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迫害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日】被医学界称之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精神病,是在一九七三年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一家银行发生的抢劫案后被医学界重视并闻名于世的。当时,受两名匪徒劫持的四名银行职员中,有两人出庭为劫匪辩护,甚至其中一名女士与一名服刑期的匪徒定婚,并在后来嫁给了他。

被中共绑架凌辱五十多年的中华民族,在历次所谓的“政治狂潮”中直接或间接遭受迫害的,在极度腐败的中共灭亡之前饱受欺凌的,数以亿计。按照常理,这部份人无不想早日过上没有中共的舒心日子,无不想尽力摆脱这个邪恶的精神控制、人身绑架。但是,就象那位银行女职员主动要重回绑架者“怀抱”一样,很多有幸挣脱中共的绑架的同胞,不仅对自己遭受的苦难只字不敢提,甚至转身“拥抱”中共,反把给自己制造苦难的根源——中共,当作自己的“终身依靠”。很多同胞不自觉的就认为自己与邪恶“共命运”,担心没有中共的中国就会乱。东欧剧变共产党统治下的国家纷纷解体,乱的不可收拾了吗?这次泰国不流血政变在兆示着什么?共产邪党被解体后,国家的部门照样运转,老百姓照样生活,“乱”从何来?

我一远亲为中共卖命一生,因家庭出身、人清高,街道居委会的人看不顺眼,刹刹傲气而被劳教,大半生劳累奔波受尽了迫害,当上民办教师直到老才转正退休,拿上几个维持生计的生活费。我讲真相刚引入话题他就很客气的先封我的口:共产党好歹每月给我发几百元,谁要说共产党半个“不”字,我首先不答应。我觉得他这类人太可怜太可悲!共产党拿谁的钱给你发,是你为社会为人民付出了辛勤劳动,做出了贡献而得到的、并被邪党从中拿了大头再把蝇头赏赐给你,别人把你卖了你还在帮人数钱。说句难听话,一家养牛的主人死了,牛准会饿死不成?

由于共产邪党五十多年绑架凌辱中国同胞而产生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在我们同修身上是否也不同程度的受到一些影响?我在受迫害的前期,认为中共上层不了解法轮功实情产生误会、误解了。

而所有认识了解我本人的许多领导、同事、亲朋好友都认为我是一个大好人,包括参与迫害的警察通过多方调查了解也得出以上共识。

在这铺天盖地令人窒息的迫害中我坦然自若。由于一时悟性差,把这场邪恶迫害视为人对人的迫害,把自己误导入用人的观念看待这一切,对当地领导、单位领导的关心、爱护产生感激之情,没悟到是师父的呵护、护法神的保护,是大法的威德,是我的正念正行的结果。尤其是在常人中身居一定地位各方面做的好的同修,恶警也惧三分,不敢轻举妄动。我们一旦守不住心性就会被邪恶钻空子,被假相所迷惑而上当受骗,一些老年同修受恶党凌辱时间长,恶党稍许弱化的凶残演变成受害者幻想被优待的期盼,为暂时还活着未遭直接迫害而生出对恶党的感激。当《九评共产党》一发表开始“三退”,就被障碍住了,尤其是曾经支持过法轮功的常人中的好人。认为是参与政治,放弃了修炼,实在可怜至极。

这些同修最关注常人中的形势,有时美其名曰,看看天象变化在常人中的表现,诸如“有中共内部消息人士曾向高律师透露,胡锦涛看了他的第三封公开信,感到很震怒。据悉,江泽民、罗干等在镇压法轮功上,在中共高层也是搞欺骗隐瞒,特别是迫害中使用的各种法西斯手段是瞒着其他领导人。”“胡温和江泽民在法轮功问题上一直存在严重分歧。胡温不是迫害法轮功政策的制定者,他们不想沾上血腥,也不想背江泽民留下的黑锅。过去七年来,维持对法轮功这个庞大的民众团体的镇压耗费了政府相当于国民财政四分之一的综合财力,引起天怒人怨,已成为中国社会的稳定与发展的巨大障碍。胡温上台后,北京一度传出为法轮功平反的消息。”了解这些消息没有错,不要太执著,更不要把希望寄托于人。

胡温对法轮功的态度,一些地方领导对大法弟子的态度,是人在从新摆放他们生命未来的位置。而邪恶的人装出假惺惺的关心,那是邪恶旧势力钻了我们放任了的空子,利用没修去的执著让我们掉层次放弃修炼。我们不要被这常人中表现的一切假相所迷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