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同化法轮大法的一个粒子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修炼快八年了,坚定而平稳的走到今天,过程中有很多的修炼心得,想着师父的慈悲救度,庆幸着自己能得到这亘古大法,还有那么多同修的无私帮助——不管我今天写的好还是不好,都要把心里的真话陆陆续续的说出来。大法圆容着众生,作为弟子也要在各个方面圆容大法,圆容师父所要的。

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九日,我和很多同修一样,得到大法后那份喜悦、那份激动、也想让别人学的那个心情,不再一一叙述。小病不断,大病没有,经常吃药的那个“我”已不存在。看人脸色,听人说话,就爱生闷气的那个“我”也在不断的学大法时,渐渐的明白了法理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得法第一年时间里,用来自于丈夫的话说:“你身体也好了,也不跟我生气了,你炼吧,我不反对”。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丈夫及家人的态度变了,不支持我修炼。我跟他们说电视上说的全是假话,是造谣,栽赃陷害,由于在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很激动,而不是心平气和的说,眼神中还流露出让丈夫不好理解的目光。这成了丈夫在以后每次暴跳如雷、发脾气时的一句说辞:为了这个法,连我和孩子你都可以不要了!那种眼神让我害怕!(现在早已经不说了,没有他说这话的环境和机会)。

表面上是丈夫的反对和无理取闹,实际上都是我有要去的人心和各种执著。当我一次次的流着眼泪在找自己哪里做错的时候,在一旁的女儿说:“妈妈你没错,都是我爸爸的错!”我说:“不对,肯定是我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不然不会发生这事。从表面上谁都得说他不讲理,可我心里知道那是常人的理,是我有了什么要去的人心了才会这样的。

向内找,我真的有很多事做的不在法上,一旦发现并想去掉它,情况就有了改变。心性正是在这种矛盾中(他那时好时坏的脾气和亲戚们的各种态度),得到了提高。从而也让他们亲身感到了修大法就是好。身体上的不适,也是向内找,当找自己时,难受的身体立即见好。神奇的事情一次次出现,更增添了我坚修大法心不移的决心。修炼的第一年里,我曾有一个现在看来都非常可笑的想法,等法轮功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我要把所有的委屈都道出来——可是,现在我不但没有了委屈,还很感谢着那些制造矛盾的人。更主要的是通过学大法,明白了生命的根本,人为什么来在世上,生命的意义。师父为我们所承受的……

自得法至今,对很多事情表现出可做可不做,愿意做或不愿意做。可对学法,从没不愿学过,一拿起大法的书,就不愿放下。这几年来,我一直保持着每个星期读一遍《转法轮》,再看二三本其他讲法和新经文,如有哪个星期没有读《转法轮》,那就是在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或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在得法的头一二年里,因忙于自家的生意,学法要挤时间,我在心里想,如果能用所挣到的钱作交换的话,宁愿把属于我的所有的金钱都换成德,转化成功。

真想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学法修炼上。就这样想过以后,生意上的事越来越少,出现了这样或那样的想象不到的事情,但表面上都不是我的原因,大家也就顺其自然。后来真是属于我的时间很多,经济生活上反而挺好,还能为做证实法的事做出付出。作为真修者,我对各种物欲的贪恋和情的执著已经淡之又淡,直到完全除尽。

我在心里默默的感谢师父,我们要什么,不要什么,师父都能给我们圆容,想着师父为了度我们,为了世间的众生承受着我们根本想象不到的巨难,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精進?!在学法时,有时对师父讲的某些法理一时理解不了,我心中也不曾有任何怀疑或非要搞清楚的想法,当时的一个念是:多学法自然会明白的,因为我们在人类社会轮回转生的时间太长了,不知哪生哪世做过不好的事情,欠过什么债,形成了很多变异的观念,带着这还没有完全修去的痕迹,我们是不可能对这超出常人的“高德大法”理解的那么深,那么全。我们只有精進、实修,不断的祛除人的东西,一层一层的法理就会展现在我们面前。

我们手捧的不是常人的书籍,学的也不是常人的知识,我们手捧的是人类社会生生世世想求都求不到的宇宙大法,学到的是掌握了所有人类的知识都学不到的超常法理。通过不断的学法,心灵得到了净化,旧的观念在改变,各种不好的人心在放下,功能和超常的画面不断的出现……

二零零零年,由于当时想得到师父新经文和真相资料比较难,经文不能一人一份,我们就手抄,资料不多就自己写,然后打印出来,用精美的礼品纸或信封包好,到各住户去发。每发一份时心想,希望这家人能明白真相而被救度,更多的是在自己的亲朋好友当中当面去讲。

在讲的时候发现自己要更多的学法才能回答不同的提问,在讲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人心、私心。比如:讲法轮大法如何让人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无私无我、为他人着想的人——那么在以后的每时每刻,都要按照自己所讲的去做,不然自己所说的跟自己所做的不一样,那还算什么修炼人,能起到证实法的作用吗?不等于自己在打自己的脸吗?更主要的是不能给大法抹黑。所以,当面讲能随时发现自己隐藏的很深的人心,并及时去掉它。

有一个例子,姐姐有一个朋友。我去跟她讲真相和自身的修炼体会,她很感动,也要学。到后来她告诉我,就在跟她讲真相的第二天,市里开会要各单位汇报各单位有没有炼法轮功的(她当时在党办室)。回单位后,她根本就没去调查,别人问她为什么不去调查,她说:“管这么多事干什么?各人有各人的信仰。”就这样她没有向局里汇报,她们厂是几千人的大厂,炼功人也不少,没有一个遭受迫害的。听后我真为她感到高兴。零五年,给她提到“退党”时,她说:这几天一直在想,要这个党干什么?坏的没法提。他们家都“三退”了。

有一个感悟是,假如我们讲真相时,面对的是一个被迫执行邪党命令、参与迫害的人,我们真心的给他讲真相,他明白的一面会感到是在救他,他就可能有力的保护大法弟子。迫害就会越来越少,得救的人就会越来越多。面对今天还有出现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我们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在具体做法上是不是有不在法上的呢?

自身在面对面讲的时候也有错过机会的时候,实际上,那个时候是维护自己的人心占了上风,还在心中想着,另找个机会,换个方式,因为他这个人怎么怎么不好,那个人虽然没问题,太容易到处随便讲。各种变异的观念冒了出来,这时,就是要多学法,多发正念了。在去找谁讲真相的时候,如果想着他对我在哪方面有恩,我要去救他,往往效果就不好;什么想法都没有,讲的时候是意想不到的好。想着法中要我们无求而自得,真是在具体做事的时候才能体会师父讲的法是多么的重要。

面对面讲时,我们能清楚的知道他们在想什么问题,在哪方面有障碍,再选择有针对性的真相资料给他看,如果我们法学的好,就能针对不同的问题给以适当的回答。如果当时回答不了,通过我们不断的学法,就能明白,再去讲的时候就会更進一步头脑清醒回答自如,从而在法理上一步一步的提高。当面讲的最大好处还有,如果他不想听或不相信,可以当面心中发正念,清除干扰听真相这个人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念正法口诀。往往是这个人一开始说什么都不相信,当我们发正念过后,对方的态度就变了,不但相信还要看书。虽然有些人还不能马上走入修炼,但也为他们将来得法奠定了基础。五本《转法轮》,和一些真相资料,在我所接触的众生中,一位传给下一位,我这样跑来跑去,不亦乐乎,感到一份份欣慰。

当然讲真相的方式还很多,我是采用了当面讲、间接讲、发信、发资料的方式。我时刻提醒自己,不求多,不欢喜,不懊恼,不懈怠,不要人心。让人既明白真相又深信不疑的是我们自己在常人中的具体表现,如果我们在买东西时,不挑,不捡,不讲价钱,并能体会到他们生活的不容易,这时他们从内心感到你是个好人,从而能实实在在的证实法。

其实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是如此,把名利情看的淡淡的,心中装着众生而不是亲情,就能做好在各自所在层次法所要求的。有时你想要去找谁,就会在路上碰到,有时梦中会见到你已想不起来的人,这一提示,很轻松的就能找到他,讲真相和“三退”都很顺利。

不分贵贱,不看地位高低,对我们所接触的每一位众生,不管贫富贵贱有文化或没文化,是老人还是年轻人或牙牙学语的娃娃,是亲人还是我们平时抱着旧观念看不上眼的人(需要时刻清除自身变异的观念),都要以同样的心去救度。

我们还要看,他们生命的不同的历史时期,或多或少的都受到过邪党文化的影响,这时“九评”是最有力的武器,能够清除烙在他们思想中的痕迹。有一个在常人中有点学问的人,平时很高傲,看到“九评”和光碟时说:“这下共产党完啦!里边说的全是真话,一般人写不出这样的书。”作为大法弟子时刻正念清除邪党文化的毒素也不能忽视。

总之,不管我们能做多少,我们一定要站在法上去做,不偏不倚。按师父《洪吟(二)》〈精進正悟〉一文中所说的“学法不怠变在其中 坚信不动果正莲成”。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