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农村大法弟子谈正法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八日】我们是河北农村大法弟子。这里的环境相对来说比较宽松。方圆三四十里的地方,我们都是面对面递资料、讲真相、劝三退、张贴大法标语,而且世人的接受能力也比较好。但开创出这样的环境也不容易。现将我们的做法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做好三件事,学法是基础。从迫害开始直到现在,我们这里基本上保持着师父给我们留下的集体学法炼功的修炼环境,而且每月定期开两次交流会,方圆二三十里的学员自愿到场(编注:请同修务必要注意安全)。我们每个人都把自己当作大法的一个粒子,更好的形成了整体,互相切磋、群策群力,谁想出的办法对证实法有利就按谁的主意做。

二零零三年冬《明慧周刊》发表了《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和师父对这篇文章的评语,我们也认识到揭露当地邪恶的重要性。虽然我们文化低,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只要我们信师信法,大法就会开启我们的智慧。不会用毛笔我们就用高粱秆蘸墨汁写真相,贴的满街都是。字虽然写的不好,但能让世人看明白,清除了大量的邪恶。也震慑了恶人。许多警察开着警车来了只说了句:“这帮老太太翻不了天”就走了。从此我们就随便贴。

二零零三年~二零零四年间,我们这里曾被非法关过看守所、劳教所的学员克服没文化的困难,用真实姓名把自己遭受的迫害全部写出来,印成小册子在当地散发。恶警收到后,受到极大的震慑。县、乡“六一零”头目通过我们面对面讲真相,把大法书和非法抄走的物品还给我们。现在有的大法弟子经常当面给他们送资料。

以前我们都是晚上往各家门缝里放资料,这样就使我们对世人明白真相的成度无法准确掌握。通过学法,我们悟到要面对面讲真相可以弥补这个缺陷。我们两人一组,以卖手套、袜子等为名挨家挨户做真相。一般都能接受,但也有追着我们骂的、说风凉话的,甚至打手机报警的。我们只把它当作云游,无论遇到什么情况,心不动。

师父要我们广传《九评》促三退,开始我们也犯了愁,不知怎么做。大家在一起一次次的切磋,又从明慧同修的切磋文章中得到启发,最后一致认为先从自家做起,再做亲戚、朋友、本村、邻村,同时张贴劝退标语。这样从身边的人劝起,越做正念越强,越做范围越大,一步步开创出今天的环境。

去年有外地同修到我们这切磋,看到我们做真相的方式说:你们能这样做我们为什么不能?其实就是我们那颗人心在挡着自己走不出来。他们回去以后,把整个地区的学员全带动起来了,而且做的比我们这还好,真是起到了比学比修的作用。

在生活上我们时时处处都替别人着想,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人们。积极交农业税、义务修公路,不占便宜、孝敬老人、疼爱子女……大法正的场影响着世人,明白真相的人都说:法轮大法就是好,就是正。他们还主动保护大法弟子,几次把邪恶到我村抓捕大法弟子的行动挡了回去,给自己奠定了美好的未来。

有的时候,由于我们悟的不好,也发生过两件不尽人意的事。

二零零三年冬,两位同修去邻村讲真相被举报,这两位同修不怒不恨,向举报人讲真相,此人明白后叫她俩赶快离开。她们在村口正遇到警车,警察问她俩是干什么的,一同修说是走亲戚的;另一同修认为应堂堂正正,就说:我们是发传单的。结果两位同修一起被绑架。一个正念闯出看守所,一个被劳教一年。师父说:“我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不说”,当时同修不配合它们,就不会造成这么大的损失了。

二零零五年,六位同修去一村讲真相,因一连几日都比较顺利,便起了欢喜心、对三退人数攀比的心,在路上没有发正念,其中一老年同修还在路上喊口号:“退党自救,退党救国,退垮中共”,放松了安全意识。师父慈悲点化她们:三组学员,一组早回家,另一组在讲真相时心乱难受,说话语无伦次,也回家了,第三组在讲真相时,牙剧烈疼痛,她以为是邪恶干扰,结果造成两位同修被绑架。使我们救度众生的事受到干扰,教训是深刻的。这些本不该发生,都是我们学法不深造成的。

事情出了,学员们基本都能达到整体配合:发正念、及时上网曝光,清除大量的邪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两同修同时正念闯出看守所。我想经验和教训会使我们更加成熟,只有多学法,在法中精進,才会在修炼的路上走稳走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