫自己脑子一有空就背《洪吟(二)》中的《怕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不断加强自己的正念,看《明慧周刊》,同时同修也不断的鼓励我,说这一切都是假相,是冲着我的心来的,只要加强正念就没有过不去的关,修炼的路上哪有那么舒坦的?慢慢的我的正念在加强,怕心在减弱。

冷静下来我在想:师父说修炼人身上发生的一切事都不是偶然的。为什么这样的事会发生在我身上?根本原因还是自己存有怕心被邪恶抓住了,于是旧势力就演化出这场魔难来强加给我。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在有意识的去除自己的怕心。我知道其实自己怕心一直还在,有时轻有时重,而怕心却是修炼人必须走出的死关。正是由于自己的怕心还在,同时也是由于自己平时“三件事”做的不好,发正念流于形式,看书犯困、走神,才导致这个后果。由此也更明白了修炼是非常严肃的事情,一思一念都极其关键。旧势力为每个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条路,如果不能时刻保持正念,保持神念,那么人的念一动实际上已经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要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真正做到信师信法,就要时刻加强正念,排除杂念,分清真我假我。同时我也发现,虽然修炼七个年头了,自己的各种私心杂念却还在,妒嫉心,显示心等很肮脏的思想有时还很强烈的冒出来,有时甚至拿大法当交换条件,还冠冕堂皇的给自己找理由。这么肮脏的思想离一个真正的大觉者相差甚远,又怎配的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的称号?再次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今后惟有精進才能不愧对这浩荡佛恩!

真诚祝愿师父中秋节快乐!愿所有同修共同精進!合十!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