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对陈伟君等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集训监区和所谓的“攻坚”大队还在暴力强制“转化”大法弟子。他们指使七、八个犯人打一个大法弟子,不让睡觉,或到深夜2点半以后才让睡觉。大帮人围着一个大法弟子大喊大叫,强制大法弟子邪悟,谁不听,她们就狠狠的骂大法弟子,骂师父,进行精神折磨。

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大张旗鼓张贴监狱局对监狱下达的公告,撤消给犯人的一切监管权,连犯人的组长也包括在内。可是至今黑女监还是和往常一样用犯人管犯人,特别是用犯人严管大法弟子,就连大法弟子的手脚怎么放都由犯人说了算,谁不听他们的,手脚就被几个犯人抓住,按住,连打带骂。监狱的犯人就敢随便骂大法弟子。为了让犯人迫害大法弟子,肖林给犯人开会说:你们都是政府挑选的精英、强者,政府信的过的人,好好干吧!给你们高分。” 大法弟子向肖林反应犯人随便打人,肖林竟说这是犯人的“职责”。这些在社会上犯罪、在家打骂父母、在监狱不仅不好好改造甚至搞同性恋的这些人渣是恶警们迫害大法弟子的得力助手,可见恶党的监狱是多么的黑暗和邪恶。

犯人也尽量讨好恶警。平时恶警用犯人看管小号,犯人知道干警想吃什么就给做什么,干警往厕所一蹲喊拿纸来,犯人正在吃饭也得马上跑过去送纸。喝的饮料、吃的水果、洗衣服等等都是犯人提供和服务,没钱的犯人干不了。监狱局或其它单位来检查他们就把看学员的犯人藏起来,用干警看管,等检查的人走了再把犯人送回去。黑女监以刘志强为首的干警严重违反六条禁令,一直把大量监管权交给犯人行使。犯人就能代替干警,犯人说让那个大法弟子进小号那个就得进小号。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病号监区重病号很多,没人照顾、没钱看病买药的人很多。监狱给重病人准备了病号饭,可是,真正的重病号,如果没钱给院长赵英玲送礼,病的再重也吃不着病号饭。没钱送礼的重病人谁也打不上免费针,吃不上免费药。

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恶警将陈伟军强行抬去住院,说是为了“关心陈伟君的身体”,给她找一个“好的地方”。陈伟君在医院住了十多天,没有一个医生问过一次她的身体状况。二零零六年十月五日晚,因陈伟君立掌发正念被犯人看到,犯人徐金兰打她嘴巴子,犯人道长修淑芬让两个犯人轮流二十四小时看管她,只要立掌发正念、炼功就拽住胳膊、腿不让动,还经常一帮犯人围着陈伟君嚎叫,她们说是狱长赵英玲下的令。犯人用套餐盆的塑料盖抽她的脸,用拳头使劲打,将她从这张床扔到那张床上去,腿摔成黑青色,毛细血管充血。陈伟君喊“法轮大法好”,道长修淑芬、赵丽等叫几个犯人来对陈伟君一顿狂喊,说影响她们睡觉了,吓着她们了。副院长刘岩进来,根本不问陈伟君身体怎么样,犯人说什么她就相信什么。陈伟君告诉她犯人随便打人,刘院长和犯人一个口气,她还对犯人说管不住自己的手脚就得用人看住。十月六日早晨陈伟君立掌发正念,被徐金兰狠狠的拧住胳膊不放,陈伟君告诉她胳膊疼的受不了,你赶快放手,胳膊要断了。怎么说也不放手,陈伟君高喊“法轮大法好”,徐金兰用被子把陈伟君捂起来,修淑芬领一帮人进来又对陈伟君进行言语污辱精神摧残。陈伟君喊大法好的同时,病号监区的大法弟子也喊了起来,正好被监狱长刘志强碰上。刘志强到医院四楼住院处,被副院长刘岩、犯人修淑芬等人拦住,来个恶人先告状。陈伟君本打算和狱长说说自己被打这事,可是刘没露面走了,陈伟君扒窗户喊:“刘狱长!刘狱长!”刘志强头也不回,装听不见。

两天后医院把陈伟君换到阴面,面对着监狱的大墙,从窗户往外看,看不见监狱的任何人。一个叫于大队的警官对陈伟君说,就是因为她喊的,这回她想发泄叫她使劲喊,管不住自己的手脚就用人看住她,往下按。十月七日下午,陈伟君左手的脉没有了,右手的脉却特别快,人半撑在床上,随时有死过去的可能,几个小时后才好一些。第二天院长赵英玲叫一个犯人医生简单地问了一下病情后说,赵院长说了,让本人在病历上签字,说谁拒绝用药,死了医院不负责任。如果哪天陈伟君被按胳膊拽腿迫害死了,监狱不管陈伟君签不签字,都要说“陈伟君拒绝用药而死”。

据医院犯人中的护理人员说,前些天病号监区先后有两个高血压病人(常人)突然血压升高到200多,处于昏迷状态。有关人员报告赵院长,赵说等着。等一段时间赵才拿起电话问一下病情,再等一段时间拿起电话问怎么样了,说人快不行了,这才打电话叫救护车,结果拉到半路人就死了。赵英玲草菅人命,没有人性,没有职业道德,不但害大法弟子,常人她也害。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教改监区把大法弟子于秀兰抓去软禁,不让和外界接触。详细情况不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