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沈阳马三家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四日】“佛光普照,礼义圆明”。不修炼的人很难理解其中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才能明白,大法给人类带来的纯正、善良和美好。正值普天之下都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之时,中共恶党因一己之私发动了有史以来最邪恶,残暴的一场迫害,而且是对善良并与世无争的一群好人的迫害。

99年7.20,共产邪灵疯狂迫害,打破了祥和、宁静的修炼环境。

我是在02年5月12日被抓进洗脑班的,遭受610邪恶之徒长达十八天的非人迫害和审讯。大约5月30日被送往看守所,又一次经历了长达50多天的残酷折磨后,被直接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沈阳马三家劳教所三大队继续迫害。

开始在二分队,后调到五分队。在二分队期间,队长关利英非常邪恶,进去后四个多月先是精神迫害,每天都有邪悟者陪同迫害,目地是写“三书”达到不炼功、不学法。这四个多月,我每天在心默念我记住的法,坚决不配合邪恶,走师父安排的路,正念正行,在我强大的正念下她们不再给我洗脑了。

到02年11月份至12月份,她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上厕所都戴上手铐,半蹲着三天三夜,不让睡觉,吃饭都让在厕所吃。我不配合她们,队长关利英就恶狠狠的打了我三个嘴巴子。邪恶是见不得光的。她们怕被别人看见她们打人,就把我带出去,偷偷的打,关利英一边打,一边叫我骂师父,骂大法。我正念抵制,她们就用电棍电我的手。

她们还威逼我写“三书”,我坚决不写。她们就威胁我说“死活都得写,到天黑再不写,看我怎么整治你。”我不理她们。她们用手铐把我吊起来扣了大半天,看我还不“转化”,就又把我送到厕所让我半蹲着继续迫害。晚上还不让睡觉,又把我送到队长办公室,蹲着整整一宿。一连多日非打即骂,又不让睡觉,身边还有包夹看着,我承受不住痛苦,违心说不炼了。虽然是假“转化”,但毕竟是走了旧势力的路,承认了旧势力。

通过学法,向内找。2003年正月我写了郑重声明: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走师父安排的路。她们知道后,对我进行严加看管,又给我加了期,每天从早晨7点30分上班到晚上十来点钟,都有人看管,声明的当天,她们气急败坏的把我叫到队长办公室,二话没说,两个邪恶(赵红坤、一个不详)两个队长(二分队长关利英、一分队长赵金华)上前就打嘴巴子,揪着头发打转,当时脸就肿起来了,紫青紫青的。她们还用脚踢大腿,青一块紫一块的,连走路都很困难了,过了四个月还疼痛不止。

这样持续到2003年年末,劳教所象大扫荡一样,对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又再次惨无人道的迫害,挨个过关,不“转化”的就把你早晨四点叫起直到10点,叫犹大包夹迫害,逼着写三书。2分队张磊队长扬言,如不“转化”,就送到“综合楼”去。据说,那地方更邪恶,手段更残酷,把人绑起来,用电棍电,拿凳子拍,还有绑在床上勒脖子,那简直就是人间地狱,里面全是男恶警,说是从锦州调来的。

由于长期不学法,心里产生了怕心,又写了“三书”。2004年阴历1月份,我们通过切磋、交流,全体大法弟子又从新开始“严正声明”坚修大法,跟师父圆满回家。2004年7月份加紧迫害一直到8月份,我坚决不配合,开始正念正行,坚信师父,坚信大法,邪恶之徒迫害了两年半时间,后无条件释放。

邪恶的这场迫害,不仅迫害了大法弟子也殃及了家人,由于我被非法关押迫害长达两年半之久,我父亲思女心切,忧伤过度,含冤去世,临终前还在念念不忘受迫害的女儿,最终未能和女儿见上面。这就是江氏集团迫害好人犯下的滔天大罪,人神共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