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次“正念制止行恶”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五日】在这几年的证实法修炼过程中,我真是“跟头把式”的走过来的。尽管我做的不好,可是师父仍然看护着我,保护着我,在我正念强的时候,尤其能感受到这一点。在这里我把我的几次正念较强时,抵制迫害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2002年3月,因长春电视插播事件,邪恶对大法弟子采取疯狂的迫害,我因对时间有执著、把邪恶的迫害当成是人对人的迫害等被邪恶钻了空子而遭到迫害。

在拘留所和看守所里,我没有用正念抵制邪恶的迫害,也就是说在很大成度上配合了邪恶,因而遭受更大的迫害被劳教。

开始在长春苇子沟劳教所,管教为了追求“转化率”,采取各种办法,如重体力劳动、长时间坐板凳不让动、长时间站立、不让睡觉等迫害手段。一看不见效,又以给刑事犯减期为诱饵,利用几个较邪恶的刑事犯对大法弟子用刑:体罚、用木板立起来压小腿骨等。

当时有一个“泡病号”刑事犯包夹我,他把我叫到走廊里想用“开飞机”形式体罚我,我不配合,因为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这时他把我往当时专门给大法弟子用刑的小黑屋里拽,我不去,他又要打我,我说:“你如果打我,我就喊”。他见我不配合就放弃了。另外还有几个平时就表现不怕邪恶、不配合邪恶的大法弟子,刑事犯根本就不去找他们,而没有遭受更多更大的迫害。

通过这件事充份体验了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没错,只是因为有时有怕心、有执著、信师信法成度不够等原因使我们没有更好的去抑制邪恶,才使邪恶毫无顾忌的迫害大法弟子。“被迫害最严重的就是那些心里有执著的学员。心里越怕,邪恶越专找这样的学员下手”(《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后来我们又被转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在朝阳沟劳教所各大队有三个班,每个班一个班长,各班的寝室都有一个寝室长,一个寝室有两个互包组,每个互包组一个组长。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有一个刑事犯作包夹(就是大法弟子干什么都跟着监督)。班长、寝室长、互包组长一般都由较邪恶的刑事犯担当。

有一天,集体去水房洗手的时候,有一个大法弟子说了一句话,被包夹报告了寝室长,寝室长就往出拽这个同修。这时互包组长在后面踹了一脚,我就说了一句:“你怎么还打人呢?”回到车间干活儿的时候,寝室长问我为什么管闲事?我说:“他有什么权力打人?”寝室长见我不服管就拉我去找班长。我一边走一边发正念。到了班长的寝室,班长正和另一个班的班长说话。寝室长就让那个班长先出去一下,结果激怒了他,两个人就吵了起来,差点动手。寝室长的气焰也被消下去了,班长也只是简单的和我说了几句,说我一管这件事,寝室长和互包组长不好工作。我说:“他们没有权力打人,他们要不服,我可和他们去找管教”。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当时车间有几个大法弟子知道这件事,可能也发正念支持我了,所以才会出现恶人之间互相闹矛盾的结果。这件事也充份验证了后来师父的讲法:“在各种迫害中,为了制止迫害,都可以用正念反制恶人,包括用拳脚打学员者。正念强会使其拳脚打在自己身上,或使恶警、坏人互相行恶,也可以使痛伤全部转到行凶的恶人、恶警那去,但前提是,你们在正念强、没有怕心、没有人的执著、顾虑心与仇恨心的状态下有效。念出即刻见效。”(《正念制止行恶》)

以上“正念制止行恶”的例子同修们都经历了很多,只要我们坚定的信师信法,时刻保持正念,就能做到抵制迫害,做好三件事。最后以师父的一段讲法与同修共勉:“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没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就认为没有功能。但是无论能否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动真念时都是威力强大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