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自身做好能够改变周围环境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

师尊好!同修们好!

我是九四年得法的,今年六十三岁了。在十几年的修炼中,无论是在个人修炼阶段,还是在正法时期,我对学好法、自身做好,能够改变周围的环境有很深的体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也许对于其他同修能有所启悟和帮助。

师尊说:“实修者不执于求而自得,一切功,一切法尽在书中,通读大法自会得之。学者自变,……”(《精進要旨》〈拜师〉)。我对师父讲的这段法体悟太深了。我刚学法不久,眼镜摘掉了,那可是我家的遗传病啊!我再学下去,我那浑身的疾病全没了;再学下去,我的性格不知不觉的全变了。那种变,真是脱胎换骨的变。我惊叹大法的神奇,我庆幸我得到了人生最美好的东西。我从心里感到无比的幸福,再也没有了以前的那些苦恼。我懂得大法的珍贵,为此,十几年来无论是严寒还是酷暑,学法炼功从不偷懒一次。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不管我悟没悟到。师父告诉我们多学法,我就多学法。在迫害之前,《转法轮》通读七八百遍(现已一千多遍)。抄写八遍,反复熟背到第八讲(以免忘记,在背下一讲时再回头背上一讲),并能熟背所有的经文。学法、背书那种溶于法中的美妙和身心巨变真是无以言表。如今回头看,我能在任何情况下坚信师父,坚信法,在铺天盖地的谎言中不迷不惑,在不断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中较平稳的走到今天,以至从修炼至今周围一直有宽松的修炼环境,干扰较少,即使有也很快的就能过去。这一切都是来源于大法,现在我也是背书学法。

得法之前,我是个机关干部,因病提前退休。由于我性格急躁,争强好胜,名利心特强。家里外头总是一副自命不凡的样子,瞧不起别人,看不上丈夫,所以周围的环境相处的不是很容洽。往往作茧自缚,苦不堪言。得法后由于我非常注重在学好法和修好自身这一点上下功夫,并能以祥和的心态对待周围的一切人和事。不知不觉中改变了周围的环境。儿媳妇逢人便说:“我婆婆自从炼了法轮功变化太大了。”我姑爷虽然已与我女儿离婚多年还不改口,还常自豪的跟别人说:“我有个炼法轮功的老娘,谁说法轮功不好,我可不信,她就是个活证人。”亲朋好友、同事、邻居都说我变了。身体变好了,性格变好了,精神变好了。我丈夫更是直接受益者。以前是我管着他,在家里什么都我说了算,这回整个倒过来了。他逢人就讲“法轮大法好”。

这一切都是我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所得到的圆容,是大法的威力。因为“只有正法修炼的能量场,才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转法轮))我学法前后的巨大变化给我周围的人证实了大法的美好与神奇,我用自己的言行潜移默化的把大法的美好植根于他们心中。所以无论是在被迫害前还是在被迫害后他们不但从来没有说大法不好,而且还对我的修炼、走出去证实法给予理解、支持和帮助。甚至在关键时刻得到邻居们的相助。在一次邪恶欲绑架我时,上下楼的邻居们分别为我收藏了设备和大法资料,并帮我传递信息。几年来小区内负责监视大法弟子的人还主动帮我出主意、向单位说好话、要回我被扣发的工资。每到所谓“敏感日”他们都关心我叮嘱我要注意安全。

在邪恶最疯狂的日子里,我身边的几个亲属不但保护我还帮我保存了大量的大法真相资料,还经常拿给他们的朋友与同事看,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我丈夫、女儿、妹妹,在邪恶骚扰我时,他们不但不配合邪恶而且还敢当面揭露他们的恶行。

几年来我所讲过的亲属绝大多数不但自己明白真相还给他们周围的人讲真相,不但自己三退了,还帮助别人“三退”。一次儿媳妇就拿回十几人的“三退”名单。

我悟到这就是大法弟子修炼所携带的正的能量场,在世间所起到的“助师正法”的作用。这里列举几例说明这一点。

随着我的修炼变化带给我丈夫的变化和受益也最大。孩子们常说我俩晚年得福,他们受益。丈夫四十多年痛苦不堪的顽疾不治自愈。一辈子我没劝改了的赌博(不是大赌)、钓鱼、抽烟,他自己全戒了。从此他逢人便讲我学大法后的变化,他的受益。

即使在最邪恶的日子里,单位领导让他做我的工作写保证不炼,并用扣工资威胁。他还是说:“叫我说真话,我就告诉你们法轮大法好,我们全家受益。”面对公安警察他也是这样说。

由于我经常有意把大法真相资料、《明慧周刊》送到他面前,或念给他听,渐渐的,他也象我的同修一样在无形中跟着正法進程在讲真相。如今他已正式得法一年,他不仅自己三退也积极帮助许多人三退。

在邪恶疯狂打压的日子里,他经常热情帮助、保护暂住我家流离失所的同修,帮助我传送大法资料,为了保护我,几年来他买了许多国家有关的法律、法规的书籍来认真看,用他的话说:“你学佛法,我学人法,这叫有备无患,关键时用的上。”

二零零一年初我被绑架到洗脑班,他召回儿子全家、女儿和我身边的亲属,带上我学法前的诊断证明天天去要人,不断的给那里的人讲我学法后全家人受益的好处。当邪恶要求他配合时,他却说:“你们执法者抄家拿走老太太包里的五百元钱和手表,不出手续不吭声,这是咋回事?你们先解释给我听听,让我配合你们,那是配合你们犯罪。”然后用法律知识逐条的质问邪恶,“六一零”邪恶头子竟拍桌子吓唬他,他却理直气壮的说:“你既然代表国家政府坐到这,你就应该注意国家政府干部的形象,我是你的客人,不是犯人,你要礼貌待我。我来看我的妻子并说明她的真实情况,表达我的意愿,于情于理于法有啥不妥吗?你们国家干部对我都这样蛮横无理、如此凶恶,可想而知对我的妻子了。本来亲属和孩子们还让我放心,说电视上说了,对炼法轮功还什么‘春风化雨’,看来那一定是骗人的了,我还必须尽快要出我的妻子,别把她炼好的病再迫害犯了,倒霉的是我们家,我是不会答应的。”就这样与邪恶几起几落的对峙谈话中,竟使邪恶无言以对。最后在师尊的呵护下、丈夫孩子和亲属的营救下,十几天我便闯出洗脑班。几年来我之所以能平稳的在干扰比较少的环境中做好三件事、忙于证实法工作,与丈夫的理解和全力支持是分不开的,而丈夫的所为又是源于我学法后的变化。

我儿媳妇出生在干部家庭,因条件优越有些骄气、傲气,炼功前我看不惯,沟通很少,关系平平。炼功后我凡事为她着想,真诚待她,我的心变了,她也变了。她时常和别人讲起我炼功后的变化。在迫害刚开始时,她有些担心,怕因为我坚持修炼而影响到她的父亲和孩子的前途,曾有过一点怨言(但并不反对大法)。当时我听后并没有急于去争论、解释,而是利用一切机会给她看大法真相的小册子、光盘等,只要有比较新的内容我就不断给她看。渐渐的她变了,不但不担心、不怕了,还主动与儿子一起拿资料、光盘一次次的给她娘家亲属、朋友、邻居、生意伙伴等人看。还告诉她父亲千万不能参与迫害法轮功。有一次她父亲单位里有个大法弟子要被有关部门绑架,就被她父亲给拦住了。有时回来还让小孙女跟我学炼功,念《洪吟》,帮我包资料、订小册子。而每次進家孩子都先给师父上香、磕头。儿媳妇高兴的告诉我:幼儿园的阿姨都夸咱孩子懂事,身体又好从不闹病,我知道这是因为她跟你学的。去年她父亲退居“二线”,在一次打电话时,小孙女突然脱口说出一句:“不求名悠悠自得”(《洪吟》),她姥爷开怀大笑,逢人便夸。

师父说:“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转法轮》)。我姑爷因另有新欢已与我女儿分居快两年时,我对他还是一如既往。有一次他不慎丢失了存折和家中仅有的钱,当时他正处在困难时期,我听后马上坐车赶一百多里的路,送上五百元钱解燃眉之急。当他开广告公司因缺周转资金迟迟开不了业时,他来找我,我想:实际上现在他已不是我的姑爷了,但是他还能找到我,这说明他看到了我这个修炼人和别人不一样,是他知道大法的美好才想到我。师父让我们处处为别人着想,无私无我,不管是谁有困难找到我,我都应该帮。于是我毫不犹豫的拿出两万元借给他。当他接过钱时,激动的说:“妈,法轮大法好,让我妈来跟你学,将来我也学。”

在迫害刚开始我第一次被关到看守所时,他流着泪给我写信鼓励我说:“我永远支持你!”落款写的是:“儿,泪笔。”几年来他经常给别人讲真相,讲天安门“自焚”伪案。使他身边很多人明白了真相。而他开的广告公司接触的很多都是媒体、编辑、老板等。特别是当他和我女儿正式离婚、成家后,我经常教育小外孙:“一定尊敬你继母。”告诫女儿:“不做夫妻也不能成为仇人,善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在我的影响下,我女儿和他们一家三口(孩子、姑爷、继母)相处的非常和睦,继母对孩子也非常好,孩子也能够快乐、健康的成长。这种和谐的特殊关系,使外孙在初中的实习老师竟感到不可思议,要为他们写一篇什么《心理研究专项课题》。在当今人际关系紧张的社会里,象他们这种关系能够相处的这样溶洽,在他们周围的同事、朋友、亲属甚至亲属的亲属中都传为佳话。许多人羡慕不已。每每谈起此事时,姑爷总是高兴的说:“你们没法比,因为我有炼法轮功的老娘。”

有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和姑爷还有姑爷远方来的亲属、客人在一桌吃饭,我和他们象一家人似的。姑爷还是口口声声称我“妈”。这些客人们都看在眼里。饭后一个客人走过来感慨万千的对我说:“大姨,我早听说你是炼法轮功的,讲真、善、忍。今天可叫我开眼了,你真行,你还能和他们同桌吃饭,还能让他(指姑爷)叫你‘妈’,要叫我呀,可恨死他们了,尤其那女的,那可是第三者插足啊!你真的不恨他们吗?”我说:“我真的不恨他们,我师父教我们修炼的人对谁都一样,对谁都得好,修炼人没有敌人。再说在婚姻问题上,我们修炼的人讲缘份。也许这就是他们的怨缘吧。”后来当我给姑爷打电话说起“三退”的事,他马上说:“妈说啥我都信,那给我妻子也退了吧。”这一切的一切真使我感受到了“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的涵义。(仅在我的层次中)

在证实法的环境中,在面对邪恶的迫害时,我也体悟到我自身的能量场在解体着一切不正的因素。师父说:“有坏思想的人,想不正确的东西的时候,在你场的强烈作用下,也能改变他的思想,他可能当时不想坏事了。”(《转法轮》)。在我几次進京证实法被关押在不同地方的看守所时,不管在哪儿他们对我如何我都不恨那些狱警和犯人,只觉的他们可怜。我经常发出一念让他们变好,别作恶。不知我这一念是否真的起了作用,还是自身空间场的作用,反正不管我被关押在哪里都很少有人对我行恶。没有让他们的生命因迫害我而对大法犯罪。曾有三个看守所里的二个所长、一个狱医帮我说好话,免于劳教,提前释放。特别是在一次去北京证实法因我不说姓名被关在北京朝阳区看守所时,那里的警察、犯人跟恶魔一样对待大法弟子,对不说姓名的大法弟子施以酷刑折磨,简直是人间地狱。我们被一个个的审问过关,可是到我这他们几乎没有动我,就是走走形式。后来那个狱医(对别人很邪恶)说我有病带我去检查,结果没有病。可是她还说我有病,没几天就把我放了。我不管走到哪里都带着大法的书(小本《转法轮》),因为我不能一天不学法。在看守所里曾有二个狱头为我保护带進去的书和经文,在有犯人告密在警察欲搜查时,拍着胸脯为我担保。

几次在看守所里,我和同修们证实法、炼功、学法、喊:“法轮大法好”!给所长写信讲真相,要求无条件释放我们,每次我都不是抱着对着干,偏激的去做。都是以善念、祥和的心态抱着救度众生的心态去做,每次都没有因此而加重迫害,反而很快放了我。

在二零零一年我被绑架到洗脑班时,在那里我不断的背法、发正念、讲真相。我看到那些被“转化”的学员,昔日的同修,我边给她们背师父的经文,边劝她们边流泪。她们看到我也流泪,无心给我做“转化”工作。只是去了两次,走走形式,就再无人来“转化”我。有的背后还帮我说好话,说我身体有病。结果十几天后,在师父的呵护下,在丈夫、孩子及亲属的营救下,被无条件放回。真是“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无数事实让我体悟到师父这段法理的内涵。

在大法遭受迫害的七年里,渐渐的我自然的成了这里的协调人。即使在邪恶最猖獗的日子里,我周围的环境还是比较宽松,我家里每天都是人来人往。还不时的召开大小法会(最多不超过十几人)。资料、耗材搬来倒去,我常想:只要我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有师父的呵护,邪恶是不敢动的。所以几年来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做好“三件事”的基础上能够较平稳的走到今天,这也是我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再忙也坚持学法、背法、不断同化法的结果。

由此我深深感到: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修炼中仅仅有对法坚定的心和放下生死还是不够的,因为我们不只是个人修炼圆满,还有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所以在任何环境中你都能表现出一个修炼人的心性,你就是在证实法,你就是最令人信服的真相,你就会带动更多的人明白真相,促進三退。师尊说:“很多学员只知道炼功学法是修炼。是,那是在直接接触法的那一面。而你在实修自己的时候,你所接触的社会就是你的修炼环境。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2006年加拿大讲法》)

总之修炼中要想做好这一切,只有多学法,多同化法,你自身携带的正的能量场就会自动圆容这一切,解体一切不正的因素,不仅环境会越来越好,一切魔难自然会减少。而这一切又是“无所求而自得”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的体现。

以上只是我在十几年的修炼中对学好法、自身做好能够改变周围环境的一点体悟。

因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