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一个举世皆知的简单会面,中共邪恶政权都干了什么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六日】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两位北京法轮功学员曹东、牛进平冒着风险与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先生会面,以他们本人和正在劳教所遭受再次迫害的妻子的亲身经历,揭露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大规模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取暴利的真实情况。

在过去的七年里,法轮功遭受迫害的真相,一直受到高强度的封锁和掩盖,是心虚的中共最怕人知道的禁区。而法轮功学员们一直在努力突破封锁讲真相,并逐步取得成功。终于,禁区在邪恶的中心北京被直接打破,欧洲议会的副主席面对面聆听了受害者的证词一个小时左右。随后,向全世界披露了他的亲自见证。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的遭遇,受到世界进步力量更广泛更强烈的关注。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这样一个已经举世皆知的简单会面,中共邪恶政权又干了什么呢?

一、指使国安特务以黑社会土匪手段进行报复性绑架劫持、非法审讯与抄家。

国家安全局(部),一般简称安全局,是中共邪恶政权豢养操控的特务机构,打着“保护国家安全”的幌子挥霍纳税人的血汗钱,却一直在严重破坏纳税人的人身安全与安全感,尤其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作恶多端,罪恶极大。由于深受恶党毒害和从事特务这个最不光彩的职业,其多数成员素质粗鄙低下,行为狡诈霸道,在民众中声名狼藉,甚至“公、检、法”系统的许多人对这些鹰犬也相当厌恶和戒备。据内部人士透露,中共专职国安特务的人数逐年增多,现在已经超过了公安警察。中共邪恶政权千疮百孔,面临末日,越来越依靠黑暗角落里奸邪阴毒的鬼魅伎俩和鼠窃狗偷的小人行径来维持统治。

两位法轮功学员在与麦克米兰-史考特先生会面后立即受到疯狂的报复性迫害。其中曹东于五月二十一日当天遭到北京国安特务偷偷绑架劫持,被非法审讯、监禁至今。他的家(北京赵家楼宝珠子胡同3单元704室)于五月二十六日遭到特务们两个多小时的非法抄家。另一位带着幼女参加会面的法轮功学员牛进平则被严密监控,经常受到骚扰和威胁。

协助麦克米兰-史考特先生与法轮功学员会面的美籍公民斯蒂夫(Steven Gigliotti)先生,会面结束后不久在返回宾馆途中遭到国安特务的绑架劫持。从二十一日晚六点一直到二十二日晚六点,被不停歇的审讯了二十四小时。之后,斯蒂夫被再次蒙上头巾直接带到机场强行遣返。

就连曹东的朋友高锋,与此次会面并没有关连,只是偶尔留宿在曹东家,被抄家的特务发现,便遭到绑架和五天的非法审讯。最后还被铐上火车,强行遣送回甘肃原籍监视居住。如今高锋被迫流离失所在外,有家不能回。

国安特务动用了五男一女共六人到曹东家非法抄家,他们擅自用钥匙捅开房门,抄家时不停的给室内拍照,然后掠走法轮大法书籍、资料,九评、移动硬盘,MP3,空白光盘、照片、胶卷等许多曹东的私人财物和身份证、单据等等,就连结婚照和结婚证也不放过,一并抄走。

这些特务在绑架、抄家、审讯时鬼鬼祟祟,极力隐瞒他们的身份。他们全部只穿便服而不敢正式着装(带有警衔警号的警服),在人前互相之间说话不带姓氏职称,被问到他们姓的时候躲躲闪闪,而且很快转换话题。

绑架高锋出曹东家门时,他们前后包夹,告诫高锋不准喊,害怕有人发现他们非法绑架的恶行。在楼单元门口逼高锋转过身,不准回头看。等车过来后,按着他的头上车,不敢让他看见他们作案车辆的车型与车牌号码。

而在绑架劫持斯蒂夫先生时则不惜违法摘掉车牌,以一辆没有牌照的汽车横蛮的挡住斯蒂夫先生乘坐的出租车,将他从车中拽出,扔到他们的车上,并用头巾蒙住他的头,将他带走。他们没收了斯蒂夫先生的笔记本电脑,还搜走了会见时的几张照片,从他的电脑和电话上偷窃资料。

当曹东家属在他失踪后四处奔波打听,主动找到北京市安全局后,市安全局的两男一女到他家去了一次。当时,曹东的岳父岳母急得彻夜失眠,岳父出现严重的耳鸣症状。而这三名来者对家属的焦虑、受到的伤害和合理要求无动于衷。当家属问起曹东情况时,他们讳莫如深,冒充是“信访办”的,“不清楚情况”,而他们事后并没有按照有关信访条例,在规定的时间内给曹东家属答复,反而躲起来不再露面,家属打去的电话和留言也置之不理,说明他们根本不是他们所自称的信访工作人员,实际上五月二十六日抄家他们中有人就在现场。反过来他们对曹东家人又是做笔录,又是摄像。上来就用高压的态势逼问:“你们对法轮功什么看法?”“曹东出事后谁和你们联系过?”“你们怎么知道去找我们要人?”可见他们去的真正目的不善,是为进一步迫害核对情况寻找线索和施压。并且深知自己不得人心而极为心虚,唯恐其迫害曹东的真相曝光,唯恐人们知道主要参与迫害的部门和人员的细节详情。而且是深度恐惧之后气急败坏的疯狂和凶残,企图扩大迫害至那些帮助曹东家属的善良人。当听到是当地片警和街道说出去的,他们才不得不承认:“人是我们(指安全局)抓的。”

现在,绑架迫害曹东的北京市安全局,其头目王崇勋和其它涉案嫌犯已被“追查国际”组织通报,立案进行全面追查。

二、非法审讯与囚禁处诡秘阴森,不敢让人知。

在非法审讯囚禁高锋的房间,绑架歹徒白天黑夜都把窗帘拉的严严的,害怕走漏一点风声。在把高锋押到审讯室的路上,两个特务在车里一左一右把他夹在中间,并强令低头,用劲向下按着,同时把他的眼镜也摘走,不让看两边,强令他闭着眼睛。四个特务用车把他拉出去插管灌食时,来回在车上也是不让睁眼,在他脸上扣一个大帽子,训斥说路上老实点,不然就戴铐子。在绑架审讯斯蒂夫先生时,来回的路上都强行用头巾将他的整个头蒙住。

七年来,很多大法弟子,包括原法轮大法研究会工作人员被绑架迫害,都是这些国安特务下的毒手。北京的许多地方都有他们的巢穴,而且只要他们认为需要,任何一个宾馆、招待所的房间都随时可以被他们长期霸占,成为非法审讯囚禁大法弟子的黑窝。根据受害者回忆,这些毒巢共同的特点就是诡秘阴森,白天黑夜拉着窗帘,开着灯。在光天化日之下以汽车挡路施行绑架劫持,路上强令低头闭眼,不让看两边,是他们作案的惯用手段。

他们唯恐受害者看到被绑架时经过的路线,知道自己所在的具体地点。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特务们自己的对话,泄露了曹东就关在高锋附近。不难看出,当时非法审讯囚禁高锋与曹东的地方在四环以外,有高墙、电网、换岗的武警、警犬、口令声、白天隐约的训练声、附近有飞机不规则起降的军用机场等,而北京市安全局看守所就在北京南苑一带的大红门南路47号。

三、非法审讯手段粗暴凶残,其横蛮与无赖超过一般绑匪。

国安特务在把高峰绑架到目的地进行非法审讯时,强用单链手铐把他铐在审讯椅上。前后参与审讯的共有八男一女九人之多,其中有五人轮换二十四小时监控讯问。五月二十六日晚二十三时到二十八日拂晓一直不让睡觉,稍一打盹就喝令罚站。在审讯期间对高锋进行殴打和软硬兼施的威胁利诱,一些话语非常下流。对他进行野蛮插管强行灌食,造成他全身大汗淋漓,几近虚脱,而灌食迫害的原料还盗用他的钱购买。被铐上火车回原籍后,高锋遭到当地恶警不停的谩骂、威胁和恶狠狠的训斥,被强制施加铁老虎凳等酷刑,并被扣留身份证和MP3、收音机等,被勒索钱财三千元。恶警不仅不给任何单据,还威胁如再出事,就把高锋户籍迁回老家,再送“基地”半年,罚金一万二千元。

高锋与此次会面并无关连,尚遭多名特务如此虐待,曹东境况之恶劣,不言自明。

斯蒂夫先生被非法审讯时,曾设法用手机向在美国的朋友传递了“我被捕了”的短信。狠毒的国安特务发现后暴怒,不仅粗暴的抢走他的手机,而且强迫他再给那位朋友发送“我安全”的虚假短信,之后就强行关掉手机。幸而他的朋友收到他被迫发出的短信后并不相信,随即给美国驻北京大使馆打电话通报。而当美国使馆致电中共当局有关部门了解情况时,他们竟然向大使馆谎称:不知此事,不知道斯蒂夫这个人。

中共邪恶政权信誓旦旦的做出与各国友好的姿态,实际上却对每一个从海外入境内的人士都充满敌意,没有起码的尊重和信任,不管什么身份,一律虎视眈眈,由安全局监控到底。宾馆安装窃听器二十四小时监控,宾馆及一切周围身边的人都做了手脚,将外籍友人的所有个人隐私暴露无遗。一旦看谁不顺眼,便肆意绑架劫持。恶行败露时,又谎话连篇予以抵赖。这样的丑剧时有发生。很明显,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早已从热情好客的礼仪之邦,蜕变成以邻为壑、对别国有着极大威胁的虎狼之邦。

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这是法律最基本的准则。中共邪恶政权对法轮功的所有迫害,根本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而受其指使进行报复性绑架劫持的国安特务却以“组织策划这次会面”、“携带这次会面的材料和录音”、“携带法轮功资料”,作为斯蒂夫先生所“犯”的三项“罪名”,并声称“这些都是中国最严重的罪行”。

对于法律的明文规定,他们作为执法人员却公然违反。不仅在行车绑架斯蒂夫先生时违法摘掉车辆牌照,对高锋违法进行刑讯逼供,而且至今四个多月一直违法超期羁押曹东,一直违反有关法规不将拘留他的理由、时间和地点通知他的家属。甚至在家属问到抓曹东的原因时,还横蛮的说“不能告诉你”,对曹东现在在哪里也不允许问。家属提出想见见曹东、捎点钱给他等合理要求,均被残忍的一一拒绝。为首者还强硬无理的不许曹东家属说出他们来过,不许与曹东的父母正常联系,等等,限制以至禁止他们的人身自由和作为家属的正当权利,而这些被粗暴侵犯的权利都是受中国的根本法——宪法明文保护的。

最为无赖的是,明明是他们一直都在严重违法,却反而逼迫斯蒂夫先生在三份他们早已准备好的声明上签字,内容分别是“他们没收我的东西是合法的”,“因为我触犯中国法律,所以他们对我的审讯是合法的”,“我承认我触犯了中国的法律”。他们装模作样的对高锋“宣读”对他的处理,勒令他站起来听,还说是“法律的尊严”, 而他们却正是肆意践踏法律神圣尊严的凶犯。

四、无视法轮功学员、世界正义力量的紧急呼吁营救,加紧进行洗脑迫害,强迫背叛与出卖。

在得知两位法轮功学员的遭遇后,国际国内众多法轮功学员、世界正义力量紧急呼吁营救。其中欧洲议会副主席麦克米兰先生立即要求紧急约见中共驻欧盟大使,召开紧急会议,后来又一再和中国官方交涉,呼吁中共当局保证这两位和他会面后失去联系的法轮功学员安全回家。同时,多次呼吁国际社会紧急关注。

然而,有迹象表明,中共邪恶政权在国际社会的关注下不仅没有停止迫害,反而正在加紧对曹东进行严酷的洗脑。企图通过强迫他背叛与出卖,掩盖自己的罪行。并通过特务威胁说:曹东如果总是采取不配合它们的态度,“还得有牢狱之灾”的加重迫害。其流氓黑社会的嘴脸暴露无遗。

中共邪恶政权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大规模的洗脑迫害已持续了七年,特别是每当被他们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正念坚定,非法审讯进行不下去的时候,他们就反复进行洗脑,以此摧毁人的意志、人格与道德良知,精神强暴,逼良为娼。

背叛与出卖,是天地间极其肮脏下流的行为,人神不齿。然而在中共那里,却是“态度好”的标准与洗脑的目地,种种洗脑手段令人发指。

相信任何一个得知中共迫害法轮功残酷真相的正常人,都会生发与麦克米兰先生同样的慨叹:中国的人权情况真是“极其骇人”的!

七年来,中共邪恶政权一直在用最凶残的手段抓捕和迫害向社会曝光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们,已有大量法轮功学员因为讲真相而被夺走了生命。根据其一贯本性,我们完全有理由推测,它们对曹东集中施加了邪恶在历史上积累的种种迫害手段,曹东正遭受着肉体折磨和心灵摧残,他的生命正受到极大的威胁。

但,无论恶党怎样猖獗,毫无质疑,真正处于绝境的却是死心塌地的追随中共者。在未来历史的审判面前,所有人都将为自己的行为承负后果,今天的善行或恶为,即是选择了明日的去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