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心性关的经历:从“悟到”至“做到”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五日】我喜得大法已将近四年了 ,在大法中修炼真是妙不可言,能在大法中修炼我真是太有幸了。前些日子过了一次心性关,让我再一次感到了师父的慈悲苦度和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事情是这样的:一天晚上十点多,丈夫(常人)醉醺醺的回来了,把衣服一脱撂在沙发上他便睡去了。我正坐在沙发上背法,他的衣服发出浓烈的烟酒味(他本人并不抽烟)把我呛的无法静心背法,就拿起他的衣服想扔到墙角去,刚拿起衣服从口袋里滑出两张身份证和一些银行单,我好奇的拿出来看了看,一张存款条,啊,背着我存私房钱?!(结婚十几年丈夫没有对我高声说过话,对我百依百顺,我早已习惯了他的谦让,并且我已多年不工作了)。

我马上想到了是让我过关,便一遍一遍的警告自己:把心放下,把心放下。可心里着实没放下。十一点发正念心里不停的在那张存单上打转转,立着掌却发不出正念。我就背《洪吟(二)》<去执>:“虽言修炼事 得去心中执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心想我是同化真善忍的,放不下的不是我,放下!背法!平日静心一小时能背三、五段,可这一小时背了一段还不熟。十二点发完正念,往日倒头便睡,这一夜一点多才睡着。由于心里放不下总想搞个明白。

第二天一早我就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躲避着我的目光说:“头痛,回头再说。”如果是修炼以前我早搞个鸡犬不宁了,现在修炼了,忍了吧,可又不甘心。挨到了中午下班,他装作若无其事的说:“老婆,钱是我妈的。”“你妈的?!”我脱口而出:“我弱智?!”这些钱对我家来说不算多,可凭婆婆和小叔子的收入,几年不吃不喝也存不了这么多钱。我接着说:“我警告你,不想说可以不说,千万别说假话,说假话会造业,业要用痛苦来偿还,人生所有的苦难与不幸全来自业!”他听了我这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老婆你太激动了,等你平静了再说吧。”到了晚上他还是试图让我相信他的谎言,本来心就没放下,一看他这表现气还上来了,对他说:“好了,这事不要再提了。明天把你妈的钥匙收回来。”(婆婆常来我家,有我家门钥匙)他问:“为什么?你冷静冷静。”“我冷静的很,我家不是自由市场,只给你一天时间,如果你不收,我就收。看见她我心性更守不住。”

第三天一早他和我讲话我也不理他,儿子(十岁,小同修)说:“妈妈,你可要守住心性,不能生气呦。要和我爸和睦相处。”

当时也悟到是师父用我儿子的口在点化我。送完孩子上学我回了娘家与父母(修炼人)讲述整个过程。父母说:“以他平日的为人是不会做这事的,很明显是让你过关,也让我们过关,你干嘛收他妈的钥匙呢?与他妈有什么关系?不合适,不能这么做。他做这事是师父安排你过关的,他自己可能都说不清楚为什么这么做。”是呀,师父不是讲过吗:“过后你问问他:我炼功你咋生那么大气呀?他说不出来啥,真说不出来啥:是呀,我也不应该生那么大气啊,那时就是发那么大的火。”(《转法轮》

想到这儿,我心情有了些好转。出娘家门时,父母又交代我回去快告诉丈夫不要收婆婆的钥匙,这样做不对。我关门就走心想:说过了再收回来多没面子呀,说话不管用了?转念又告诫自己:这不是争斗心吗?修了这几年这么明显的执著还这么强烈,真太差劲了,争斗心是必须要修去的,就是要忍!对真修者不应该是什么难事呀。在思想中,神念与人念在天平上不停的变换着位置。回家以后心里觉的很苦,明明知道是过关,可为什么就做不好呢?为什么总觉的是丈夫的错而不找自己呢?“有一个人跟我说:老师,在常人中做个好人就行了,谁能修上去呀?我听了真伤心!”(《转法轮》)我现在这个表现师父不是更伤心吗?

在《转法轮》中师尊讲:“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 “所以你遇到什么矛盾,我说就是要使你本身黑色物质转化成白色物质,转化成德。”“你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你就是常人,你要比他来的更欢,你还不如他那个常人了。”“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

想明白了,心情一下子轻松下来,感到收回说过的话也就不难了。中午他回来了,我平静的对他说:“告诉你几件事,你妈的钥匙不用收了,我这么做不符合大法;还有以后你每月固定给我生活费,除此以外的钱都是你的,我不再要,你每月收入多少也不必再告诉我……”说完后,我发现他看我的眼神是那么的复杂:有感动、有后悔、有内疚,更多的是惊讶与出乎意料。他由衷的说:“大法弟子就是好!”

随后他把整个情况全盘托出,并表示实在说不清为了什么这么做。

事情过后我认真的回忆了一下整个过程:整个过程随着我的心理活动而发生着变化。矛盾来时不能只看表面,只要按照大法去做,结果一定是最好的。最后,我想告诉在过关当中悟到却还没做到的同修,在这个时候一定不能放弃过关,多鼓励自己一定会做好的,一定的!因为我们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