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六旬老人半年内两度遭非法抓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八日】我叫王士林,今年60岁了,独自一人抚养一个还在上中学的儿子。生活的艰辛、家庭的不幸都不曾将我压垮,亲朋好友佩服我的刚强,但我深知是法轮大法赋予我健康的身体和良好的心态,否则我不可能如此从容的面对诸多生活中的苦难。

深深受益于大法的我,非常知道大法于任何人、任何社会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可是,那么多中国人还被邪党欺骗不能正确认识大法,想着他们将因此成为恶党的殉葬品,我真是着急啊!于是,每天除了照顾好孩子的饮食起居,我把全部精力投入到救度世人中去。

我只因告诉人们大法好,让人们有机会认清恶党真面目从而摆脱恶党控制、选择美好未来,竟在短短6个月内两次被绑架、酷刑折磨。写出这段经历,是希望能唤醒人们的良知,更希望那些至今仍在对大法弟子行恶的人立即停止迫害,为自己、为家人的生命负责。

2005年12月10日,我和几位同修去佳木斯市松江乡新民村发《九评》等大法真相资料,被佳木斯东风公安分局伙同松江派出所的恶警们绑架到松江派出所。所长闫宏斌指使手下对我们非法搜身,从我身上掠走家门钥匙一串、摩托车防盗遥控器一个及现金170元。然后将我们6人分别关押在不同的房间内非法审问。

当时正值隆冬,天气非常寒冷,恶人们不断给我们施加压力,妄图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恶人追问我资料的来源及谁带的头,我当即正告他:“什么谁和谁联系之类的事你不用问,我也决不可能告诉你半个字。”恶人们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威胁说:“你这臭老头不用你脦瑟,看我们非把你送进去不可。”就这样,到了12号晚上,恶人们用车拉着已经几天滴食未进、疲惫不堪的我们来到佳木斯妇幼保健医院,草草检查完身体就将我们绑架到佳木斯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松江派出所的恶警们还一再“叮嘱”:“这个老头最顽固,好好收拾他。”一进监号,狱头(和恶警勾结横行霸道的人)徐江指使其他犯人对我非法搜身,并给我来个下马威意思要我老实点。狱头不断向看管我的恶警赵××报告,赵××对我恶语相加、百般刁难。

一次,省里来检查,一群人走过监号门口,我大声对走在前面的人(后来才知道他是看守所所长)说:“我是炼法轮功的,管教赵××身为执法人员执法犯法。”他问我怎么回事,我就讲述了赵××口出狂语,指使犯人刁难我的过程。随后,所里给恶警赵××扣2分,加上其它原因又扣2分,当月他共被扣了4分,被罚了800元钱。从此,恶警赵××及狱头再也不敢肆意折磨我了。

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期间,我曾一度以绝食的方式抵制邪恶的迫害,遭不法人员捆绑灌食迫害,他们将我的身体用力抻成大字型钉在地上。60岁的我被迫害得血压升高,身体非常虚弱。以陈万友为首的恶人们还不断对我进行威逼利诱,但我知道决不能做任何对不起大法的事,恶人们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拿来香喷喷的米饭、煮鸡蛋、小米粥还有炒菜,被关在这里的人平时根本不可能吃到这些东西,我仍旧不为所动。就象《九评》中揭示的那样,共产邪党人员具足了“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的九大邪恶基因。

2005年12月31日,佳木斯市公安局的陈万友等一伙恶人亲自把我们劫持至佳木斯劳教所,给我判了三年劳教。我因体检不合格,被劳教所拒收,可看守所因公安局不同意放人,就硬是将我强行“寄存”在劳教所。劳教所又怕我出现生命危险而承担责任,就与佳木斯看守所、松江派出所及佳木斯公安局之间各怀私欲的互相扯皮推诿,视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如草芥,更是不顾法轮功学员家人所承受的痛苦。在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期间,我依旧坚定绝食反迫害,直到2006年3月恶人们勒索了家人3000多元钱,才将奄奄一息的我送回家。

我的身体遭受严重迫害,短短 3个月,体重下降40多斤,刚到家吃啥吐啥,如果说肉体上的伤痛通过炼功可以很快得以康复。可是,邪党人员的这场无理智的迫害给我的家人尤其是我那未成年的儿子带来的心灵上的创伤真是久久不能愈合。

平日里我们父子俩相依为命,儿子一觉醒来见我突然失踪、几日内下落不明,没有任何消息,为此心急如焚,焦虑不安。他不得不停下中考前的紧张复习和期末的考前准备,每天四处奔波到处打听我的下落。他整天四处漂泊、孤苦伶仃、无依无靠、日渐消瘦,每天计算着我已经被抓多少天了,盼望着我能早日回家。后来,一位法轮功学员陪我儿子去松江派出所打听我的消息,没想到正对我束手无策的恶人们如鱼得水,以松江派出所邪恶教导员刘笃军为首的恶人们竟对他们百般刁难,纠缠不放(详见【明慧网2006年3月16日】文章《我的义举却遭致邪党人员的人格侮辱和开除工职的迫害》),最终导致这位年轻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开除工职。

那段时间,我的儿子觉得天都塌了,我知道如果没有大法和同修,我的儿子是绝对走不过那段艰难的日子的。他每天奔波于劳教所、公安局、市610,每天被这些所谓的“人民公仆”来回推诿,直到我被放回家那一刻,儿子见我已无语,只是紧紧抓住我,我知道他太怕再次失去我了。

正当我及家人心灵上的伤痛尚未完全愈合,邪恶之徒再度非法绑架了我。2006年初以来,佳木斯市公安局打着“三查两清”行动的幌子,每天逐门逐户盘查,实质上是加紧迫害大法弟子。

2006年6月3日晚7点多钟,我刚打开家门,正赶上佳木斯保卫派出所恶警岳亚文从这走过,喝得醉醺醺的他一把死死抓住我,当即开始对我非法搜身,抢走我身上的470多元钱、电子书一部、明慧周刊一本、记着人名的小册子一本,还有我的摩托车照和防盗遥控器,嘟囔着:“可让我逮着你了,我都在这等你好几天了,四天前就有人向我举报你。”说完不容分说又纠集楼头麻将馆里一群没有正义感的人把我关在麻将馆里。岳亚文立即打电话找来一群恶警将我劫持到保卫派出所,当然他更不会忘记向他的“主子”――陈万友邀功请赏。恶人陈万友乘车赶来后,他们便叫嚣着要把我送看守所,然后再非法判劳教3年。

恶警岳亚文于当晚11点多把我非法送入看守所,这次恰巧我又被送进狱头徐江所在的号。到了6月5日,恶人们又把我关进小号,用力将我的身体抻成大字型,然后将我钉在地上,依旧是那两个恶医开始对我灌食迫害。在这12天里,我一直绝食,被扣地环整整10天10夜。这12天几乎是天天下雨,我穿的很单薄,身体被扣着一动也不能动,冻得骨头都疼。恶医黄××还气急败坏的将我头下的垫子扯下不让我垫,更是没有任何可以铺和盖的东西。我被冻得受不了,就请科长把走廊窗户关上,可没想到这人根本没有一点良心,不仅没关反而又多开了一个窗子,还骂人:“连命都不要了,还什么冷了热了的。”就这样整整冻了我8个小时,我真的是一秒一秒的熬过去的。

在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恶警岳亚文多次对我进行非法提审,即使这样我还是善意的告诉他:“从我们修炼的角度讲,你如此无理智的参与迫害法轮功,为共产邪党卖命,迫害那么多走在神路上的善良人一定会遭报应的,从人的角度说,我一个60岁的老头,独自一人带着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什么也没做就被你给抓到看守所迫害,你真是丧尽天良,善恶有报是天理,我奉劝你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好好想想吧!”岳亚文竟然无耻的说:“给你判了劳教也没事,你儿子再去610要人呀!”同他一起来的一位女警察也添油加醋,听了他们的话真是觉得又可笑又恶心,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真是很难想到这些话出自所谓的国家机关执法人员之口。

6月15日上午,又是陈万友带领3个恶人将已被迫害的连路都不能走的我绑架到佳木斯劳教所。陈万友拿出去年冬天判我三年劳教的单子,我质问不是一年吗?他竟无耻的说:“三年一年都是一回事。”

在劳教所我继续坚定绝食抵制迫害,已被迫害的极度虚弱,劳教所的恶人们怕出人命把我送回保卫派出所,我找到岳亚文想要回被他非法掠取的东西,他骗我说都给我儿子了。我儿子去要,他只给了200元钱,其余的270多元钱、摩托车防盗遥控器及一部价值250元钱的电子书全被他非法据为己有。

恶警岳亚文和上次在松江派出所迫害我的恶人们都对我的摩托车特别感兴趣,他们总是千方百计打听车的下落,我知道一旦被他们夺走就再别想要回来。为此,岳亚文竟然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私自用从我身上抢去的钥匙闯入我家,我可怜的儿子正在为我的事发愁,一筹莫展的躺在床上。那时已是晚上,屋里没开灯,岳亚文象贼一般的溜入屋内,把我儿子吓了一跳。我儿子还是告诉他:法轮大法好,希望他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

这段经历真的让我见证了共产邪党人员的无耻,老百姓中流传的一句话“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真是一点也不假啊!

我只是中国普通百姓的一员,60岁的人了,通过学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可是竟遭受邪党人员一次次的迫害。我的经历只是中国大陆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写出来是希望人们都能有机会看清恶党的真面目,相信法轮大法好,并记住天要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