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实实去人心

【明慧网2006年8月24日】

师父好,同修好!

我这次交流的题目是“踏踏实实去人心”。个人所悟,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一,走出“说不得”的状态

一年前我们全家搬到了纽约州。没多久天国乐团成立了,我成了乐团的一员。当时还不知道乐团成立的意义,只想着既然是师父让做的事情就好好做。可是刚开始我非常不熟练,根本不敢在众人面前吹,师父一来我更是吹不出声来。常常自己一个人远远的躲在角落里练。有一天,和我一起练笛子的小同修对我说,师父指出了她吹奏中的不足,这下她知道应该怎样提高了。

这时我心底有个东西被触动了一下。我意识到有一个隐藏很深的执著阻碍了我更快的发现自己的不足,也就不能更快的提高 -- 那就是爱面子,怕被人说。我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以前在大法项目中,因为把自己的不足掩盖起来了,我听到的大都是同修的夸奖。后来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说道“大法弟子有错误不愿意让人说,谁也不能说,一说就炸。对时不高兴别人提意见,错了也不高兴别人说,一说就不高兴。”我一看,别人还是“一说就炸”,我这还没等被人说呢,自己就先远远的躲起来了,更是说不得。

就象师父在《2006年加拿大讲法》中说的:“你不是就是想走平坦的路吗?拖着你的大包袱上天吗?不就这个意思吗?常人所有不好的心,你各种执著,你都得放下去。怕人说,是不是个执著?光想听好听的,这怎么可能呢?就是要说点你不爱听的,看你会不会动心。”

再怎么躲避还是会听到自己不爱听的话。表面上我还能听的進一些意见,但是触及到很深的执著时我就不干了,表现出来就是为自己辩解。师父说:“你如果在别人针对你哪个问题对你提了反对的意见或者不同意你的意见、你觉得不舒服的时候,你要起来反对、辩解,因此造成跑题与不顾,哪怕是最善意的辩解,你都是在证实自己,因为你没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此时你最放不下的是自己。”(《2004 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很快考验也就来了。一天,一个项目中的同修对我说了一些很严厉的话。我刚想辩解,一想起师父的讲法,瞬间那想辩解的念头就消散了,连委屈的感觉都没有了。那和原来听取别人意见时表面上的谦虚是截然不同的。这时我静下心来向内找,真的找到了自己的不足,真是退一步海阔天空。说回到吹笛子,有一次乐队抽查,不知怎么的我的手指象不听使唤一样,有一段吹跑调了,别的同修回头看着我直乐。吹完后,我想:“咦,今天我心里好象少了什么东西。”哦,原来是少了那种因为丢了面子而心里不舒服的感觉。如果在以前,我一定恨不得找条地缝钻進去,可是那天心里却出奇的平静,放下执著真是轻松。当然,也同时意识到乐器要坚持勤练,要对的起师父赐予我们的建立威德的机会。

从师父的讲法中我领会到,我们吹出的音符、敲出的鼓声、创作出的作品中都带着我们个人的方方面面的因素,在这个过程中,只有把修炼放在第一位,舍去执著,我们才能使自身和所传递出去的一切越来越纯正,更好的起到救度世人的作用。

二,修去显示和妒嫉,用纯净的心态证实大法

记的美西和加拿大乐团刚成立没多久,我们就有一次联合上街演出的机会。见到那两支队伍的同修时,我听到旁边一位东部的同修开玩笑说:“他们衣服上字的颜色和帽子都和我们不一样,一眼就可以看出哪些是我们‘正规军’的,哪些是他们‘地方部队’的。”游行完后,一位同修说,他听到西岸和加拿大的同修有的要么吹不出调来,要么一吹出来就是“炸”的。休息的时候,我就把这些话当成玩笑来说,这时我看到一位平时挺随和的同修很严肃的看着我,我一下子就不吱声了。

虽然我是在转述别人的话,可是这里面也映射出自己的显示心,觉的我们东岸的队伍就是不一样。后来师父说当初我们刚上街的时候,声音也是炸的,我听了真惭愧。师尊赐予我们乐器,还给我们开创了这么好的练习环境,可是,说句不太得当的话,我们一些人却把师父的慈悲当成了证实自己的理由,自以为与众不同。其实如果没有师父的加持,我们根本谈不上上街表演。

无论是哪个地区的天国乐团,无论在世界哪个角落做着什么证实法的事情,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共同向世人展现的是大法的美好。就象跳舞一样,一开始有的人还希望别人跳的都不如自己好、希望自己站的位置更醒目,得到更多的特写镜头,可是后来就发现,没有这个整体的互相配合,一个人在舞台上什么都不是,每个人都需要表现的好,展现大法的美好,才能达到所要的效果。

我还发现当看到别的地区乐团中同声部的学员时,心里有一种隐隐的“自傲”-- 虽然自己也不过是个初学者,按理说连骄傲的资本都没有的,只不过因为自己是东部乐团的吧。 那么“傲”的根源是什么呢?有一次在一个项目中,我看见一位技术上经验比较丰富的同修在抱怨一位新加入的同修做的怎么怎么不好,话语中透着一股怨气和傲气。这时我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影子:帮助新手有时不够耐心,对别人做的事情看不上眼,而别人长進很快时心里又有一种隐藏很深的不平。师尊在《法轮功(修订本)》中说:“有嫉妒心的人看不起别人,不允许别人超过自己,看到别人比他强他心里就失去平衡,受不了,不服气”。我个人体悟,“傲”的根源之一是“妒嫉心”,说到底还是“私”。

记的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有学员提到擅长技术的学员之间互相妒嫉、执著自我的问题,师父说,“没修好有这种心就得去,有什么专长也别自满。你们知道吗?把全宇宙、整个人类,唯一能说清楚的就是我李洪志,任何一个生命都不可能,我可从来没有跟你们自居过,所以大法弟子啊,我们掌握点常人的技能千万不要骄傲,没什么骄傲的。其实你所学的也是你有这样的愿望,当初给你这样的安排,因为在证实法中需要,仅此而已。”我的体悟是,师尊根据我们的愿望和生命特点给予了我们某些方面的能力,给我们开创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树立威德的机缘,我们只能怀着感恩的心,善用自己的专长去救度世人,而不是拿来当作显耀自己的工具。也只有不断修去执著,互相配合好,做出来的事才有更大的能量,就象师父说的“神看你人好才给你智慧,才让你创作出东西来”。

记的有一次一位比较有技术经验的学员做了片子,另一位同修并不认识这位制作的学员,却说这个作品虽然很精细很美,但是能看出作者执著于显示自己的专业技术,却忽视了如何体现这个节目的真正意境和内涵。听到这话,对我自己也是很大的触动,我就有类似的经历。还有一位学员制作的影视作品在技术上来说原本并不成熟,但是她的心态很纯,师父在指导的时候就说(不是原话),常人的技术很成熟,可是他们走的路不对,学员的技术目前还不够成熟,需要再提高,可是我们走的路子对;很多常人做出来的东西屏幕上挂满了业力,而学员做出来的则带着能量,对人是能起正面作用的。而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位同修在专业技术上的提高也很快。

我理解,旧宇宙的私是从上而下贯穿下来的,而新宇宙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常人很多东西是为私的,在只注重技术细节而不重视个人修行的状态中走向迂腐没落,没有了表现善、歌颂神的内心,自然也就没有了文化顶峰时期的“那种工艺精细而又大气的表现”;而学员们则在修炼中不断去除私心,证实大法的美好,才真正起到了救人的作用。如果在我们的媒体走向专业化的过程中,在我们的乐团成熟过程中,作为修炼的人忽视了修炼的因素,甚至执著于所谓的专业技术给我们带来的名,那和常人工作又有什么两样。正如师父告诉我们的,“越强调自己、带有自己的时候,就越没有威德,所以做的事就不容易成功、不容易做好。因为大法的事就应该是最神圣的,所以越不带自己的观念、不带有自己的因素,做起来就越好、越容易成功。”(《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