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中去各种人心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八日】我来日本初期的两年左右的时间里一直都不知道日本也有法轮功学员,更不知道还有明慧网这样一个指导人修炼的交流平台。在一次去名古屋考日语过级考试的时候,中午外出吃饭时,接到法轮功学员发放的传单,见到上面有写到法轮功及明慧网址,当我再次见到那两个发传单的母女时,我心里是多么的高兴,因为我觉得我又见到了亲人,即使当时我没有向她们打招呼。

但那时直到今年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同修的感情都是停留在寻求那种常人之间的温暖与安心,好象找到了避风港一样,出于这种心使我在以后的与同修的接触中感到备受伤害、委屈,在心里一直很难理解,这到底为什么,甚至背后号啕大哭过。现在明白修炼是严肃的,任何一颗人心不去都不可能圆满,所以就会有过关,有摩擦,从中修去它。从另一方面讲,同修之所以有各种不好的表现,也正因为他也有没修好的人心在,有人心在就会表现出来,从而让彼此看到,也是一个去人心的过程。

在修炼的路上,我更多的是在过关中消沉,没能更好的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甚至一蹶不振,即使精進的时候,也总感觉距离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还差的太远。越是精進,这个差距就越看的明显,所以一直觉的自己没什么修炼体会可写。

这篇文章我也是写了之后又觉的跟别人的没法比而不想发表,搁置了一段时间。后又觉的虽然自己在修炼与作正法的事情上不如精進的同修,但大家悟的各自不同,我也并没有在明慧上看到与自己一样的文章,所以还是决定发表出来,也许这也是一种圆容吧。希望自己的一点粗浅认识能给同修一些帮助。下面就我最近的修炼体会谈一下自己在法理上的一些粗浅认识。

去一说就“炸”的心及参加美展的经历

我们地区办《真善忍画展》的早晨,有个同修来电话,头两个电话之后,越说越不中听,最后干脆命令式的来硬的。我明知道不管同修态度如何,但事实是有事需要我去做,但心里不服气,觉得再怎么着你也应该客气一些,事情说明白了都能互相体谅。后来我就直接指出同修的毛病,结果用词不当,同修就象决了口的大堤一样冲开了,言辞越说越激烈,劈头盖脸的就来了。

这阵势我有生以来是第二次。不过冷静的一想,来两次电话我都没躲过你,今天看来是非让我过这一关不可,那你就来吧。这么一想,心也横下来了,也不回嘴了,你要说给我听,那我就端着听筒开始认真听。

出乎意外的刚开始心里的不平、委屈都没了,我知道师父给我拿掉了那个物质,但手还一直在哆嗦,我知道那不是我,心里越来越平静,心中没了同修的不是,我只看到了自己那自私的心。在自己需要帮助时,同修无条件的帮助了我,我在同修需要帮助时,却因为几句不好听的话而不想帮。看到了自己的过错之后,感觉羞愧难当,我看清了许多以往的错。

以前因知道和同修性格大不相同,没有共同话题,又觉得同修不在法上看问题,老用人心来衡量,几次有意想提醒,都感觉到认识不同,没法交流,无形中对同修产生了很多看法,又恐怕和同修产生矛盾而远远躲开,加上自己向来比较喜欢清静,带孩子之余做大法事情已经很忙。但还不至于连个电话也打不了,自己的各种人心,加上旧势力的间隔,使我更加感觉到那种很难突破的一种抑制的力量。其实这种力量一直压抑的我很难受,但就是下不了决心突破。于是我对对方不闻不问。而我的躲藏并没有避开矛盾的发生,矛盾在无形之中一直在膨胀,结果今天就爆发了。

但是这一关我并没有过好,当我认识到了自己的过错,想跟同修说,可她还在那儿大声的说。我看她也没停的意思,我就觉得我不大点声压过她,她就不会听我说,于是我扯着嗓子喊了一声,“我知道我错了,不都是为了大法的事吗,还有什么,你我的矛盾都是小事,证实法的事重要。” 可是尽管我是想尽快的解决矛盾,快点去做该做的事,可是又用了人的办法,而且是恶党的以恶治恶的办法。当时我就感觉一股气又升起来了。

晚上做梦时,梦见我给邪恶留了个空子。一念之差就没能把那个心全去掉,我很遗憾,又错过了一次难得的机会,觉得对不起师父。一次次的给我安排去执著的机会,我却一次次的不知道珍惜。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很久,我一直没有重视发正念,把那个剩余的物质铲除,那些物质时不时的还在我的头脑中翻滚,甚至很不愿提起这件事情。我仍能感到那个物质让我难受,所以我和同修之间的间隔还在。不过我还是非常感谢同修和师父,让我经过了一次考验,体会到了很多以前没有明白的事情,这件事可以说在我个人修炼上是个很重要的转折点。

结果这一关过后,另一个同修来电话,不用我们去了,先前同修在电话里说的怎么怎么的急,一下都可以解决了,我忍不住笑了。原来一切只是为了促成这一关让我过呀。师父说:“所以今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转法轮》)。

紧接着我就直接去了美展那里,见到了同修真是非常的不好意思,他们在忙,我就自己找活干,起初心里还一直因为同修说的话而心里过不去,老觉得欠他们的,老想想办法还,可是觉得这不又是干扰吗,好让我做不好下面的讲解工作,我就发正念清除它。

等忙的差不多时,已经快两点了,因为预定是在一点开始。我有些着急了,这样下去,虽然美展到晚上十点,可是客流好的时候主要还是在七点以前,太晚了就没多少人了。这样这一天也没剩下几个小时了。我的神经就绷起来了,心想总不能白让同修花钱租场地、白准备这一场。没有多想找了一个同修让他去发传单,自己边做讲解,没人的时候就出去发传单,進来客人就讲解。起初看到有些同修忙完了好象在交流,或还在忙些别的,没人進入主题,就想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聊。有心想过去,提醒一下,后来又一想先讲解完眼前的客人再说。再后来就忘了,想起来时觉的所谓的提醒也是不对的,起不到真正的作用可能还会引起矛盾,《转法轮》第八讲的“修口”中讲到,“人的思想意识本身要想动一动念,说一点什么,做一点什么,支配人的感官、四肢,在常人中可能就是一种执著。你比如说,人与人之间有矛盾,你好啊,他不好啊,你修炼的好啊,他修炼的不好啊,这些本身就是矛盾。咱就说一般的,我要干什么干什么,现在这件事该怎么做怎么做,可能无意中就伤了谁”。所以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决定不管别人,来一个我就讲一个,自己先别闲着。

随着客人陆陆续续的進来,我讲完这个讲那个,越讲心里越舒服,越讲越觉的有力量,也不把别人干什么放在眼里了。神奇的是本来我也不会讲解,讲解之前也不知道该讲什么,一切都没有时间准备就做起了向导。我边发着正念,清除不让客人听真相的干扰,心里请求师父加持,解说词就象源泉一样的涌现出来。第一圈下来我已经知道这些画该怎样配合讲了。到哪幅画前该讲什么,讲过之后,达到什么样的目地,一切就都展现在我脑子里,几圈之后我就很有经验了。这使我真的感受到了当你真的把自己当成一个大法弟子,真的用心去做师父要求做的时,努力去做时,法就会赋予你一切所需要的。

在讲解中,也不断的反应出不好的思想,每当这时我就从新调整思想,加强正念,不断的告诉自己做事的目地,提醒自己作为修炼人应有的状态是什么,请求师父加持,每走到师父法像跟前我都在心中向师父双手合十,让自己明白自己是大法度的生命,做的再好都是法赋予我的智慧,我只是付出了行动而已,而真正的那一切是师父做的。

随着自己不断的归正自己的思想,不向外看的时候,我周围的环境也在变化,不知什么时候大家开始各行其是,发传单的,讲解的,接待客人的,一切看起来井井有条,全场的气氛特别溶洽,没有人安排谁该做什么,可是大家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修炼是修自己,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状态都要去想一想自己。”“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有难度需要考虑时,要从自己这方面去找,顺应大法弟子与正法所需的环境状态。问题出现了,是自己和法理发生了拧劲。找一找问题所在,把这个拧着的劲放开,理顺理顺。最好的方式就是遇到什么事情不要往前顶劲、往前抢、往前追逐着去解决,把心放下来,往后退一步,去解决。(鼓掌)一有事就要搞个你对我对,这是你的问题,这是他的问题,我做的如何如何,看上去好象是在解决矛盾,实际上一点都不是;看上去很理智,其实一点都不理智,没有往后退一步、把心完全放下来在思考问题。冷静的、平和的从这个矛盾中退出来看这个矛盾,那才能真正解决。”(《美国首都法会讲法》)这时我看到了自己的攀比之心,还是想让自己舒服些,有颗求安逸的心藏在背后,其实和他们背后的付出又怎么能比呢?当把这颗心放下,不再看别人,不再找别人的问题时事情就发生了变化,师父在《转法轮》中说,“退一步海阔天空”,做到时真的“保证是另一种景象”。

通过这次讲解我感受到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是多么的荣耀,多么的幸福,能做证实大法的事又是多么的万幸之中的大幸!我在心里感谢师父让我做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虽然做事中会遇到苦难,可是那真的是非常的渺小,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是无法相比的,师父给予了我们一切,那点付出又算得了什么呢,只有自己不能时时把自己当成一个大法弟子来对待而感到惭愧。

去怕麻烦的心

还有一件小事,却也过了一阵子才明白过来。事情是这样的,我以前学过一点簿记和税法,有个税法三级证。不过说实话,考试得个证书很容易,因为一般从国内的学校毕业的都知道,它那个考试都得靠死记硬背才能过关的,日本的考试相对来说内容很少,所以考个试,我还行。但是会计出纳这行我一天都没干过,隔行如隔山,当个出纳什么的,没人带我,我没有那个胆量担当这个责任。恰恰一直帮我的同修自己办公司,听说我学过,找我,想让我做会计。我一听就为难,赶快拒绝,一个觉得自己没学到那儿,但当时的思想主要是怕麻烦,怕担责任。

一想让我记个帐我还得从头学,这么多年学的那点东西早忘脑后了,再说带着孩子,还得做大法的事,本已踉踉跄跄了,二话没说先拒绝了。可是怎么都觉得不是滋味,加上语气根本就没考虑到对方的感受,我这个善哪去了,何况人家还帮过我。可是你让我接过来,实在不是件轻松的事,不从头学,回忆一下,再充实充实,我根本没底。要学的话又谈何容易,何况一个刚起步的公司该做些什么我是一点不懂,怎么想怎么都为难,还是不接为好,但是应该找机会善意的解释一下,结果越解释,不但没解决间隔却好象越来越深,只觉的在心里叫苦却不知道怎么解决。师父讲“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转法轮》)。

反复想问题却怎么也想不明白。有一天我换个角度想,如果是古人会怎样做,我想起了那个为了自己的誓约生命都不要的故事,一切豁然开朗,《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讲“冷静的、平和的从这个矛盾中退出来看这个矛盾,那才能真正解决。遇到什么事情都能这样,最起码你能够找到解决问题的途径”。我不再犹豫,决心再难,也许是我该过的关,那我就好好过,我开始想办法。

心一转变,我就觉的路通了,我感觉我的那些个心就象业力团一样呈现了出来,我恍然大悟原来问题真的在我这儿。我找到了一个做会计的同修,把自己的情况跟他说了一下,问了他一些问题。同修也很快回信了,问我一些手续办了没有,后来我就打电话给那个需要帮忙的同修,一问方知他已经委托了一家会计事务所,原来说是必须得签三年契约,现在也不用了。原来一切又都只是为了我去怕麻烦的心,心一转变,事情就化解开了。

在这方面魔炼我心性的事还真不少,因为这个心比较重,同修需要当个翻译了,打个电话了,安装电脑软件了,有时真觉得麻烦,干教不会。这边教着,那边我孩子醒了,又得哄孩子,本来还想做点翻译,这下都泡汤了,我对人家也没好声了,心想我这是何苦呢?帮人家还把人给得罪了,这关也没过呀。有时我越忙孩子越凑热闹,越不听话,这样那样的,不由的想起《转法轮》中的一段“怎么吃苦中之苦?举个例子说,这个人有一天上班去了。单位不太景气,人浮于事这个状况不行,单位要改革,要承包,多余人员得下来。他也是其中一个,一下饭碗丢了。这是啥心情?没有地方开支了,怎么生活呀?干点儿别的还不会,无精打采的回家了。刚到家,家里老人病了,病的很厉害,着急上火,赶快送医院去吧,好不容易借了钱住上医院了。回家给老人准备点东西,刚到家,学校老师找上门来说:你儿子把别人打坏了,你赶快去看看吧。”“得能吃苦中之苦,同时还得有大忍之心。”

做大法网站翻译和新唐人的一点体会

在我初期做大法弟子办的网站翻译的时候曾经做个梦,梦里感到无数的眼睛在看大法弟子办的网站,我知道这是师父点化我让我好好做网站翻译,并鼓励我会有很多人来看。但是实际做起来还是很难一直坚持下去,时好时坏的。最近又听说新唐人要办日文版,需要翻译,我知道既然让我知道就应该做,可是我能不能坚持的了,会不会跟做大法弟子办的网站翻译一样,我又开始踌躇。最后还是决定做,先把自己调整一下再说。

以前呢,我是抽时间学法、炼功,做事在先,爱人(未修炼)总是说我本末倒置,我也不在意,还是坚持我的。最近两个月左右,决心一改以前的状况,每天先炼功、学法然后再做事,这样心情马上就不一样了,翻译的量比以前多了,以前光做网站翻译都很难。自从做了新唐人,觉得翻译的速度马上就上来了,翻译网站很轻松,翻译的质量自我感觉也比以前好了,可是仍然存在着阻力,还得需要加强自己的毅力。

就我看到了一些问题

经常看到大家为了解决一些事情進行交流,交流的方法大多是这个事的本身如何如何做好,都是人的办法,就看见这个事完了,又来新的,那就再围绕着新的事去解决,干解决可还是总有事情,好象没有触动根本。《转法轮》中讲:“咱们就说这一把抓吧。我们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人为什么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那个黑色物质业力场。它是属于阴性的东西,属于不好的东西。而那些不好的灵体,也是阴性的东西,都是属于黑的,所以它能够上的来,这个环境适合于它。它是导致人有病的根本原因,这是最主要的一种病的来源。”“我们就讲最普遍的,人哪儿长瘤啦,哪儿发炎了,哪儿骨质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间就是那地方卧着一个灵体,在一个很深的空间中有一个灵体。一般的气功师看不见,一般的特异功能看不见,只能看到人身体有黑气了。哪个地方有黑气,哪个地方就有病,这是说对了。可是黑气不是造成病的根本原因,是在更深的一个空间当中有那么一个灵体,是它发出的这个场。所以有人说排呀,泄呀。你排去吧!不一会儿,它又产生了,有的力量大,刚被排出去又拽回来了,自己能收回来,干治治不好。”“你这个常人之手触及不到它,你在那儿乱划拉,它也不管你,它背后还乐你呢,乱抓一通,很可笑的”。造成魔难是因为旧势力钻了我们修炼有漏的空子才得以干扰的,它是超于常人的,问题的本身不在事情上,在我们的修炼上,而我们不在法理上交流,在法上如何提高,却想用常人的办法来解决表面的事情,治标不治本就象皮毛周天,那只是祛病健身的。我们得用“禅定中修炼的一种周天形式。它是从身体的里边,从泥丸绕一圈下来,从身体里边到丹田转一圈上来,内在的循环,那是真正的禅定中修炼的周天。而这种周天形成之后也会形成一个很强的能量流,然后一脉带百脉,把别的脉都带开。”我们每个人都找自己,在这件事上我哪里做的不符合法,就象能量流一样,每个人都从自我做起,然后带动周围的同修,使能量流越炼越宽,最后达到“一脉带百脉”的境地,就形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修炼整体。

另外,整体协调方面如能象老师讲的九九年之前大家在外边炼功那样,开始之前大家还在闲谈,音乐一响,唰,全都站齐。(不是原话)如果协调人一发出信息,大家就能各就各位的话,我想环境就会达到师父所期待的那种越来越好,我相信这一天已经不远。

还有一点,我们很多人愿意传小话,对同修不满,对事不理解等,无论善意的恶意的,无形之中都给了邪恶可乘之机,给正法与同修带来麻烦。因为我们都是修炼的人,说出的话是有能量的,话一出口就会造成影响,一个人想,两个人想,那要都这样想的话,从整个整体来看就是一个非常不安定的表现,那邪恶不就看见了,个人认为你就是有不同意见,对于整体决定的事情,从修炼人的角度讲你也应该正念支持看待,至少你不要在自己的思想中形成任何不好的因素,那样不但会给整体带来麻烦,给你个人的修炼也会造成不必要的魔难,对于你的每一念,天上的正负生命可看的清清楚楚,不要给自己正悟的果位抹黑。大家都是在悟中修,正悟到的层次也不一样,难免意见分歧,“其实你们知道吗那些大觉者呀,他们在天上有很多事情也是要互相协调、商量的。”“当一个神提出来一个办法的时候,他们不是急于去否定,不是急于去表达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他们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办法的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路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证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结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们看其结果,他的结果达到的,真的能够达到要达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但是“互相之间发牢骚、说怪话,消极对待大法弟子的证实法和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不断挑学员的毛病与修炼过程中的不足,甚至国内国外的传谣,干的都是邪恶高兴的事,在迫害中是在帮邪恶的忙”(《也棒喝》)。所以我们在这方面的口也该修一修!

个人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