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马三家教养院所受迫害及所见所闻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五日】我在二零零四年五月发真相材料时被恶警跟踪,被邪恶抄家,并被非法劳教二年。在马三家子教养院受迫害

马三家子教养院分为三个大队,一大队是关押最坚定的、完全不配合邪恶的大法弟子。邪恶将所有的非人折磨都用到他们身上了;二大队是所谓不“转化”的大法弟子,相对来讲没有一大队的迫害严重。我被关在二大队。恶警大队长张秀荣、副大队长向奎莉对大法弟子也是很阴狠的。下边把我在马三家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揭露出来。

坐板

二零零五年二、三月,大法弟子不配合奴工劳动,喊大法好,被集体罚“坐板”,从早五点到晚十二点(后缩短到十点)曲腿坐到小板凳上,一坐就是五个月,从冷天到秋天,很多大法弟子屁股坐烂、双腿麻木、行走困难。

冷冻体罚

对坐不住小板凳的大法弟子,恶警抻着胳膊、腿,扔到水泥地上躺着,东北的二、三月份天很冷,恶警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说什么因空气不好,实则是冻大法弟子。

强迫吃药

大法修炼是超常的,大法弟子是没有常人的那种病的,即使出现了类似“病”的状态,通过修炼者自己的修炼就可以使身体恢复健康。恶警知道大法弟子不用吃药,就硬灌。一次我出现发烧状况,大队长张秀荣让我吃药我不吃,她气急败坏的找来五、六个恶警,拧着我胳膊,揪我的头发,恶警董淑英给我扣上手铐,强行给我灌药,完全违背个人的心愿。

在雪地里罚站

二零零五年农历新年前下了一场很大的雪,有半尺多深。恶警让大法弟子扫雪,大家不配合。恶警把大法弟子赶到雪地里,拉开距离站在雪里。我站不住,就想靠到一根栓晾衣绳的柱子上。刚靠上,大队长张秀荣就上来拽我,副大队长向奎莉和恶警石宇狠命打我,把我打倒在雪地里,逼我坐在雪里一个多小时。起来后双腿麻木,没有知觉。自此,我修炼后早已痊愈的骨结核部位又开始流脓。

吊打

恶警专门体罚炼功的大法弟子,只要发现谁炼功就对其进行严重迫害,吊起来打。鞍山来的一名大法弟子(姓黄,名字记不起来了)炼功被发现,就被恶警用手铐吊到监室里二层床上暴打。恶警边打边问还炼不炼,说炼,就一直吊着,三天三夜,直到她失去知觉才将她放下来。

不准上厕所

一次大法弟子反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不打扫劳教所的卫生,恶警便借此加重迫害,说不扫厕所,从今以后就别上厕所了。结果三天三夜不让大法弟子上厕所,大、小便都便到自己的脸盆里,满了也不让倒。一个大法弟子被逼无奈把尿倒在走廊,恶警疯狂的打大法弟子,还把这个学员的被子拿去擦走廊的尿。

随意送进小号

为了完成奴工劳动任务,恶警每天逼迫大法弟子在监室里剥十几个小时的大蒜。对不配合的大法弟子就拉去蹲小号。小号满了蹲厕所,连吃饭都在小号里和厕所里,不让出来。

随意延期

我所在二大队所有的大法弟子没有到期释放的,全都加期。恶警规定,大法弟子每喊一次“法轮大法好”就加期十天。最多有加期半年的。有的大法弟子到期了也不让走,被邪恶转到张士洗脑班进行非法“转化”。

野蛮灌食

二零零六年“四.二五”那天,大法弟子反迫害喊“法轮大法好!”并开始集体绝食。三天后恶警开始对大法弟子野蛮灌食,把铁的开口器(一种医疗器械)插到大法弟子嘴里,灌玉米糊,灌完也不拿下来,让遭罪。灌一次食还向大法弟子收三十五元钱。大法弟子都被弄得脸肿,嘴烂。

因被迫害得记忆力减退,以上只是我能回忆起的一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