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大法资料 如入无人之境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七二零”前,我得到一些真相,都是大法弟子开法会的美好记述。“七二零”后感觉大法蒙冤,我应该让所有的人知道法轮功被迫害真相。于是到政府宿舍去发真相资料。因为那时候不知发正念,心中胆胆突突的,发完后好久脸上还发烧,但毕竟走出这一步。在后来广传真相时,就不那么紧张了,特别是师父几次关于发正念的经文,我们更有了方向。

一、有一次路过一军事单位,大门口挂着外地驻地招牌(现在军队也拉房屋出租)。我心生一念:要让外地公务员知道真相,正犹豫,一士兵骑单车進去,我就顺着他去的方向走進去,原来是部队的招待所,要从外面上楼,台阶很多,又不转弯,很陡。上到一半时,一个女的从门口伸出头来看我一眼,又缩回去了。我没有想什么,走進去。

见两边的办公室敞开着,左边有两人架着二郎腿看报纸,右边办公室三张大办公桌,没有人,我放了一些资料。出门时,见那个女的在离我几步远的走廊背对着我一动不动的站着,我就出来了,用平稳的心态缓缓走下楼,出了大门。

二、路过一个大工厂,见里面高楼住宅不少,我径直走進去,是个老式木地板办公楼。因此时刚下班不久,铁门开着,只有一个老太太在锻炼。我在一楼发了些真相(一个办公室有灯亮),因我穿着皮鞋,未上楼。出门见门边有个人在往单车上绑东西,我向他打听一个人后,就出来了,向旁边的厂区走進去。只见宽敞的车间,机器在运转,却不见一人。進到车间办公室,只听见几个女的在大声说话,而后面几个门都关着,我将身上仅剩的真相光碟放了四套。出来见车间里出来一个人,我向他打听人名。他说他刚调来不久,不认识,要我明天来。我出来时。保安都在岗哨里。没有人问我。

三、七月的一天,骄阳似火,身背一大袋资料,坐上开往郊区的班车。当得知要去的单位不在此方向,我忙下车,原来此处正扩建马路,工人们正汗流浃背的忙着,我只好向一条小巷走進去。此处有新建的平房,但没有人出来,我将不干胶,资料光碟贴在墙上,或放在路边的轿车上,或平房的堂屋里。然后往里拐進一家药店,女老板五十岁左右。和她打开话匣后,知道她很善良,有正义感,就给她资料和《九评》,她都接受,办了三退,她很乐意我为她取的名字。

从药店出来,走到了一军事单位大门外,一辆小车停在我身边,走下一带小孩的年轻女子。我没有多想,就跟在她后面走。一進门到处是绿油油的草坪,距大门不远就是巨幅的毛××的雕像,两边草地上竖着邓××、江××的彩照,像框与柱子全是不锈钢制作。我想那女子一定是向家属区走,我不知里面的深浅,就在草坪的平台边停下。

不远处有两栋四层楼房,象教室,我就近放了些资料在石凳上,然后往回走,除了有三辆军车先后从大门外疾驶進去外,再没看见一个人出来。我边走边将塑料袋挂在江××像框柱子上,内放《江泽民其人》《九评》及光碟等,边向大门走去。门里门外的岗哨都在和人说话,我打着遮阳伞出来。

走过大酒店就是派出所,警察关着门吹空调,无一人出来。我直走進宿舍楼发资料,很快出门横过马路,将不干胶贴在路边的超市玻璃墙面上,将资料袋放到两个门面的柜台上。车水马龙的闹市区等车的人群都在烈日下眯着眼睛,唯有大法弟子做着最神圣的事。我想着晚会光碟中的歌词:不怕冰雪风雨狂,不怕烈日当头照……顺利的踏上归途。

神奇的事例很多,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曝光后,我将写给医务人员的劝善信亲自送到各大医院的医护办公室,不论白天黑夜,没有遇到干扰。我也巧妙地去过中央驻本市电视台和本省的几个报社和电视频道,我还去过几所有名的大专院校,学生在草坪搞军训,我在教室里发真相。老师在隔壁讲课,我就在隔壁发,发完下楼,和上来的学生擦肩而过。节假日我经常去写字楼,乘电梯上下,发资料,贴不干胶。大法不离心,正念不离口。值班的在里面讲话,就是不出来。我如入无人之境。

几年来我在人来人往的大办公楼发过资料。我不左顾右盼,总是快步向前,人家不会问你,问你也要事先想好对策。由于得心应手,产生欢喜心。二零零四年初,我看见本宿舍有七个人在大门外扯谈,我拿出资料,给他们一人一份,然后,急忙上车進城,他们还说谢谢我,哪知被小人(工会主席)没收举报。晚上看见几个便衣在楼下转来转去,很快就来了十多个,由于自己没有怕心,在派出所也心平气和的讲真相,国保的人最后说:看你年纪大了,否则要判刑的……四个多小时后,让我回家了,但是没收了一本《转法轮》及写有“真善忍”的日历,后来我去索要两次,推说上交了。他们抄家前只说看一看,没有手续,就是不讲理。

有了这次教训,我认识到,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整体提高,凡事不在一个人做了多少,而是同修们在法上认识了多少,如果只执著自我的圈子转,还不是真正将自己溶在正法中。恢复集体学法后,我很珍惜这个环境,在和同修的切磋中,不断纯正自己。涓涓细流,汇成大海。现在我们学法小组连七十多岁的同修都能走出去。

今年八月初,我们宿舍对面的墙上钉了一块诬蔑大法、毒害众生的警示牌,我和同修在凌晨四点多用鞋油黑抹布涂抹了一次,但后来又出现了字迹,我决心取掉它。可是人心出来了,这周围十多步就是三个超市,对面又是信用社,常见带电棍的保安在这里走来走去…我总是想那个“万一”,拖延了几天,又突然看见离宿舍大门口一百米的饭馆的墙面上出现了同样内容的牌子。此时,我那个维护自己的私心的人的观念不断冒出来。想到很多大法弟子在做这样的事情早已很成熟了,我却被这些执著左右着,感到很惭愧,想到师父的话: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我有了坚定维护大法的正念。那天晚上十点半钟,传达室门口歇凉的人走了,马路上来往的人少了,我拿起起子大步走过去,什么也没有想,发着正念,将警示牌撬下来提在手里,用准备好的大塑料袋遮挡着,走过传达室,直接進了家门。过程中,我做到若无其事。第二天早晨五点,发完正念,直奔饭馆,将第二块警示牌撬下。灯光照着我,路边的三个的士司机扯着闲谈,汽车驶近的声音没有使我心慌。由于清晨比较安静,撬动的声音比较大,我迅速的将它放進袋里,上面盖一块布,向另一方向走去。绕了一大圈回到住所,一切都是平静的,我感到心安。

我想告诉那些不想走出去的同修,做事时,你只管念正法口诀,就会壮胆,安全,因为师父就在你身边。

几年来,无论是被非法拘留,被非法传唤,讲真相,发资料,我给人的印象就是:我没有做错。冬去春来,不管身居何方,我都昂首挺胸,坦坦荡荡带着威严。在汽车上,别人给我让座,我送给他护身符表示感谢,有人问路,我耐心指点,并送真相或光碟。学大法后,不知不觉,开始注意自己的形象,决不搞得拖泥带水。有一次在一个大单位的办公室外,刚放下光碟转身,见身后几步远一位工作人员跟上来,我马上又将光碟放回提袋。这时门开,出来的人很和善的问我有什么事?我认真地与她交谈,而那位见我发光碟的干部突然问我,你那光碟讲什么?我答非所问的回答了他一句,他没有吱声了,但却看着我的袋子。我很客气的与他道别离去,转弯时我看见他还站在那里,我当时想,是师父抑制了他,我感到自己没有做好。多谢师父保护了我。

我感到自己有很多方面做得很不够,要知道还有很多事等着我们去做,虽然现在的环境相对来说比较宽松,但常常没有严格要求自己,总想抓紧时间多休息,迟迟不愿与邻居讲真相,家里的还有亲人没有三退的。我开始认真思考如何去掉自己的根本执著。真修大法弟子只能在法中精進。祝愿所有的同修都能在大法中精進实修,跟师父返回我们美好的家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