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难忘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日】我虽然没有听过师尊亲自传功讲法,但是,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师尊时时刻刻在看护着我,呵护着我,生怕我做错。回想起修炼路上的往事,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对浩荡师恩的感激之情。

一九九七年我开始修炼大法。走入修炼的前天夜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穿着西服的人把一把金黄色的伞送给了我。第二天,父亲请来了《转法轮》。当我翻开书的那一瞬间,一股强大的热量扑面而来,把我的身体推的晃了几晃,这时我看到书上的照片正是我梦中见到的那位送给我金伞的人!我深感这本书不同凡响,于是便如饥似渴的读书,沐浴在浩荡的佛恩里,我感到无限的幸福。

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时,每次都是在梦中進行的。师父把我的身体托到高空,拿掉了压在我胃上的顽石,第二天我觉得身体异常舒服。为了鼓励我修炼,师父让我看到了三花聚顶;抱轮时让我看到了彩色的法轮在我两手中间旋转;师父让我听到了另外空间的音乐,还用“佛光普照 礼义圆明”激励我勇猛精進。在修炼路上,我深深的体悟到师父那颗洪大慈悲的心,时时刻刻的在呵护着弟子,生怕落下一个。

我很小的时候好象就明白一点修炼的事,我知道要修心,时时用古代圣贤的话约束自己,多行善事,少干坏事,比如“不以恶小而为之,不以善小而不为”对我影响最深。后来修炼了法轮大法,因为有心性基础,所以层次突破比较快,执著心去的也快。由于学法扎实,平时把法装在心里,在过关当中,在矛盾当中,过的比较好,并且觉得自己就是为法而来的,觉的此时的生命无限辉煌。双手捧读《转法轮》,我无法用语言说出其深奥的内涵,只觉的佛法无边。我如饥似渴的一遍又一遍的阅读,越读越觉得大法美妙无穷。我整个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皮肤变的细嫩,白里透红,玲珑剔透,美丽大方;心变得慈悲善良,能忍受痛苦,能时刻为别人着想……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疯狂镇压法轮功,诽谤师尊,迫害大法弟子,用谎言欺骗全国人民。为了证实大法,二零零一年,我与母亲及另一同修三人到北京上访,为大法鸣冤。遗憾的是我没有做好,没有起到证实法的作用就被送回本地看守所,并被罚款七千元(我和母亲各三千五百元)。

二零零一年我贴真相传单被非法判劳教两年半。刚進劳教所就被铐在了床架子上,蹲不下,也跪不成,这样整整被铐了十天十夜。由于我不转化,恶警指使吸毒犯打肿了我的脸,踢青了我的腿,在备受煎熬的这十天中,我对师对法没有动摇。可是十天过后,我起了贪图安逸的心,看到同修都上床睡觉了,只有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跪在地上,便违心的向邪恶写下了所谓的“三书”,对师父,对大法犯下了滔天大罪。我做错了。就在我写所谓的“三书”的当晚,狂风大作,漫天大雪。我陷在深深的自责与负疚感中不能自拔,几乎自暴自弃。

但是,师父并没有放弃我,多次在梦中点化我。通过反复学法,我认识到了自己所犯错误的严重性,并写了声明否定自己所写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话。此后的岁月中,尽管我走得也跟头把式的,但总算走过来了。在风风雨雨中,我做着救度众生的事情,时刻用法约束自己,努力做好师父交给我的三件事。在劳教所,我用善心感化了周围的吸毒犯,给她们讲真相,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她们都相信我讲的是真的,并表示出去一定修炼法轮功。劳教所的队长也被我们的善心所感动,她们嘴上不说什么,但她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