铲除恶党邪灵附体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日】在传《九评》、劝三退、救众生的修炼中,有过几次对恶党邪灵的认识,现将零星的片断写出来,一是证实大法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在搞什么政治,是在救度被谎言欺骗的众生;二是给同修个建议:面对随时随地出现的,比如:血旗、党魁像、有人在宣传恶党邪理歪说、恶党正在开会的场地、邪党书籍、歌颂邪党的歌,等等,发出纯正、强大的正念,哪怕是几分钟,都会销毁、解体附在这些人和物体上的恶党邪灵附体。

有三次是天目看到的:

一次在挤满人的中巴车上,无意中通过人缝看见邻居外孙女,她脖子被那血(红)领巾死勒住,快要被窒息的喘不过气来。当时我很难过,只想哭,很压抑。事后告诉邻居,几次都听到冷冷的同一句话:“不戴,老师不准许,要扣操行分。”其实他们哪里知道,在另外空间那小女孩已经被迫害成那样了。我想这正是人真正的悲哀吧。

另一次,保先会议室挂着六个党魁头像,三、四十人围着坐,每人桌面上摆放着一叠“个人剖析材料”(一个大法徒与这样的场合是不相容的。梦中师父点化,加强学法、发正念,与同修切磋中确定了参与其中的原则标准,在心理和行动上作充分的准备。),“个人总结支部评议”,是保先的核心阶段,也是邪党控制人的关键时机。我照例早早来到学校树林里静心的背法,两三小时后到点進入会议室,坐下就发正念,可功发出时受阻,胸部堵得慌,我已经感受到这个场比往日更邪恶,密度也更大,是从那几个党魁头像发出的。无意中看见会议室上空围着三个软体动物,看不见它们的头和尾巴,只见肥胖的背和颈部,颜色为浅棕色,几个灵体发出像蜘蛛丝一样的东西射向周围的每一个人。此时的我正念打不出去加上身体堵得慌的身体反应,已经力不从心了。我想到请师父加持,在心里连喊了几声师父之后,一切邪恶现象消失了,正念畅通无阻了。在评议中,人们都宽容对待,没有按照恶党原来的表面上“个人总结,群众评议”,实际是相互攻击的路走。我的念完,老师、领导纷纷发言,除一条建议:希望站好最后一班岗(我快退休了)之外,都是比较好的评价。更没有人提我修炼的事。我在合并不到一年的大学里任教,保先前书记专门去我原来的学院调查我修炼大法的事。能平稳过渡是大法的威力,恩师的呵护,加上自己不放松学法,始终保持正念对待的结果。

再一次是在打坐入静时,从上往下,看见横铺的一面较大的血旗鼓动着,从鼓动形态就立即联想到,血旗中有动物在窜动。因为,平时一看见血旗心里就反感,有时就会发几句正念,但坚持不好。我悟到是师父让我看到,点化要加强对血旗发正念,排除干扰。

有如下两次是我感触到的:

小孙女从外面回来,手里拿着一面小血旗,说是幼儿园老师奖励的。在给小孙女讲血旗是坏东西,不能玩之后,拿过血旗到厨房点火把它烧掉了。无论过去的洪法,还是现在的正法中发现凡是给经常上庙的人、专心信其它教的人、练其它功的人、有点小能小术的人讲真相时,甚至某人家里供有菩萨,对着发正念时,都会有同样的一种气味扑面而来,是人世间绝对没有的那样一个气味,是同样的一种气味。

接过书记的保先书回家一扔到书桌上就進了厨房,午饭还没做好,无聊之余回到小房间从书桌上拿起一本“保先”书,心里咕哝:“这鬼东西在写些啥?”想着,都读不進,同时感到身体在哪个部位上特别的不舒服,当还憋着劲想继续看时,身体极度的难受下才被迫放下书,发现是腹部转动得厉害,感觉若再不放下书那肠子都会被绞出来似的。我意识到:书里有灵体,很邪恶,腹部法轮急速旋转是师父在给弟子加持,同时点化书上有灵体。不自觉又走進厨房不到一分钟又不自觉的返回到书桌前,右手又拿起那本保先书,刚一接触并拿起的一瞬间,意识非常清晰的感受腹部法轮在急速转动,就象用手去拿一个不知道,但又很烫的东西一样,马上扔掉的一瞬间,腹部的转动又立即停了下来。当时我很震惊!

怎么办?发正念铲除,解体附在保先书上的邪灵,先用几分钟对着整本书发正念,后用左手拿书,右手快速地嚓、嚓、嚓、嚓~~~翻书,发出的正念進入了翻动着的每页纸上,这样几个来回后,书上的恶党邪灵被彻底清除了,剩下的是白纸黑字。后来虽说也做了一些笔记,可书上的内容,没有一个進了心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